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司機為了搶訂單把手機掛在樹上

近日,在位於芝加哥郊區的亞馬遜快遞站和全食超市附近,出現了一種奇怪的現象:許多智能手機被掛在樹上。知情人士稱,這些手機是由亞馬遜的Flex合約送貨司機掛上去的,目的是為了搶奪訂單。

亞馬遜司機為了搶訂單把手機掛在樹上

有人甚至同時將幾部手機掛在一棵樹上,毫無疑問,該樹位於亞馬遜快遞站附近。然後,司機將自己的手機與樹上的手機同步,並在附近等待訂單。知情人士稱,之所以出現這種奇怪的現象,是為了利用手機距離亞馬遜快遞站很近的優勢,再安裝上能夠持續監控亞馬遜調度網絡的軟件,就可以在瞬間秒殺競爭對手(其他司機),從而搶到訂單。

分析人士稱,司機們採用如此極端的方法搶單,凸顯了當前美國就業競爭的激烈程度,尤其是在經歷了新冠病毒疫情、並導致高達兩位數的失業率之後。對於使用機器人交易員的對沖基金來說,「毫秒」就可能意味着「數百萬美元」。同理,掛在樹上的智能手機,可能就是搶得訂單的關鍵。

一直以來,司機們就在社交媒體聊天室發布照片和視頻,試圖找出什麼技術能讓自己比他人更快地獲得訂單。已經有一些人向亞馬遜投訴,稱不擇手段的司機已經找到了操縱亞馬遜送貨調度系統的方法。

對此,亞馬遜在一封內部電子郵件中稱,將調查此事,但無法向送貨司機透露調查結果。

就業壓力增大

經媒體核實,確實有司機在全食超市和亞馬遜快遞站附近的樹上掛上智能手機。。相關的照片和視頻顯示,司機走近手機,並將這些手機與自己的設備同步,然後坐在或站在附近,等待訂單提示。

有一款類似於Uber的應用程序,名為「Amazon Flex」,允許司機用自己的汽車為亞馬遜送貨。其使命是完成亞馬遜送貨的「最後一公里」,即從本地倉庫到客戶的最後一段路程。

對於許多從事其他工作的人來說,這是他們在業余時間賺取額外收入的一種方式。但隨着美國失業率的上升和失業救濟金的減少,如今這類工作的競爭變得更加激烈,越來越多的人將其作為主要收入來源。

雪上加霜的是,隨着使用Uber和Lyft等叫車服務的人越來越少,越來越多的司機不得不通過派送在線購物訂單來賺取外快。為此,全食超市的一些門店如今變得像家得寶(Home Depot)的停車場一樣喧鬧。

與小時工不同,「零工」(gig worker)只能按工作拿工資。因此,通過智能手機應用獲得一條路線(訂單)是賺錢的關鍵第一步。大多數Flex路線需要兩個小時到四個小時,可以提前計劃。

當然,該系統也可能被「愚弄」。正如媒體今年2月份報道的那樣,司機在他們的智能手機上下載應用程序,這些應用程序會持續監控Amazon Flex站點,並自動選擇任何可用的路線。

幾分鍾反應時間

相比之下,當前發生在芝加哥全食超市的「怪現象」有所不同。司機們爭搶的是「快速送貨」訂單「Instant Offers」,這需要司機立即做出回應,通常要15分鍾到45分鍾完成。

兩位知情人士稱,Instant Offers是由一個自動系統發出的,該系統通過智能手機檢測附近有哪些司機。當司機看到Instant Offers時,他們只有幾分鍾的時間來搶單,否則就被他人搶走。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稱,在一個手機發射塔覆蓋良好、WiFi熱點豐富的城區,亞馬遜的這套系統可以檢測到智能手機的位置,精確度約為20英尺。這意味着,全食超市門外樹上的一部手機就可以搶到訂單,無論司機在哪里。

據觀察過這些手機的司機們稱,樹上的這些手機似乎充當了主設備,可向附近的多名司機發送路線。他們認為,有身份不明的人或實體,在亞馬遜和司機之間扮演了中間人的角色,通過向司機提供更多訂單來收取費用,這違反了亞馬遜的政策。

無線行業顧問切坦·夏爾馬(Chetan Sharma)表示,這些人可能會在樹上懸掛多部手機,以將工作分配給多名司機,從而避免被亞馬遜發現。如果所有的路線(訂單)都通過一台設備發送,亞馬遜就很容易檢測到。

夏爾馬說:「他們愚弄系統的方式,讓亞馬遜很難搞清楚。他們比亞馬遜的算法和開發者領先一步。」

知情人士稱,Flex合同工這樣做的一個原因是,為了繞過亞馬遜的相關要求。例如,要成為Flex司機,需要擁有有效的駕照,或被授權在美國工作。

一位一直在監控這一活動的Flex司機表示,亞馬遜需要採取措施,確保所有司機都得到公平對待。該司機說:「亞馬遜知道這件事,但什麼也沒做。」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