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處的第一次春晚

大山深處的第一次春晚

圖為阿熱卡汗和母親在為看春晚做准備。孫廣權 攝

除夕之夜,位於西部的喀喇昆侖山已銀裝素裹,但大山深處的一個峽谷村莊馬爾洋鄉,卻洋溢着節日的歡快和溫暖。村民木那依木汗·扎伊爾一家早早打開電視,准備收看春晚。房間寬敞明亮,炕上已擺滿了饢、水果,以及各種乾果,歡聲笑語此起彼伏,處處洋溢着祥和的節日氛圍。

2019年,馬爾洋鄉通上穩定的大網電,喀喇昆侖山深處的村莊第一次接收到春晚信號。

大山深處的第一次春晚

圖為航拍馬爾洋鄉全景。孫廣權 攝

從新疆喀什地區塔什庫爾干塔吉克自治縣縣城開車約4個小時,經過蜿蜒狹窄的山路,才能抵達馬爾洋鄉,這里最寬的地方僅400米,兩邊壁立千仞的石峰將這里與現代文明隔離開。由於自然條件惡劣,大部分人在易地扶貧搬遷項目下搬到了其他地方。但仍然有200餘戶村民離不開牧場,他們更要承擔守邊護邊的職責。

村民木那依木汗·扎伊爾一家便是留下的村民。他介紹,很早就知道春晚,但是沒看過。這幾年,國家免費給大夥蓋了抗震安居房,修了通到家門口的水泥路和自來水管,日子越來越好。可惜的是,大家用電靠的還是政府幾年前給每戶發放的太陽能電板,「太陽能發電只能滿足村民的照明需求,老鄉們白天出門幹活,天黑蒙頭睡覺。個別村民買了洗衣機和電視,但不能保證長時間正常使用,多數時候成了擺設」。

一個月前的2019年12月24日,在老鄉們的期盼中,馬爾洋鄉通了電。

馬爾洋鄉光伏行政村通大網電工程於2019年8月開工,12月中旬完工,比計劃提前了8個月,戶均投資約60萬元。

國網喀什供電公司胡爭余介紹,這項工程最難的是,馬爾洋鄉是高原氣候,天氣多變,晝夜溫差超過20攝氏度,空氣含氧量不足平原的60%,不適合高強度勞動,建設施工均在山區,架塔放線要翻山越嶺,而且施工工期短,施工難度極大。為了讓馬爾洋鄉的人們早點用上大網電,項目部細化工程管理,將86.8千米長的35千伏線路分成多個標段,增加大量後備人員隊伍,做梯隊補充,最多的時候有400多人在現場施工。

大山深處的第一次春晚

圖為阿熱卡汗一家圍坐在一起看春晚。孫廣權 攝

「爸媽,快過來,春晚馬上開始了」,木那依木汗·扎伊爾的大女兒阿熱卡汗·木那依木汗嘴里嚼着乾果,迫不及待地喊到。

阿熱卡汗·木那依木汗是巴音郭楞職業技術學院的一名學生,每年寒暑假會從庫爾勒坐12個小時左右的火車到喀什,然後乘坐6個小時的班車回到塔什庫爾干自治縣,再坐4個小時的線路車回到馬爾洋鄉。他從來沒有像其他鄉村民一樣,和家人在大年三十晚上圍坐在一起看春晚,春節總是少了點「味道」。今年通了大網電,終於可以一家人看春晚了。

為了這場盛宴,阿熱卡汗早早就和家人一起准備燈籠、年夜飯的食材和看電視必備的零食,對於他們而言,這是一場期待已久的重大儀式。

以前的寒假,阿熱卡汗·木那依木汗每次都是回家前歡喜滿滿,但是回家後一到晚上就停電,電視不能看,電腦不能玩,手機電也不夠用,待上幾天就想離開。

大山深處的第一次春晚

圖為阿熱卡汗和弟弟妹妹自拍。孫廣權 攝

這次回來後,家里通了大網電,家用電器都派上了用場,和同學可以隨時用手機溝通,阿熱卡汗·木那依木汗再也不想着往外跑了,「今年要在家多陪爸媽幾天」。

通電前後,木那依木汗·扎伊爾像其他村民一樣,購買了冰箱、電視、洗衣機。「家里有20頭氂牛、20隻羊、5頭黃牛,草場補助約12000元,牧家樂收入約4000元。」

在談到2020年的願望時,木那依木汗·扎伊爾和妻子希望全家平平安安,阿熱卡汗·木那依木汗和弟弟夏克買買提·木那依木汗的願望是參軍,上高一的妹妹希望在學習上可以更優異,考上理想的大學。

大山深處的第一次春晚

圖為馬爾洋鄉迭村舉行春節聯誼活動。孫廣權 攝

據馬爾洋鄉副鄉長劉彥昆介紹,馬爾洋鄉通過高原特色種植業、畜牧業、牧家樂、護邊收入等方式於2019年12月實現了全鄉脫貧。隨着大網電的接入,2020年,計劃發展玉石加工、牧家樂、畜牧養殖合作社,進一步提高村民的收入。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中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