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立春」和「立了春」說起

立春是傳統的二十四節氣之一,也是二十四節氣之首。立春,為新一年的開始,《史記》卷二十七:「立春日,四時之(卒)始也。」唐代司馬貞索隱:「謂立春日是去年四時之終卒,今年之始也。」

在民間立春有很多傳統習俗,如貼「春」字、吃春卷等,還有「打春」習俗,又叫「鞭春牛」,因而立春也稱打春。

立春節氣從古至今都有着重要的意義,又因其與百姓日常生活密切相關,故而出現了大量的民間諺語。這些諺語多涉及農事與氣候,如:立春一日,百草回芽。立春一年端,種地早盤算。立春雨水到,早起晚睡覺。立春寒,一春暖。立春一日,水暖三分。立春天氣晴,百物好收成。打春下大雪,百日還大雨。立了春,赤腳奔。立過春,陽氣沖。打罷春,有陽氣。打了春,凍斷筋。

在民間諺語中,立春的使用可以分為兩類情況:一類是直接用「立春」「打春」;另一類是擴展用法,即在中間插入成分,如「立了春」「立過春」「打了春」「打罷春」等。不僅立春有這樣的用法,二十四節氣中的立夏、立秋、立冬與立春一樣也出現了相同的兩種用法。第一種用法如:立夏汗濕身,當日大雨淋。立夏不熱,五穀不結。立秋下雨人歡樂,處暑下雨萬人愁。立秋摘花椒,白露打胡桃。立冬有食補,春來勇如虎。立冬晴,一冬晴;立冬雨,一冬雨。第二種用法如:打了春,立了夏,先種黍子後種麻。立了夏,把扇架。立了秋,把扇丟。早上立了秋,晚上涼颼颼。立了秋,哪里下雨哪里收。立了秋,掛鋤鈎。立了冬,土不生。這些民間諺語非常貼切地反映了日常生活,口語化特徵尤為明顯。除了民間諺語,中國古典小說名著中也出現第二種擴展用法。如:《西遊記》第五十六回:「行者只當不知,且滿面賠笑道:『哥呀,若是這等打,就打到來年打罷春,也是不當真的。』」《醒世姻緣傳》第二十四回:「日月俱有光華,星辰絕無愆價,立了春,出了九,便一日暖如一日,草芽樹葉漸漸發青,從無乍寒乍熱的變幻。」《紅樓復夢》第四十一回:「那堂客笑道:『立了秋有半來月,早晚風涼衣薄,故此手冷。』」這些小說中人物語言通俗,也具有口語化特徵。

《現代漢語詞典》對立春的釋義如下:「①[名]二十四節氣之一,在2月3、4或5日。習慣上以立春為春季的開始。②(―//―)[動]交立春節氣;春季開始:立了春,天氣就要轉暖了。」立夏、立秋、立冬的解釋與立春相類似。《現代漢語詞典》凡例對這樣的結構有明確的說明:「有些多字條目的注音在中間加雙斜線『//』,表示中間可以插入其他成分。同一個詞有的義項中間可以插入其他成分,有的義項中間不能插入其他成分,整個詞的注音連寫,可以插入其他成分的義項在義項號碼後面加括號標注(―//―)如【發言】fāyán①(―//―)……②……,表示「發言」的義項①可以插入其他成分,義項②不能插入其他成分。」語言學把這類詞稱為離合詞。離合詞是意義上具有整體性,但中間能夠插入其他成分,可以做有限擴展的詞。從其概念上看,它是「詞」,但實際的使用中,它與我們認知中的詞有所不同:它意義凝固表現為詞的特徵,結構上中間可以插入其他成分,這種可以擴展性表現為短語的特徵,但是其擴展形式有限,又與短語不同。所以,它有詞的特點也有短語的特點,但又與詞和短語都有不同。母語為漢語的人運用離合詞可以不假思索,但是其亦詞亦非詞的特性給學習漢語的外國人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外國人弄不清楚什麼時候可以拆開來用,什麼時候不用拆開,中間又可以插入什麼成分,並且什麼成分是必須放在中間說的。這正是因為離合詞具有不規律性,表達的自由性,表現力的豐富性。

像「立春」一樣,一個或多個義項可以擴展使用的離合詞叫作多義離合詞。多義離合詞可以分為兩類:一是個別義項可以插入成分,一是所有義項都可以插入成分。個別義項可以插入成分的,如「學徒」,《現代漢語詞典》釋義:「①[名]在商店里學做買賣或在作坊、工廠里學習技術的年輕人。②(―//―)[動]當學徒:學了一年徒。」「學徒」有兩個意思:一為名詞,表示「學技術的人」,不能擴展;一為動詞,表示「當學徒」,可以擴展為:學學徒,學過徒,學了一年徒。同樣,前文關於立春諺語中的第一類是名詞用法,第二類是動詞的用法。還有一種情況是所有義項都可以擴展使用,如「搬家」,《現代漢語詞典》釋義:「(―//―)[動]①把家遷到別處去:他去年就搬了家。②泛指遷移地點或挪動位置:這家工廠已經搬家了。」「搬家」共有兩個義項,都是動詞,且兩個義項都可以擴展使用。第一義項擴展形式有:幫張師傅搬好了家,把家都搬到田邊上來了。第二義項擴展形式:腦袋已經搬了家。當然,可以擴展使用並不是說它一定擴展使用,不擴展使用是更為常見的情況。

多義離合詞可以按照義項是否全部離析來分類,但處於同一個小類中的離合詞的擴展形式有較大不同,如:立春,只有「立了春」「立過春」「立罷春」等幾種用法,擴展形式較少,中間只能插入一個字。有的離合詞,擴展形式較多,如「鞠躬」,在北京大學中國語言學研究中心語料庫中檢索到的擴展形式略有如下幾種:鞠了躬,鞠着躬,鞠過躬,鞠個躬,鞠三躬,鞠完躬,鞠了一躬,鞠了一個躬,鞠起躬來,鞠極深的躬,鞠了一個近乎九十度的躬。甚至可以調換前後順序:這一躬鞠下去,他的躬鞠得比他們的更深。像「鞠躬」一樣擴展形式如此豐富的離合詞並不多見,大多數離合詞的擴展形式介於「立春」和「鞠躬」之間。哪個詞有什麼擴展形式沒有規律,是不可預見的。但是,離合詞有共同的特點:從結構上看,常見的是前字為動詞,後字為名詞,組合為動賓結構。動賓結構在漢語中是一種優勢的結構,這種優勢結構會對其他結構產生類化作用,使不是動賓結構的變為動賓結構,如「慷他人之慨」,「慷慨」本來只有兩個字在一起才能表意,卻能擴展使用,並且用如動賓結構。還有一些新產生的詞,如:「跟帖」為《現代漢語詞典》第六版收錄的新增詞,它是動名兼類的動賓式離合詞,可以擴展為「跟了一次帖」。由此可見,動賓式離合詞具有強大的生命力。

總之,由「立了春」我們認識到了離合詞擴展使用的廣泛性,進而分析了不同離合詞的擴展情況及其特點,發現這些離合詞的使用在口語中比較常見,擴展形式各異,不具有可推導性,現代漢語表達的豐富多樣性於此可見一斑。

(作者:商艷玲,系周口師范學院文學院講師)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文化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