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原以為影院開門是「箭在弦上」,但誰也沒能料到,這支箭還未射出就被取了下來。3月27日晚,新華報業旗下交匯點新聞從江蘇電影局獲悉,國家電影局下達通知,要求所有影院暫不復業,已復業的立即暫停營業,具體復業時間等國家電影局通知。

新浪科技 何暢

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新浪科技上周走訪了北京一家影院,商場顧客寥寥,影院尚未開門

消息來得猝不及防,畢竟就在前一天,上海還宣布全市將有 205 家影院在3月 28 日首批對外開業,其他影院條件成熟後也將有序恢復營業。這則通知叫停了院線與影院持續推進的復工准備,也使停擺兩月有餘的電影行業由懷揣希望的觀望期邁入了不確定性更多的等待期。

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上海影院原計劃將於3月28日起依次復工

「這一周算是白忙活了。」從事電影發行工作的儲棟對新浪科技說道。

行業停擺兩月 影院拖欠工資

影視宣發從業者南璽告訴新浪科技,回想起上一次走進電影院的場景,簡直恍如隔世。「我2020年還沒去過電影院,最近一部在大銀幕上看的電影是《誤殺》,那都是去年年底的事了。」

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肺炎疫情影響,原本計劃上映的電影悉數撤檔,春節檔、情人節檔先後跑空,全國影視基地暫開放,電影院也陸續關停。對觀眾來說,看不了電影或許只是少了一種線下娛樂方式,並非不可替代;但對電影行業的從業者們而言,放不了電影意味着收入來源的消失,而且很難通過其他手段彌補。

多位影院工作人員向新浪科技表示,2月以來尚未收到應得的工資。其中一位影院兼職人員吐槽,影院拖欠了自己1月的兼職工資,稱將在復工後發放,但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復工之日遙遙無期。另一位影院工作人員則自我調侃:「兩個月沒上班的我,隨時准備失業。」

未復工的影院工資難以發放,但已復工的影院依然入不敷出。燈塔專業版數據顯示,3月16日-22日,全國復工影院超500家,復工率達4.8%,但當周觀影人次僅有3810人,票房為11.8萬元。

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數據來源:燈塔

儲棟強調,即使開業,影院賺的錢也不夠交水電費,更多的還是在觀望。「但現在是連希望的火苗也沒有了。」

更重要的是,影院本身就面臨着長期存在的困境。國家電影局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電影總票房642.66億元,同比增長5.4%,觀影人次達17.27億,同比增長0.64%,而2019年新增銀幕9708塊,同比增長16%,遠高於觀影人次和票房增速。這意味着,供過於求,高租金下,運營容易出現問題,虧損風險較高。

與此同時,影院類企業的注銷量也自2012年起逐年攀升。天眼查數據顯示,2019年影院類企業注銷量最高,達1.8萬多家。截至目前,2020年已有2263家企業已注銷。

山西一家影院的工作人員黎未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指出,現在無論是院線還是影院,都不好過。「我甚至不敢算我這小小一家的賬,所有人都很難。」她認為,復工相當於給影院一個緩沖期,這不代表開門就必須有觀眾來看電影,而是影院和觀眾同時進入復工狀態的准備階段。「最起碼工作人員上班後工資會恢復正常,從觀影人群的角度出發,大家也需要一個過程來接受和適應。」

復工戛然而止 准備付諸東流

而現在,影院復工按下了暫停鍵。「正在准備的一切戛然而止,我能夠理解,但依然感到很傷心。」黎未說道。

黎未介紹,她從事影院工作已有兩年,所在影院共有五家連鎖。就在這則暫停復工通知下發當日,黎未還去影院所在城市的市委宣傳部遞送了相關材料。「據說我們這邊政府正在開會研究復工時間,我們都覺得應該是快了,結果晚上看見這個通知,我當時就心里一咯噔。」

和黎未一樣感到發愁的還有儲棟。「業務上要鋪墊的非常多,也很繁瑣,現在終於完成了,但也都不需要了。」

關於這則緊急通知下發的原因,有一種說法是出現了有影院觀影記錄的確診病例,不過並未得到官方證實。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這主要是從疫情防控角度出發做出的決定,境外輸入性病例仍在增加,影院畢竟屬於密閉性、人群聚集的公共場所,目前可能還不是復工的最佳時機,因此在謹慎考慮之下暫停營業。

此前備受關注的復映影片也因此踩下了急剎車。3月17日,中影宣布向全國院線、影管和影院提供《戰狼2》《流浪地球》等五部影片,將分賬比例調整為零,百分百讓利給影院,希望影院能以公益放映或低票價等優惠方式,更多地讓利給觀眾之外。此外,華夏的《一條狗的使命》《少年的你》等影片也加入了復映片單。

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此前中影關於復映影片的通知

電影行業分析人士聞笛分析,復映影片其實已經是目前能拿出來的最佳方案。「用復映影片去促進市場其實也是因為沒有更好的選項了,你不能現在要求一個新片上映,那相當於『自殺』。」聞笛進一步解釋,即使復映影片拉動觀影的效果不佳,片方依然不會有什麼損失;但如果是一部新片,哪怕是大片,如果賣不好,對這部影片所造成的打擊就是毀滅性的。

不過,現在這個最優解也被劃掉了。至於後續處理工作如何進行,儲棟還沒有收到相應安排,黎未的領導則讓她先回老家待命。「我們這邊影院員工少的十個左右,多的差不多二十個,我常駐的這家影院只剩四個員工在等待開門營業,但那個通知出來之後,也不知道這四個員工還能不能繼續等了。」

副業難以為繼 轉網成新趨勢?

疫情期間,不少影院把副業變成了主業。萬達影城將哈根達斯冰淇淋、多味花生等小食和飲品搬上了外賣平台,大地影院把各類電影周邊禮包鏈接放進了直播,金逸影城推出了開卡充值送爆米花活動……

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萬達影城在外賣平台上售賣小食

但這些對影院並無太大助益。黎未所在的影院過年期間購進的貨品堆滿了一庫房。「保質期一年以上的就不說了,只有六個月的那些真是要命。」黎未補充,自己所在的影院也嘗試和影院內的奶茶店一起售賣爆米花、薯條、奶茶等外賣食品,但一份也沒能賣出去。

線上售賣是為了在減庫存的同時盡可能地增加影院收入,除此之外,部分影院還上線了觀影套餐,如博納國際影城售價99元的優惠禮包,內含4張電影票兌換碼、2份爆米花兌換券和2張19.9元特惠購票券,有效期為6個月。而完美世界、杭州嘉年華、恆大嘉凱影城等 10 家公司旗下近 400 家電影院聯合支付寶、淘票票推出「先囤再享」特價預售票活動,覆蓋北京、上海、杭州、蘇州、南京等 12 座城市,以電影通票為主,優惠低至 3 折。盡管支付寶數據顯示,預售票房已上漲20多倍,但這其實也是在透支未來的消費可能。

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博納影城優惠禮包

一邊是影院舉步維艱,一邊是片方開始尋求電影網絡首映,《囧媽》《肥龍過江》《大贏家》先後轉網。與另兩部電影的免費觀看模式不同,《肥龍過江》在愛奇藝和騰訊視頻均採用付費超前點映模式,普通用戶支付12元、會員用戶支付6元即可觀看全片。愛奇藝電影中心總經理宋佳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提到,與片方以「保底+分賬」形式進行合作,但並未透露具體金額。

那麼院線電影轉網會成為新趨勢嗎?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影視傳播研究中心主任尹鴻在談及《囧媽》網絡首映時給出的觀點是:這是一個疫情所迫與新媒體的商業利益需求共同促成的特例,目前該模式不會是常態。但他也指出,未來新的傳播技術和能力必然會對影院產生越來越大的沖擊,服務和體驗必須升級。

宋佳也告訴新浪科技,作為疫情期間採取的特殊處理方式,超前點映能到兼顧用戶、電影出品方與平台三方的利益,可形成內容生產與消費的良性循環,未來是否會接洽更大體量的影片,還沒有更進一步的項目可以公布。

全球同此涼熱 春天何時到來

隨着疫情在國際蔓延,全球電影市場一同陷入休眠期。首先是放映波折:《花木蘭》《007:無暇赴死》《速度與激情9》《寂靜之地2》等多部影片撤檔;其次是製作停滯:迪士尼、華納、Netflix、環球影業等均宣布旗下電影及劇集暫緩拍攝。

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花木蘭》劇照

不僅如此,越來越多國家和地區的影院陸續關閉:意大利、西班牙、英國、捷克、丹麥、挪威等多個國家已關閉全國范圍內的影院。一些規模較大的電影活動也被迫推遲甚至取消,第40屆金酸梅頒獎典禮不得不改為「雲頒獎」,線上公布結果,而作為世界三大電影節之一的法國戛納國際電影節同樣推遲舉行,其主會場也被徵用為臨時收容中心。

據《好萊塢報道者》預測,目前疫情已經給全球票房帶來70億美元損失,如果這種狀況持續到5月,損失將達到170億美元,5月以後損失將難以估計。

在這一背景下,疫情變為線下業務轉至線上的催化劑。受辦公學習、娛樂消費等多方面需求刺激,Netflix、YouTube、迪士尼、亞馬遜和蘋果等公司相繼表示,將下調自家平台的視頻碼率,以減輕對寬帶網絡造成的壓力。

流媒體平台的吸引力也造就了「《囧媽》+西瓜視頻VS院線」式的沖突。NBC環球將旗下三部在映院線電影《隱形人》《狩獵》《艾瑪》上線數字點播,本應於4月10日公映的《魔發精靈:世界之旅》將如期登陸院線,但數字點播會同步放出。迪士尼、華納等巨頭也成為了窗口期縮短的參與者,而在好萊塢傳統電影院線的眼中,這無異於赤裸裸的背叛。

影院復工暫停背後:員工兩月無收入 網播難救市

《狩獵》海報

院線止步的瞬間,流媒體向上爬了一大步,全球同此涼熱,危機卻遠未結束。觀眾何時才能放心地走進影院,那時流媒體是否已成為院線更大的威脅?聞笛認為,也許今後不再是內容去找渠道,而是根據主流渠道來製作內容,但最終都是回歸到「好內容+好渠道=觀眾滿足」。「院線電影沒有被電視、網絡、長視頻、短視頻這些形式顛覆,就說明『70元+黑暗環境+沙發座椅+頂級聲光電+精品內容+2個小時享受』的這種娛樂方式無法取代。」

但聞笛也對部分影院的處境表達了擔憂。每年新開業的影院都有幾千家,大多是趕在春節檔之前,希望賺一波紅利。新開一家影院,必然有另一家影院被分流,而合並、倒閉卻一直是現在進行時。「也許有些影院真的挺不到下一個春節檔,就是這麼殘酷。」

黎未已經准備回老家找工作了,她還是很想從事與電影行業有關的職業,不過,最大的擔心不是面試失敗,而是沒有崗位。「這個行業全國現在都這樣,招聘需求我怕一個都沒有。」黎未說道。

(文中儲棟、南璽、黎未、聞笛均為化名。)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