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才多藝的「三舍」

多才多藝的「三舍」


黃三舍,現為廣東省書法家協會會員、廣東省書法家協會篆刻委員會委員、廣州畫院特聘專業畫家、廣州市美術家協會常務理事、廣州市美協花鳥藝委會委員、中國農工黨廣州市委會書畫院副院長、廣州市光孝寺菩提書畫院副秘書長。



多才多藝的「三舍」



  何為「舍」,舍是簡易的居所,由亼(屋頂)、屮(大柱、橫梁)、口(基石)組成,意為給人臨時歇息,作放下意。 也有放過意,論語:不舍晝夜。謂不放過晝夜也。不放過晝夜,即是不停止於某一晝一夜。廢稅赦舍也。凡止於是曰舍,止而不為亦曰舍。而畫家黃三舍,其「三舍」是為何意。



                                                            


黃三舍之第一舍:舍現代而求傳統

從 13歲起,黃三舍便師從周樹堅先生學習書法篆刻,後來又得商承祚、秦鄂生、李曲齋等諸位先生的指導,在天長日久的磨砥中,黃三舍逐漸悟得了秦代璽印與漢代漢印的神韻並加以演繹變化,其書法、篆刻因而全無浮躁之氣,而盡得朴實拙茂之姿。 舍現代而求傳統這是黃三舍初涉藝海的第一步,但這也是關鍵的一步。
秦鄂生老師有言: 「從經典的作品那里學起,你應該容易找到最好的平台。 」面對現代藝術的相對浮躁,黃三舍決意投身浩如煙海的傳統藝術之中,此一去,便奠定了此後 40餘年的研修方向。


多才多藝的「三舍」


東山樵夫



黃三舍之第二舍:舍俗艷而求樸厚


在傳統文化之中潛心研修了 10年之後,此時已經小有名氣的書法家、篆刻家黃三舍,迎來了又一次提升自我的際遇。
1987年,他拜廣州畫院著名國畫家梁照堂教授為師,開始國畫學習。 梁照堂先生的國畫作品金石味十足,獨具蒼辣濃厚的氣魄,黃三舍的選擇決定了他在國畫創作方面的風格——舍俗艷而求樸厚。
以書法家身份切入國畫領域的黃三舍同樣如魚得水,其國畫創作中的線條勾勒尤顯功力,與篆刻、書法如出一轍,具有厚重雄強的風格。 黃三舍認為,水墨畫最適合「把中國的靈魂表現出來,它的干、濕、濃、淡、焦看似都是最簡單的元素,卻蘊藏豐富的文化哲理與精神韻味。
舍俗艷而求樸厚的黃三舍在作品中追求雅淡空靈的氣韻,以最少的筆墨去表現最豐富的意境力求讓觀者和行家都有思考的餘地。

多才多藝的「三舍」

觀心



黃三舍之第三舍:舍功利而求學術

黃三舍極端厭倦生活中的各種勾心鬥角,他最大的享受便是在逼仄的畫室中揮毫潑墨。 翻閱典籍,他要求自己能「入古」且能「出古」,細思哲趣,在大黑大白的對比中,在「計白當黑」的規則下,他追求淡泊恬靜的境界。
舍功利而求學術是黃三舍的目標之一,他為人謙和恭謹,對藝術之途的漫長艱難曾做過長時間的思索,最終他選擇了循序漸進長期積累的方式,在炒作蔚然成風之時,他卻坐得住冷板凳換得住寂寞,即使面對自己的畫展,黃三舍也一再強調同行們「要從學術上多多指導」,至於其他他並不在意,畫展於黃三舍而言,可能僅僅是一次聆聽畫友們批評意見的機會,如此而已。 (張鵬)

多才多藝的「三舍」


花之節

在中國傳統的藝術中許多藝術形式是不分的,能順說出的「詩書畫印」是中國藝術所特有的用語,這四字讀起來,符合中國成語的平仄,如象這四門藝術生來在中國的大地上實屬一家,沒分!在古代的文人這是必修的功課而今能掌握這四種門類藝術的藝術家已屬罕見。 三舍一直來在修學這幾門藝術。 三舍深知這其中的要義及奧妙,並且這幾門藝術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可以互相影響的,同時在學習藝術時三舍從源頭去尋找,特別是在篆刻方面他從大篆入手,尋找先民的甲骨,鍾鼎,碑版……等文字的原型,而後立足漢印,去體驗古老文化的精深及微妙。 他說: 「這時期的印章,碑刻,是古人創造出來的優秀文化,同時也經過幾千年的變遷,藝術形式自然也變得古樸、厚實、溫和了。 」三舍學習篆刻時曾得到容庚、商承祚前輩的指點,後得周樹堅,梁照堂先生的悉心指導,他的篆刻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面貌風格: 「溫而勵,沉且穩」的印風。


多才多藝的「三舍」


千金一刻



在三舍的篆刻作品里,最為獨特的是他的印章的章法布局,他參和了甲骨,金文,璽印和漢印的風格。 他常年摹刻先秦古璽,漢印而使一種古樸沉穩的印風逐漸地走進三舍的作品里,而加上他對美學理念的運用,使他的印章得心應手,方圓,疏密,大小,天地,穿插等章法是其印章常用的手法。 在「城中布衣」「孫文盛璽」,「文盛藏書」等印對篆刻的章法運用體現得淋漓盡致。


多才多藝的「三舍」


黃三舍


在喧鬧的都市里,三舍依然遵循傳統的學習習慣,閒來潑墨,吟詩作對,也只有這樣他的篆刻作品的養分才能夠豐富起來,同時它也能影響其他門類的藝術,共同進步。 (林書傑,中國美術學院博士、北京大學哲學系美學博士後)


多才多藝的「三舍」


香祖

多才多藝的「三舍」


山高為人峰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文化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