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生還者2》無責任大猜想:反派變得更可恨了最後的生還者2

《最後的生還者2》是今年最受期待的大作之一,少的可憐的公開情報和幾段實機演示視頻讓人越看越期待,但同時也讓筆者發現了一個問題:似乎這部續作中的敵人變得更可恨了。而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最後的生還者2》無責任大猜想:反派變得更可恨了最後的生還者2

大家都知道,《最後的生還者》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它的故事劇情,以及遊戲世界中的人性拷問。在那個僵屍末世里,軍隊掌握着絕對權力,對普通人的口糧和行動進行嚴格管控,甚至可以為了防止僵屍瘟疫擴散而草菅人命。而在那些沒有軍隊管控的城市聚落,倖存者們靠着打劫過往旅人求生,主角喬爾能夠一眼識破陷阱,正是因為他曾經設下過陷阱和埋伏。從遊戲早期我們就很清楚,喬爾並不是「好人」。

而到了遊戲結尾,為人類尋求解藥的「火螢」打算犧牲艾利,於是喬爾就殺了一屋子沒有武裝的醫務人員,屠了「火螢」的基地,斃了他們的老大。這個抉擇也引起玩家們的廣泛熱議,雖然從大局來看喬爾是不折不扣的反派和惡人,但在這個無情的世界里,這種感情卻顯得彌足珍貴,令人動容,也有相當多的玩家對喬爾的行為表示理解和認同。

《最後的生還者2》無責任大猜想:反派變得更可恨了最後的生還者2

在DLC的故事里,當艾利隻身闖入另一夥倖存者營地的時候,會聽到他們議論:「最近出現了一個瘋子,帶着一個小女孩,見人就殺。咱們得把婦女和兒童保護好。」很顯然,在敵人的視角里,喬爾就是個飛來橫禍。我們殺死的敵人都是「可憐的倖存者」。

所以,《最後的生還者》的主題不是正邪大戰,而是告訴我們在末世的極端環境下,我們今天的正邪標準是失效的,讓我們因價值判斷而思考,因人性冷暖而慨嘆。正是這種戲劇沖突和爭議討論,才讓這部作品成為令人回味的經典。

不過從現在我們了解到的《最後的生還者2》信息中,暫時還看不到同等水準的故事(這也正常,還沒發售怎麼可能劇透)。目前我們知道的是,在本作中艾利將成為主角,對抗一個名為「Seraphite」的組織,這個組織是以宗教信仰為核心組建起來的,他們會在信仰的驅動下殺人,然後可能因為某個事件惹了艾利,於是成為了本作中的敵人。

《最後的生還者2》無責任大猜想:反派變得更可恨了最後的生還者2

問題在於,「宗教組織因為信仰而去殺人」,這個劇情有點太老套了,這種敵人組織的設定是標準的反派,讓玩家可以義憤填膺、替天行道地痛宰敵人,不用產生什麼負罪感。這就像是說,在《使命召喚》里屠殺平民會引起人的不適,但在《德軍總部》里虐殺納粹就可以辦得像一場狂歡。《最後的生還者2》中的這個敵人派系可能有點顯得扁平單薄,沒有前作中的豐富角度。在前作中,任何一個人類敵人都是值得同情的,他們大多隻是倖存者,是為了生存才不得不殺人;或者是為了全人類的希望而不得不讓一小部分人付出生命。相比之下,如果這個「Seraphite」單純就是為了追求某種極端宗教思想而殺人,那就太無聊了。

此前我們曾在製作組訪談中了解到,《最後的生還者2》中的敵人是充滿人性的,每個敵人NPC都有自己的名字,甚至敵人的狗都有自己的名字,當玩家殺死敵人的時候,敵人的同伴會痛苦地大喊他們的名字,讓玩家覺得自己奪走的真的是一個有自己生活圈子的活生生的個人。這個細節自然很有真實感,但光憑這一個細節顯然無法保留前作的魔力。如果敵人不是因為生存,也不是因為更崇高的追求,只是因為盲目的信仰而殺人,那麼這樣的敵人再真實,被殺死也不可悲。

《最後的生還者2》無責任大猜想:反派變得更可恨了最後的生還者2

打個比方,我們都知道同類相食是不符合倫理道德的,但如果到了僵屍末日,在缺德和死之間讓人選擇,許多人都會選擇缺德,所以我們可以理解前作中敵人的行為,並為敵人的死感到惋惜。但「Seraphite」卻並不讓人同情,因為他們的所作所為是出於宗教狂熱,這種行為即使拿到今天看也不符合道德,這就讓他們成為了「可恨的敵人」,而不是「可憐的倖存者」。

當然,現在就根據上述信息推測《最後的生還者2》將是一款正邪分明、黑白兩立的遊戲,肯定也言之過早了,如果頑皮狗想要深入探討末世極端環境下的極端道德和人性,肯定還是會把驚喜留到遊戲中,留到遊戲最後。可能本作中依然沒有真正的善惡,可能艾利長大了以後也成為了一個比喬爾更狠毒的「惡人」。但不得不承認,從現在已公布的信息來看,距離這個期待和預想還是有差距的。也因此讓人多多少少有點擔心。

《最後的生還者2》的宣傳片依然能調動情緒,引起共鳴,令人十分期待,相信經過這麼久的醞釀,頑皮狗一定會交出滿意的答卷,只希望他們在創作過程中沒有忘記初代作品最打動人的要點,不要讓遊戲中的所有反派都成為「可恨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