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者生前需要具備哪些硬性條件?

北京時間8月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某人在死亡之際,如果將身體器官捐獻,可以拯救他人生命,但該過程中醫生是如何保存捐獻者器官,並進行運輸的呢?美國俄亥俄州東北部器官捐獻機構Lifebanc首席主管希瑟·梅克薩說:「要成為一名器官捐獻者,你必須住院,使用呼吸機維持生命,在移植過程中可能會出現某些類型的神經損傷。」

器官移植者生前需要具備哪些硬性條件?

器官捐獻者的死亡方式有兩種:腦死亡和心源性死亡,心源性死亡發生在患者腦部嚴重受損,無法完全康復的情況下,這種損傷可能發生在大腦不同部位。捐獻者可能僅有少量大腦功能,但醫生認為他們永久性無法恢復,此時他們僅能依靠呼吸機維持生命,最終親屬會選擇停止呼吸機結束患者的痛苦,當這個人的心髒停止跳動時,就會被認為死亡。

依據2020年發表在《英國醫學期刊公開版》的一項研究,大多數器官捐獻者都是腦死亡病例,死亡之前他們的大腦已無任何功能,大腦所有區域的功能都不可逆轉地喪失,包括腦干。當患者處於昏迷狀態時,沒有腦干反射,並且沒有通過用於顯示腦干功能是否全部喪失的呼吸暫停測試時,醫生就會論斷為「腦死亡」。患者處於腦死亡狀態在法律上被認定死亡,即使他們仍在使用呼吸機維持生命,他們的死亡是由內科醫生做出決定的,而不取決於器官移植小組。

當捐獻者的身體通過生命支持系統維持時,器官移植小組會測試捐獻器官是否可以安全移植。如果捐獻者患有癌症或者感染新冠病毒,那麼他們的器官可能無法使用,但並非所有疾病都影響器官移植。例如:艾滋病毒陽性感染者可以向艾滋病毒陽性感染者捐獻,梅克薩強調稱,我們定期進行A、B、C型肝炎陽性患者器官移植。

血常規檢查可以顯示肝髒和腎髒等器官是否健康,器官移植小組有時會將一根細管插入捐獻者動脈或靜脈,然後穿過血管到達心髒,檢查捐獻者的心髒是否有損傷或者阻塞。該小組還可以使用胸部X光檢測來評估肺部大小、感染或者疾病跡象。他們可以通過在肺部插入一根細管來進行下步測試,評估感染情況並確定是否需要抗生素。捐獻者的大腦組織是無法被移植的,但在腦死亡狀態下,身體所有其他器官都可以捐獻移植。然而,依據最新研究報告顯示,在心髒死亡情況下,心髒組織可能受損嚴重,無法移植給其他患者。

在對這些器官進行測試之後,器官移植小組從全國移植器官等待名單中找到與捐獻者匹配的受捐者,受捐者的外科醫生會安排時間與捐獻者見面,然後抵達捐獻者所在地區。梅克薩說:「依據捐獻器官的數量多少,通過受捐者的醫生會聯系3-4個州的器官捐獻者。」

在腦死亡狀態下,醫生通過切斷呼吸循環系統來阻止呼吸機向全身泵血來恢復器官運行。梅克薩稱,對於心髒死亡患者,他們摘下呼吸機,等待直到心髒停止跳動,這可能需要大約半個小時到兩個小時,然後再多等5分鍾,從而確保捐獻者的心髒不會出現跳動。如果心髒停止跳動的時間過長,其他器官也開始死亡,外科醫生可能會決定不恢復這些器官,對於這兩種類型的器官捐獻者,外科醫生會將捐獻者器官中的血液抽乾,用低溫保存液重新注入,然後摘取該器官組織。

外科醫生將捐獻器官空運至受捐者,並開始進行移植。他們必須迅速行動,依據衛生資源和服務管理局(HRSA)的數據,心髒和肺在體外可存活4-6個小時,胰腺可存活12-24個小時,肝髒可存活24個小時,腎髒可存活48-72個小時。當捐獻者的器官組織摘取之後,親屬可准備舉行葬禮和追悼會。

器官捐贈可以拯救患者的生命,但是捐贈數量還遠遠不夠。據統計,美國每天有20人因無法獲取移植器官而死亡。盡管美國90%成年人支持死後器官移植,但僅有60%成年人是注冊捐獻者。即使是注冊捐獻者,如果他們未向家人明確表達自己的捐獻意願,也可能會在捐獻過程中遇到一些問題。梅克薩說:「當我們與一些捐獻者家庭見面時,面臨的最大挑戰是不知道他們想做什麼,畢竟器官移植對於親屬而言是一件悲傷、避諱的事情。」(葉傾城)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