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眼神,都會讓他們不再恐懼——北醫三院國家醫療隊日記

2月16日,北醫三院國家抗疫醫療隊隊員陸續發回日記,摘錄如下——

婦產科護士冀智潔:

2月15日,武漢,大雪。

武漢的天總是讓人琢磨不透,昨天臨睡前還能聽到窗外的電閃雷鳴,今天便飄起了雪花,白白的屋頂上透着紅紅的瓦片,美極了!

一個眼神,都會讓他們不再恐懼——北醫三院國家醫療隊日記

隔離病房里滿滿的病人,病房的黑板上寫着各個時段的治療,每一個病人都在努力地呼吸着,我們穿梭在各個病房,為他們早日康復努力着。這時,33床的呼叫鈴響了起來,我們迅速走到床旁,病人呼吸淺而快,其他生命體征及氧飽和度都很好。他無法平靜,呼吸越來越快,我們一邊勸病人平靜,一邊觀察生命體征。也許是因為用呼吸機和長期臥床讓他很難受,他久久無法平靜。我摸摸他的胸口,我的同事永潔拍拍他的肩膀,像哄孩子一樣哄他入睡。漸漸地,他平靜下來,呼吸也平穩了。我們以為他睡着了,剛要走,他突然拍打着雙手說:「你們別走,走了我害怕!」我和永潔說:「我們不走,就在這兒陪着您!」這時,他緊張的表情漸漸鬆弛下來。就這樣,我們一直輕輕拍着他,直到別人來接替我們……

從隔離病房出來,我和永潔難受了很久,想想自己能為病人做的還有更多。哪怕一個眼神,都會讓他們不再恐懼。

神經內科腫瘤放療科護士馬駿:

2月14日,武漢,雨。

昨天是夜班,目前三院病房已經收滿了50名患者,病房達到滿床。其中,8名病危患者,42名病重患者。8名病危患者,有5名需要呼吸機輔助通氣治療。我們護理的重點就是病危患者,這些患者全部是高齡老年人,本身就體質虛弱,加上病痛的折磨以及呼吸機通氣不便,與他們的溝通更加困難。他們出現不適,是無法靠說或者按呼叫鈴通知我們的,只能靠我們不斷巡視觀察,及時發現異常情況,及時予以處理。

一個眼神,都會讓他們不再恐懼——北醫三院國家醫療隊日記

夜班巡視時,我們發現一位老大爺被子裹得很嚴,但表情有些異常,我們覺得不大對勁,打開他的被子一看,發現老大爺把大便拉在了床上。我們立刻為他擦拭了身體,更換了床單被套。這種情況,如果在平時,有護工看護,或者聞到異味,都能及時發現。而這個特殊的病房里,沒有了護工,我們帶着嚴密的口罩也聞不到異味,只能靠細心的巡視才能發現。

還有一位上呼吸機的老大爺,我們巡視時也是發現他表情痛苦,因為不能摘掉面罩,我們和他無法進行言語上的溝通,甚至老大爺根本聽不清我們在說什麼。我們只能一點一點排查,終於在他有些顫抖的輸液手上發現了問題,會不會是輸液引起的疼痛呢?於是我們為他重扎了血管,更換了另一條靜脈通路,老大爺對我們點頭示意,並微微舉起了大拇指。我們知道,判斷是對的。

最為驚險的事情發生在深夜。一位呼吸機支持的患者趁我們不備,摘下了面罩去喝水,立刻出現血氧飽和度急劇下降,緊接着出現雙眼上翻,意識逐漸喪失。我們及時從監護儀上發現了異常情況,負責的醫護人員即刻全部到場。醫生組組長、呼吸科醫生程秦,一手按住患者的吸氧面罩,一手熟練地調試着呼吸機參數,給予患者純氧支持,並指揮護理人員配合工作。兩三分鍾後,患者的血氧飽和度逐漸恢復至90%以上,意識逐漸恢復過來,搶救成功!我們把患者又從鬼門關上拉了回來。危險過後,我們連比劃帶寫字,再次叮囑患者不要隨便摘下吸氧面罩。

下了夜班,白天補足了睡眠。今天是情人節。其實對我們這種老夫老妻來說,早已不過情人節了。但是,看到老公給我寫的話,還是有些哽咽。

婦產科護士李雪:

今天是援鄂第9天,我們冒着狂風暴雨,於凌晨2點奔往醫院,司機師傅一路提醒我們:注意保暖,別着涼!

一個眼神,都會讓他們不再恐懼——北醫三院國家醫療隊日記

凌晨的夜沒有那麼靜寂,原本可以下地活動的25床患者——一位90歲的老奶奶,卻上了呼吸機。交接班的那一刻,我想起前天餵她吃麵包後聽到的那句湖北話「謝謝你」。眼下,她卻被呼吸機罩住,說話行動都不便。今夜,我莫名地想流淚。

病房的夜顯得更濕冷,但我們內心卻充滿能量。梁超老師帶領後組的瑩瑩、劉丹、安琪,照看有創呼吸機的兩位重症患者,幫他們定時翻身,每次都會一身汗。

此刻,外面下着瓢潑大雨。每一名危重患者,都在我們的照護下,在我們的注視中。我們就是患者心中的天使,用溫暖驅趕絕望。

長江邊上公園里的花都開了,雪化了以後就是春天。

來源:華人頭條B

來源:華人號:健康大本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