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ygon:暴雪過去的6個月 顯示出一個正在迅速改變的公司暴雪

最近遊戲行業里最熱門的消息之一就是戰爭機器的負責人Rod Fergusson將在下個月加盟暴雪娛樂公司,他在暴雪將負責暗黑破壞神系列遊戲的開發。通常像這樣的變動對於普通遊戲玩家而言,並不是什麼大事 – 畢竟人們總是在換工作的。但是當我們考慮最近暴雪身上發生的更廣義上的變化時,Fergusson的這一次跳槽就很有意思了。

Polygon:暴雪過去的6個月 顯示出一個正在迅速改變的公司暴雪

關心遊戲業界的人可能知道Fergusson的綽號,比如「 平事人 」(fixer)和「搞定者」(closer)。多年以來,這個人已經為自己贏得了這樣的聲譽,因為他是那種能夠經受嚴峻考驗並把項目做成的人。也許最值得注意的一次就是,他幫助生化奇兵無限克服了多年的開發困境,最終將其打造成一款深受大眾好評的產品。

聘請Fergusson就是想把事情做好,而眼下,應該就是要為了推出暗黑破壞神4,當下這款遊戲正在位於加州爾灣市的工作室里開發中。盡管暴雪並沒有宣布這款遊戲的發售窗口,但Kotaku一篇關於暗黑破壞神系列的報道指出,這款遊戲很可能在今年問世。如果Fergusson加入了進來,我的直覺告訴我說,暴雪是希望它早日推出的。

根據同一篇報道的說法,動視方面對於公司在過去兩年的增長感到擔憂。一般來說,暴雪的風格是精益求精的,而一旦遊戲發售後,開發者們將會盡可能長時間地繼續支持這款遊戲 – 比如說魔獸世界,這款遊戲現在已經15歲多了,其勢頭依然強勁。這種精益求精的做法,曾幫助暴雪成為一個受人喜愛的遊戲公司,但它也可能正在逐漸消失。比如暴雪進軍MOBA領域的遊戲風暴英雄,其開發工作就已經開始放緩,因為暴雪將其員工轉移到更成功的項目上。

暴雪總裁J. Allen Brack在公司宣布決定縮減風暴英雄的開發規模時寫道:「我們不僅在不斷改變和發展我們的遊戲,並且我們對應的做法也在不斷變化。」

「在過去的幾年里,評估我們的開發過程和做出艱難的決定催生了我們引以為豪的新遊戲和其他產品的出現,」他繼續說道。「我們現在有比公司歷史上任何時候都多的正在運營遊戲和未公布的項目。」

這里的「更多項目」是關鍵。在Kotaku的報道中,動視希望暴雪「能夠提高內容產出並定期發布更多遊戲。」 暗黑破壞神4可能就屬於這一類,但這種轉變也可能有助於解釋暴雪最近的其他動作。

比如說,守望先鋒2在2019年的公布似乎讓許多人都感到驚訝和困惑,因為其第一作是在2016年春季推出的。暴雪通常不會很快製作續作。而考慮到暴雪表示將繼續在續作中對第一作保持內容更新時,這尤其令人費解。根據守望系列遊戲總監Jeff Kaplan的說法,守望先鋒2的地圖和角色也將出現在守望先鋒1中,這是為了給粉絲們提供「一個沒有人會落伍的共享多人遊戲環境」。

這是一個很酷的主意,但它不僅會讓你去思考在暴雪可以繼續更新和更改現有遊戲時為什麼會去推出一個續作。但是,如果你把動視希望出售更多遊戲的因素考慮在內時,那麼整個事情就說得通了。

還有什麼比擴展到新平台更好的方法來賣出更多遊戲?暴雪最初是一家專注於PC的開發商,在過去的幾年里,它大舉進軍主機領域,但是這個傳奇工作室幾乎沒有觸及的一個領域就是移動端。但很快,這種情況就可能會發生變化,2018年宣布的暗黑破壞神:不朽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就暴雪的移動遊戲而言,過去幾年中,我們中的許多人已經從主玩台式機轉變為在手機上玩很多個小時,而且我們有許多最棒的開發人員現在致力於在所有IP上開發新的移動端遊戲。「暴雪聯合創始人Allen Adham在2018暴雪嘉年華新聞發布會上說到,「其中有些是與外部夥伴合作的,比如暗黑破壞神:不朽。其中還有很多是僅在內部開發的,將來我們將分享相關信息。」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就是,暴雪能否在提高產量的同時保持其一貫的質量水平?最近發布的魔獸3重鑄版旨在讓這款經典的RTS遊戲現代化,但並沒有激發人們的信心。重鑄版一推出,就面臨了許多性能和連接問題,令人困惑的是,它甚至改變了原始遊戲的工作方式。情況變得很糟糕,以至於暴雪開始不管玩家遊戲時長一律提供退款選項。

當然,暴雪的重鑄版團隊里並沒有Rod Fergusson這樣能把事情搞定的人。而根據我們對暗黑破壞神4的了解,它看起來像是粉絲們所希望的那種冷酷牛逼閃閃的動作遊戲。這款次世代的刷怪遊戲正好處於公司文化全面變革時期,這也勢必會影響到這款遊戲的開發。

Adham在2018暴雪嘉年華上說過:「今天暴雪正在開發的新產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我們的未來非常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