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時期湘西政局有多兒戲?一個縣長就敢自封「湘軍游擊總司令」

民國時期湘西政局有多兒戲?一個縣長就敢自封「湘軍游擊總司令」

北洋軍閥宣傳畫

民國十二年(1923年),湘西晃縣發生吳徐氏、張石氏及姦夫劉子照秘密賣淫一案,傳聞晃縣知事朱綸煥對女犯及姦夫三人非法就地處決,並放走該案誘姦的縣署書記況銘勛、況國策,一時輿論譁然。

3月31日,湖南省參議員舒守恂在省參議大會上提議,朱綸煥無視法律,草菅人命,應予嚴懲。舒守恂這一動議,得到多數議員的支持,省政府於5月3日決定依法撤辦朱綸煥,委任舒紹亮繼任晃縣知事。

舒紹亮奉命趕往晃縣,5月27日晚抵達鄰縣芷江。恰逢駐紮芷江的「國軍」第九旅騎兵營第一連連長黃鐘當晚反叛,帶領官兵攻打晃縣(註:至今仍不知道他為何反叛),只好逗留芷江,不敢到晃縣任職。

民國時期湘西政局有多兒戲?一個縣長就敢自封「湘軍游擊總司令」

黃鐘帶著隊伍來到兩縣交界處的便水,正巧遇到和他同一營的四連連長戴老翠,正率領部隊從晃縣回來。戴老翠還不知道他已經反叛,和他打招呼,他就順手騙走戴老翠一挑槍枝,趕緊向西急行軍。

28日,黃鐘率軍進入晃縣,勸說駐防晃縣的同營第二連一起起事。二連連長羅文秘被說得心動,但他做部下工作時有人反對,心里又遲疑不決。黃鐘見一姓黃的副官反對聲音最大,先發制人,一槍將他打倒,將現場的三十餘支槍全部收繳,羅文秘和其他官兵被迫同意參與起事。

為了製造聲勢,鼓舞人心,29、30兩日,黃鐘、羅文秘派兵把城里所有的縫紉機都搬到軍營,縫製軍衣、軍旗。接著,他倆輪番上陣,鼓動仍在任上的縣長朱綸煥及其縣衙眾官員一起幹大事。

在黃、羅鼓動之下,朱綸煥身邊親信都願意共同建功立業。於是,朱綸煥於6月1日便毅然把縣長職務交給第一科科長杜煥瑩代理,自己專門與黃,羅籌劃軍事。

民國時期湘西政局有多兒戲?一個縣長就敢自封「湘軍游擊總司令」

6月1日,朱綸煥宣告晃縣獨立,成立「討賊軍湘軍第一路游擊司令部」,朱綸煥任司令,黃鐘任第一支隊長,羅文秘任第二支隊長。同時刻制關防,收編地方團練,並印製各種告示,貼滿街頭巷尾。

舒紹亮呆在芷江不得上任,就向上峰告狀。第九旅旅長聞訊,派副官趕往晃縣,要求朱綸煥、黃鐘、羅文秘立即取消獨立,但三人不予以理睬。

九旅旅長大怒,立即督兵進剿。10日,大軍進入晃縣,朱、黃、羅自知不敵,隊伍先自散了。黃鐘、羅文秘乘著夜深,丟下眾人,逃得不知去向。

民國時期湘西政局有多兒戲?一個縣長就敢自封「湘軍游擊總司令」

朱綸煥好歹是總司令,有杜煥鑒一眾官員、家屬以及數百新編團練兵仍要跟著他,他只好勉強帶著大家向晃縣南邊逃走。臨走前,他將公署里的文書檔案、器具、房屋全部搗毀。沒有人手,他又打開監獄,放出30多名囚犯當挑夫。11日走的時候,想了想,他把縣印放在了縣議會。

6月12日,旅長大軍收復晃縣,一面電請舒紹亮來晃上任,一面尾追朱綸煥。晃縣是山區,道路崎嶇,朱綸煥攜老挈幼,帶著殘兵,如同當年劉備敗退長坂坡一般,方始逃到鄰近的貴州省天柱縣,喘息未定,追兵已經隨後追到。朱綸煥連同隨從二百餘人,全部被俘,押解回晃縣。

民國時期湘西政局有多兒戲?一個縣長就敢自封「湘軍游擊總司令」

舒紹亮接電大喜,15日抵達晃縣,拿到朱綸煥留在縣議會的那顆銅質縣印。接收困難,他只好又呈報上峰,請求准許他與在押的朱綸煥全面辦理移交手續。

移交時,當時所有的文書檔案都已經被毀,朱綸煥能移交的只是一紙清單,此外什麼都沒有。清單上簡簡單單的寫道:「行政收入全年田賦、雜稅、契稅共洋八千二百零九元九角九分,支出應領八個月零二十六天薪餉計洋五千五百八十六元。兩抵尚存洋二千元有奇。」

舒紹亮接過這張清單,也就馬馬虎虎就任了。

來源:kk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