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催熟」分賬劇?

被迫宅家的2月份,分賬劇的票房紀錄再次被刷新。古裝甜寵美食劇《人間煙火花小廚》(以下簡稱《花小廚》)自1月27日優酷上線,截止2月8日取得了分賬票房5000萬的成績。2月15日,愛奇藝上線《少主且慢行》的第二天,該劇就成為首部熱度值突破6000的分賬劇。

疫情「催熟」分賬劇?

筆者所在的《少主且慢行》粉絲群里,部分劇粉在上線後3天就看完了兩季內容。

以往影視從業者普遍認為,分賬劇在跟播期票房突破3000萬已經是頭部項目,此前分賬成績最好的劇集之一《絕世千金》愛奇藝最高熱度值也僅在5835,而今《花小廚》與《少主且慢行》上線一兩周即突破記錄,突破了分賬劇的天花板。

疫情「催熟」分賬劇?

這背後分賬劇的投資成本和內容品質在提高。從2016年的幾百萬投資規模,逐漸上升到2000-3000萬,甚至突破5000萬、7000萬成本。另外,因為直接2C與觀眾交流,分賬劇從業者更能捕捉最新的內容趨勢,用適當的成本去精準定位用戶群、嘗試前沿題材。

與此同時,2月13日優酷網絡劇合作平台再次更新分賬劇合作規則,並聯合微博台網劇集中心推出「COOL V」計劃,為分賬劇提供宣推資源加持和專業宣發服務。繼2019年10月31日推出《「有酷」商業化合作白皮書》,為分賬劇打通阿里經濟體,引流阿里第二方業務場景潛在影視觀眾,阿里大文娛再次為分賬劇賦能。

「優酷提供的宣發資源非常可怕,基本上把能給版權劇、定製劇的資源都去提供給分賬劇了。」壹娛觀察(ID:yiyuguancha)接觸的多位分賬劇從業者均如此感慨。在愛奇藝連續推出雲騰計劃、蒼穹計劃等一系列分賬劇扶持措施後,優酷在分賬劇領域的活躍度也越來越高。

當整個長視頻行業都在呼籲降本增效,隨着平台方不斷力推,小而美的分賬劇會在2020年迎來爆發期嗎?

疫情之下,分賬劇提檔上線

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了平靜的生活,人們急需一些輕松療愈的內容緩解精神上的焦慮和壓力。劇情輕松愉快的《少主且慢行》就在這種情況下上線。

2月12日下午16點,這部劇突然宣布將於兩天後的情人節播出,留給劇方的宣傳預熱時間只有1天。為了讓開播消息盡快推送給目標觀眾,宣傳團隊不得不調動所有的渠道資源,把海報、短視頻撒向豆瓣、lofter、B站、快手、微博等年輕女孩子可能光顧的平台。

到2月15日,抖音上與《少主且慢行》相關的短視頻播放量就已經過億,配合其他渠道的討論引流,該劇在愛奇藝站內的熱度突破6000。

對比映美傳媒與酷鯨製作上一部分賬劇王《絕世千金》上線當天熱度值達到5835,上線4天分賬金額過1000萬,《少主且慢行》第一季第二季很可能會再次刷新記錄。

疫情「催熟」分賬劇?

《少主且慢行》劇照

考慮到優酷的《花小廚》播出兩周就分賬金額過5000萬,接近《絕世千金》去年6500萬的分賬記錄,2020的分賬劇市場有望突破億元票房天花板。而且在突飛猛進的數據背後,這些項目的操盤方對分賬劇的理解、創作、營銷已經非常成熟。

因為《絕世千金》的操盤經驗,《少主且慢行》目標人群同樣定位在15-20歲,在製作之初就定位無厘頭+探案,由00後演員演繹00後的故事,加入了很多流行元素,「虞書欣可愛」與「好笑」的評論出現頻率很高。

根據雲合數據,《少主且慢行》第一季日均有效播放在1000萬上下,虞書欣出演的另一部台網劇《下一站是幸福》日均有效播放在3000萬左右。但《少主且慢行》的投資成本只有數千萬,自2019年9月21日殺青到近期播出,項目周期較短,資金周轉更快。

壹娛觀察(ID:yiyuguancha)與多位分賬劇從業者交流,大家都認為分賬劇項目預算有限,對時間的把控、執行力的要求更高。《少主且慢行》在拍攝環節就開始剪輯,准備營銷物料,也正是這些前期工作的插入,使劇組能夠應對突然定檔的情況。

據接近映美傳媒的人士透露,雖然疫情期間不能出門,但是《少主且慢行》的宣傳團隊一直處在極度忙碌的狀態,每天凌晨三四點睡覺早上9點就起床與項目宣發團隊的30多名同事開會,協調視頻、海報等物料的製作、投放,以及異業合作事宜。

美食劇的分賬潛力

相較同類題材的前作,優酷新上線的《花小廚》製作水平提高明顯。

這個類型的網絡小說統稱為種田文,誕生過許多佳作,有不少讀者追捧,但因為情節平淡、起伏比較少,沒有被大批量改編成影視劇。

製片人朱先慶曾對媒體透露,《花小廚》曾經因為矛盾沖突不激烈,人物形象不鮮明,主線劇情推動緩慢,遭遇一些播出平台的質疑。但製作團隊堅持認為,《花小廚》不是靠矛盾來推動劇情,而是讓觀眾帶入到充滿煙火氣息的生活細節里,讓觀眾和角色產生陪伴感。

看着《花小廚》學習做菜,了解美食文化,是這段時間很多劇粉的日常。朱先慶發現很多觀眾看完《花小廚》後,會找出新聖堂影業出品的另一部劇《花間提壺方大廚》進行重溫。

疫情「催熟」分賬劇?

《花小廚》劇照

美食劇看似平淡,實則貼近生活、長尾流量很好,2017年播出的《花間提壺方大廚》在跟播期取得了3000萬分賬,長尾期陸續又收獲了4000-5000萬的收入,直到2019年每天還有進賬。

正是源於上個項目的經驗,考慮到2年間視頻平台付費會員進一步增長,新聖堂影業在製作《花小廚》時把製作成本推高到了《方大廚》的2-3倍,採用電影班底拍攝製作,比如導演李小江曾經執導電影《棒子老虎雞》,配音導演程寅的代表項目是《妖貓傳》《八佰》。

「這就是田忌賽馬。傳統影視公司也有好的影視團隊,但他們只敢量入為出,根據現有的分賬劇天花板去碼團隊。但我們團隊不一樣,我們有互聯網基因。新聖堂影業願意在盈利模式和流量變現的創新上做些嘗試。」朱先慶曾對媒體這樣表示。

《花小廚》實景拍攝周期90天,又在棚內進行了20多天的美食拍攝,找來中國金廚獎得主鄧丹進行指導。

而且製片人朱先慶就是美食愛好者,在他看來,《花小廚》里美食是傳情達意、推動劇情的重要元素,必須要做大量的美食研究,在劇本階段組織編劇研究了很多菜的文化背景。

此外,《花小廚》在後期製作環節,沒有使用過多濾鏡,實拍階段的打光、攝影花費了很多心思。

非知名演員+專業製作團隊+高於一般分賬劇的投資,《花小廚》在上線兩周後就獲得了5000萬元分賬票房。考慮到2月8日至今,這兩周的進一步發酵,業內預測《花小廚》線上票房將超過億元,早已覆蓋了投資成本。

此外,平台的支持也必不可少,阿里大文娛對《花小廚》的宣發給予了支持。據悉,情人節前後,《花小廚》的海報曾出現在德芙、香飄飄等餐飲品牌的天貓旗艦店情人節促銷頁面,天貓、支付寶、餓了麼等淘寶系服務平台均推送了劇集相關廣告信息。

疫情「催熟」分賬劇?

2020,視頻網站加速布局分賬劇

自2016年誕生,經過4年的發展,分賬網劇的商業模式逐漸成熟。

這個春節檔,一些小鮮肉小鮮花主演的大劇並未取得預期效果,而小成本的分賬劇領域卻涌現出多部精品。

除了上文提到的《少主且慢行》,愛奇藝1月6日播出的《小女上房揭瓦》,截止2月12日已經獲得2000多萬元分賬票房,1月9日播出的《醫妃難囚》第二季也取得了不錯的播出效果。

「甜寵題材在分賬劇中表現一直很不錯,而且呈現出越來越細分化的趨勢。光是古裝甜寵,就能分化成古裝甜寵探案、古裝甜寵美食、古裝甜寵奇幻等等。分賬劇相對版權劇來說盤子有限,最重要的就是服務好細分人群。」製片人孟憲天之前做過一部定製劇,自2018年開始加入到分賬項目的行列中來,負責的愛奇藝雲騰計劃項目《傾世錦鱗穀雨來》剛剛在1月份殺青。

愛奇藝作為分賬劇領域最活躍的平台方之一,在2017年就提出了雲騰計劃、蒼穹計劃,把愛奇藝文學、愛奇藝動漫儲備的IP開放出來提供給影視公司進行改編創作,播出後與出品方按照一定比例分成,吸引了不少有實力的創作者入局,不乏慈文傳媒、新媒誠品、雄孩子傳媒等頭部公司,上文提到的幾部愛奇藝分賬劇均為雲騰計劃項目。

而優酷自2018年5月14日發布《優酷網絡劇合作白皮書》,在分賬劇領域開始奮起直追,《二龍湖愛情故事》《我的鄰居睡不着》均在跟播期造就了2000萬元的分賬成績。

自2月8日宣布《花小廚》分賬票房達到5000萬之後,2月13日優酷還更新了《優酷網絡劇合作白皮書2.0》,並推出了《開放平台COOL V計劃白皮書》,聯合微博為A級、S級分賬劇提供宣發資源和服務,在分賬劇領域的決心和扶持力度可見一斑。

疫情「催熟」分賬劇?

一般來說,愛奇藝會為不同等級的分賬劇匹配站內宣傳資源,而優酷不僅聯動了阿里系的支付寶、天貓、餓了麼、盒馬生鮮等跨界資源,更直接聯合微博設計宣發資源包,為分賬劇的宣發提供服務。

另外,目前愛奇藝的分賬劇是按照季度回款,由項目方在每個自然季度的第一個月10日至30日申請提現,愛奇藝在受到合格發票的30個工作日內支付。而優酷在2019年7月將分賬劇的借款周期由季度結款升級到月度結款,進一步提升資金效率。

一系列規則更新和升級之後,平台方在分賬劇領域的投入力度越來越大,對創作者的爭奪也愈演愈烈。

2020,隨着定製劇、版權劇利潤變薄,你會來拍分賬劇嗎?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