【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主編:莫燅珠】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刊首語】沈飛老師的詩有濃厚的鄉土色彩,帶着一份來自土地的情懷。即使訴情城鎮,也朴實無華。而往往在朴實的抒情中,華發對親情的鄉土韻味。故鄉的冬天,閒愁得化作一縷吹煙。原野在母親胸前起伏,樹根在黑暗中探索生命。城里游盪的人漂泊,遺忘了寒天,卻記住了陌生。只有孩子喚起年味,喚起流逝的時光。屈指等歸期,撥響沉默的憂弦。把夢寄入浪花,寄入雷雨。然後讓冬天的斜陽把命運拉長。選擇安靜,祈求在從前的快樂中細賞你的羞澀。沈飛老師的詩充滿人性和良知。我誠意推薦誦讀。(Ray)


【作者簡介】 沈飛,原名沈朋飛,陝西藍田人,作品散見《嶺南作家》《詩報》《齊魯文學》等刊物及電刊平台。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故鄉的冬天
/沈飛(陝西)


僵硬的馬路
穿過冰磚高築的城牆
伸向那片低矮的瓦房


被冬天囚禁的人們
把閒愁化作
煙筒里的一縷炊煙
太陽踩着一地黃葉
出來散步
巡視這片
屬於自己的領地


冬天頓首
放飛雀鳥的歡呼
引燃了楓葉
讓山巒披上
流彩的盛裝


原嶺起伏
盪漾着青苗的綠波
河流交織
泛着姑娘臉蛋上的清甜
更像是母親胸前的配飾
我的村莊
就是那配飾上的星星
裝飾着我遠行的天空


我笨拙的詩
像霧一樣的輕浮
怎能表達出
故土那樣深厚的情感
那份愛是父輩的傳承
已深入骨髓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沈飛(陝西)


風順着大理石的紋理
吹向大地的間隙
乾裂的河床
挺起一片蘆葦
想要阻擋
寒風的入侵


那些樹木
被風剝落了外衣
冬天瘦骨嶙峋


枯蝶沙啞了
綠色的嗓音
只能用一段詩意的舞蹈
與天空訣別
樹根正在背離
太陽的方向
在黑暗中探索着
生命的深度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一轉身就是好久不見
/沈飛(陝西)


路燈閉上了困頓的眼
終於可以站着打個盹
把黎明的繁華
拋在腦後


城市嚼着薄荷味的清晨
吐納出柔和的雲彩
透過樹林的晨曦
網絡出一片雀鳥的歡鳴


高樓支撐着城市的天空
那里有我們的理想
和無冕的桂冠
你聽,廣告牌正發出
無聲的口號
空氣里彌散着銅銹的味道


背着行囊的人們
在人流中
尋找着卑微的自我
一轉身
就是好久不見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在路上
/沈飛(陝西)


火車溫暖着
冰冷的軌道
推開厚重的山門
那是遠行的出口
也是回家的入口


冬天被遺忘在了車外
心在路上
順着那長長的鐵軌
又一次地漂泊


路燈安慰着
敷霜的路面
夜色沉浸在茶香里
品咂着苦澀的回味


那口鍾
很久沒有被敲響
擔心驚落
那場早來的瑞雪
失色了
快要到來的年味

 

孩子
/沈飛(陝西)


孩子
你長大了
長大了
在父母眼里
你還是長不大的孩子


有一天
你也會有你的孩子
那時
你也會說同樣的話


孩子
希望你快些長大
又希望你
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孩子
那是父母留給你
叫不出的名字
父母不在時
永遠沒有人再叫你
孩子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又是一年
/沈飛(陝西)


時間在流動
漏過指間
沖洗着清晨的額頭
在我睜開眼
風吹開了臘月的窗
吹落了牆上
最後一張日歷
沉寂在一月的洪流里


時間也會停下
匆忙的腳步
握住門前
那縷溫暖的冬陽
享受一頓
久違的家宴


翻開孩子的照片
看着時間
在原地打着轉
不知不覺又是一年

 

歸期
/沈飛(陝西)


遙望歸期
白鴿飛向故鄉
飛向白色的河床
低矮的瓦房
披着天鵝絨般的衣裳
所有的想法
跟隨着雪花
在曠野里飛揚
直到夜色
傾斜着醉了的身子
靠在家的方向
把那根
孤獨的琴弦撥響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沉默
/沈飛(陝西)


沉默着
沉默着就把自己忘了
像激情的浪花
陷入暗流的漩渦


雲朵是我所有的寄託
包含着雷電和雨雪
很多時候看到的
是虛無的承諾


靜下心
擦亮一縷陽光
才發現
那白得耀眼的絲線
拉長了人間的年輪
被歲月縫進
今天和明天


窗外是什麼日子
風已經告訴你
帶着春夏和秋冬的問候
不管你願意與否
只有接受
花開的喜悅
或葉落的蕭瑟


我選擇了沉默
像一顆安靜的種子
在泥土中祈禱
遇見從前
成長中的快樂
遇見春天
和你牽手時的羞澀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執行主編: Ray
責任編輯: 全心全意
本期推送: 大洋洲總社社長 董方

【鳳凰詩社】大洋洲總社 || 沈飛專輯  故鄉的冬天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鳳凰詩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