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宋代最傳奇的文人,或許就是蘇東坡了。

他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詩文,他對哲學、書法、繪畫、美食、美酒都有研究。

身處廟堂,他是個有影響力的諍臣;身在江湖,他就成了有趣的生活家。他把六十餘年的生命,活出了最大的精彩,投入地擁抱這個世界。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對生命如此深情的人,自然也是不甘寂寞的。

蘇東坡的詩文中,經常出現女子的身影,有的是刻骨銘心的愛戀,有的是相依相伴的溫情,有的或許只是萍水相逢,卻也在他生命的湖心,留下了一抹倒影。

下面這5首詩詞,對應著5位女子,是他生命中的5中絕色——


1.

東坡七載黃州住,何事無言及李琪?

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雖好不留詩。

——《營妓比海棠絕句》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蘇東坡一生大起大落。他稱「黃州惠州儋州」是平生功業。其實,這三個地方,都是他被貶謫之地,他在這些地方的心境,自然會帶著幾分悽苦。

幸運的是,他總能在灰暗的人生時段,發現動人的亮色。

寫這首詩時,正是他被貶黃州期間。那時為了慰藉兵士,軍中會有營妓。而蘇東坡參加宴飲時,席間也會有這樣的女子,與大家一起飲酒唱和,詩中的這位「李琪」,就是這樣一位營妓。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往往在宴席之中,蘇東坡名氣最大,才氣最高,能詩善畫,人們紛紛向他索要墨寶。李琪雖然聰穎美貌,與蘇東坡也算相熟,卻因為羞澀內向,不好意思主動請求。

眼看詩人即將離開黃州,在最後的送行宴會上,李琪終於鼓足勇氣,向他表達了仰慕之情,並說出了自己的願望。

蘇東坡二話不說,當即趁著酒興揮毫,寫下了兩句詩:

「東坡七載黃州住,何事無言及李琪?」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意思是,我蘇東坡在黃州7年,與李琪已經是舊相識了,卻為何從沒有寫過她?

寫完這兩句詩,蘇東坡便撂下筆,與別人談笑去了,留下了一臉困惑的李琪——難道大詩人對自己的印象,就是這樣平淡無奇,甚至無從下筆嗎?

最後酒酣人散,大家陸續散去,李琪終於忍不住了,向詩人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蘇東坡聽後哈哈大笑,立刻重新提筆,寫下了後兩句:

「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雖好不留詩。」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餘下的客人聽了,禁不住拍案叫絕。杜工部就是唐代大詩人杜甫。杜甫一生寫過無數詩文,卻唯獨沒有寫過海棠,但這並不影響海棠的美。

聰穎美麗、低調謙遜的李琪,就像這海棠一樣,雖未曾被詩人讚美,但她的美好毋庸置疑。

整首詩先抑後揚,平中見奇,餘味無窮,也讓李琪豁然開朗,心中充滿感動。

雖然李琪與蘇東坡交情不深,但她曾在他的生命中默默綻放,為詩人留下一縷馨香。


2.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盡道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此心安處是吾鄉」,是蘇東坡的名句之一。然而,這句話卻並非出自蘇東坡之口,而是出自王鞏的侍女柔奴。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王鞏,字定國,是蘇東坡的好友。因「烏台詩案」,二人都遭受貶謫,飽受漂泊之苦。

這次,是他們的重逢之時,蘇東坡設宴款待王鞏,也再次見到了王鞏的侍女柔奴。

從嶺南蠻荒之地回來,想必遭受了不少磨難,柔奴看起來卻神采奕奕。蘇東坡便道起家常,問她在嶺南過得如何。沒想到,這位柔弱的女子,卻淡定地回答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這句看似平淡的話語,卻深深震撼了蘇東坡。宦海沉浮,蘇東坡身如不繫之舟,難免有漂泊無依之感。而這句「此心安處是吾鄉」,給了蘇東坡巨大的安慰——既然漂泊已是宿命,不如安心過好每一天。

於是,蘇東坡寫下了這首詞,也讓柔奴的這句話,成為流傳千古的經典。


3.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牆里鞦韆牆外道,牆外行人,牆里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蝶戀花·花褪殘紅青杏小》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這是蘇東坡少有的經典「情詩」,其中的「天涯何處無芳草」、「多情卻被無情惱」,是膾炙人口的佳句。

據說,這首詩是蘇東坡為侍妾王朝雲所作。王朝雲曾是杭州的一名歌伎,12歲便被蘇東坡第二任妻子王閏之買回,此後伴隨著蘇東坡顛沛流離,渡過了很多艱難的時光。

朝雲雖身份卑微,卻玲瓏剔透,有些慧根,也深深懂得蘇東坡。據說,蘇東坡曾給侍妾們出了一道題:他拍著自己的肚子,問她們這里邊裝了些什麼。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有的答:一肚子學問。有的答:滿腹的經綸。

而王朝雲卻回答道:「是一肚子的不合時宜。」

蘇東坡聽了深以為然,視朝雲為知己。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蘇東坡喜歡聽朝雲唱這首《蝶戀花》。而當他被貶到惠州時,朝雲每每唱到「枝上柳綿吹又少」時,就哽咽到唱不下去。

蘇東坡問她原因,她回答道,自己沒辦法唱出那句「天涯何處無芳草」。

古人認為,芳草是柳綿化成的,當枝頭上的柳綿,隨風四處飄散時,大地上才生出了芳草。

這句詞帶著人生無常的況味,而朝雲又是悟性極強的女子,她聯想到了蘇東坡的顛沛流離,不免為他痛徹心扉,因而無法將其唱完。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朝雲也是個講義氣的女子。蘇東坡被貶惠州時,已近花甲之年,難以東山再起,前途十分渺茫。他的侍女姬妾紛紛離開,朝雲卻不離不棄,一直陪伴在他身邊,給他帶來了難得的慰藉。

也正是在漂泊之中,朝雲染上了時疫,在34歲的年紀,便香消玉殞。蘇東坡永遠失去了一位紅顏知己。此後,他再也沒吟唱過這首《蝶戀花》。


4.

泛泛東風初破五。江柳微黃,萬萬千千縷。佳氣鬱蔥來繡戶,當年江上生奇女。一盞壽觴誰與舉。三個明珠,膝上王文度,放盡窮鱗看圉,天公為下曼陀雨。

——《蝶戀花·泛泛東風初破五》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這是蘇東坡為第二任妻子王閏之生日所作。

王閏之是蘇東坡第一任妻子王弗的堂妹,在王弗去世3年後嫁給蘇東坡,此後陪他走過了25載風雨,是伴隨他時間最久的伴侶。

王閏之雖沒有王弗的才華,沒有朝雲的俏麗,只是一介村姑,為人卻質樸善良,是蘇東坡堅強的後盾。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王弗離世時,留下了年幼的兒子蘇邁。或許是為了蘇邁能得到精心照料,王閏之才成了蘇東坡的續絃。

果然,王閏之對蘇邁視如己出。雖然她又生下了兩個兒子,但她對孩子們都一視同仁,是最慈愛溫柔的母親。「三個明珠,膝上王文度」,說的就是她對3個孩子發自內心的愛護。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蘇東坡一生大起大落,而無論是處在富貴之中,還是在流放漂泊的困境里,王閏之始終甘之若飴,讓蘇東坡內心多了幾分篤定。

王閏之雖然比蘇東坡小11歲,卻一直像個姐姐甚至母親,照料蘇東坡的飲食起居,瞭解他的生活習慣。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蘇東坡著名的《後赤壁賦》,就有王閏之賢惠的功勞。

那晚蘇東坡與友人相聚,抬頭便見明月當空,便有了乘舟賞月的雅興,一位朋友拿出了新鮮的江魚,而可惜的是唯獨缺了美酒。

蘇東坡回到家中,向妻子王閏之求助。王閏之沒有讓丈夫失望,立刻拿出了珍藏的美酒,說:「我有鬥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須。」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原來,王閏之早就幫丈夫存好了美酒,因為她對丈夫的喜好了如指掌,也因她事事都以夫君為重,因此才能準備得如此周到。

正是有了王閏之這壇「私房酒」的助力,蘇東坡才寫下了名流千古的《後赤壁賦》。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王閏之46歲離世,蘇東坡痛不欲生,寫下了祭文《祭亡妻同安君》,滿懷深情地回憶了王閏之陪伴自己的時光。

蘇東坡死後,弟弟蘇轍按照他生前遺願,將二人合葬在了一起,蘇東坡也踐行了「惟有同穴,尚蹈此言」的諾言。


5.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江城子》是蘇東坡最著名的一首悼亡詩,情真意切,催人淚下。

這是蘇東坡為第一任妻子王弗所作,字里行間滿是對亡妻最深情的追憶和思念。

王弗與蘇東坡門當戶對,她在16歲時嫁給19歲的蘇東坡,二人度過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華。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王弗雖知書達理,聰敏過人,卻謙遜低調,十分穩重。

那時的蘇東坡,是朝廷里的大紅人,也難免年輕氣盛,喜歡聽客人們的恭維話。

丈夫與訪客交談時,王弗有時會在屏風後,聽到他們之間的談話,事後就會跟丈夫道出自己的想法。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她曾提醒蘇東坡,有的人雖然說話好聽,但那只是言不由衷的奉承。

一開始,蘇東坡並不怎麼相信,但後來發生的一些事,卻往往能證明妻子的判斷。此後,他十分看重王弗的意見,而王弗也成為他的賢內助。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蘇東坡與王弗,度過了11年琴瑟和諧的婚後生活。然而不幸的是,王弗在27歲的年紀,便因病與丈夫陰陽兩隔,這讓與她情深意篤的蘇東坡情何以堪!

雖然在3年後,他娶了王弗的堂妹王閏之,可任何人都無法取代王弗在他心里的位置。

她曾見證他意氣風發的年華,她在他心底也永遠是那個年輕的髮妻。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他對她寄予了最深的思念,甚至在夢里,蘇東坡又見到了王弗「小軒窗,正梳妝」的青春模樣。

只可惜,人生的風風雨雨,已讓自己「塵滿面,鬢如霜」,如果與思念的王弗重逢,她還會認得自己嗎?

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

曾經有許多女子,是蘇東坡生命中的過客,有的只留下驚鴻一瞥,有的甚至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朝雲是他生命中,熱烈綻放的玫瑰;王閏之是他一生里,最溫暖的一縷陽光;而王弗,則是永遠令他悵惘思念的月光。

來源:kknews蘇東坡詩中的5位女子,是生命中的5種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