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你們有人測過甲醛嗎?我們家的超標了。」2020年8月14日晚,張寧在自己居住的長租公寓微信群里問,群里頓時炸開了鍋。讓張寧沒想到的是,幾小時後,在群里但沒有說過話的物業管家直接把群解散了。8月15日凌晨0時32分,所有住戶被移出群聊。但很快,租戶們自發加好友,建立起新的微信群,商議對策。

這晚開始,上海寶山區名為芳草寓的長租公寓內,物業和多名租戶開始了一場關於甲醛檢測是否超標的「拉鋸戰」。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芳草寓位於上海市寶山區,今年6月初對外開放出租。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陳悅 圖

8月19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接到芳草寓租戶投訴,進行了現場走訪和深入調查。記者發現,雖然租戶、物業分別委託的第三方檢測機構均有CMA(中國計量認證)認定資質,但因為關閉門窗時間、室內溫度等采樣條件的差異,雙方的檢測報告大相徑庭。從截至發稿時已得出的檢測報告看,前者多為甲醛超標,而後者則基本全部合格。

目前,這場「拉鋸戰」仍在持續。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芳草寓位於上海市寶山區,今年6月初對外開放出租。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陳悅 圖

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張寧是芳草寓的第一批住戶,2020年6月25日才搬進來。

據芳草寓官方介紹,這是一處面向青年的租賃住宅社區,包含7棟租賃式住宅和1棟商務辦公樓,從開發建設、房屋裝修到物業管理均由上海愷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負責。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芳草寓公寓內部。受訪者供圖

8月14日,張寧父親前來探望女兒,在公寓里待了幾小時後便感到頭暈。考慮到是新房,父親建議她檢測一下甲醛濃度。

「測出來的結果嚇了我一跳,房間里的甲醛值有零點三幾。」張寧按照甲醛檢測儀說明進行操作後,儀器很快亮起了紅燈。

根據2020年8月1日起實施的《民用建築工程室內環境污染控制標准》GB50325-2020規定,Ⅰ類民用建築工程(包括住宅)的甲醛濃度不得超過0.07mg/m³。

隨後,她把檢測結果發到微信群里,詢問別家的狀況,租戶們一下炸開了鍋。張寧告訴記者,物業管家當時也在微信群里,但沒有說話,半夜就直接把群解散了。

8月15日,芳草寓部分租戶陸續在網上購買了甲醛檢測服務,80元一次,現場可出結果。不過張寧了解到,只有正規的中國計量認證(CMA)的檢測報告才具有法律效力,於是和另外幾位租戶選擇了CMA認證檢測,200元一個檢測點,需要兩到三天出報告。

幾位住戶的檢測結果顯示,無論是現場自測,還是CMA檢測,甲醛值均都在0.1幾到0.2幾之間,超過國家標准。

記者走訪時,一些住戶稱,自己有起床後頭暈、身上起疹子、嗓子疼、眼睛干癢等反應,還有人去醫院做了檢查,但醫生表示無法判斷這些問題是否由甲醛導致,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

8月19日下午,物業方在公寓入口貼出告示稱,住戶可以聯系物業,預約室內空氣質量檢測服務。與此同時,更多的租戶也在自行找CMA機構進行檢測。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芳草寓物業貼出空氣檢測通知。 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陳悅 圖

8月20日,租戶林婷婷找的檢測人員在停車時被保安攔下,要求其出示核酸檢測證明和無犯罪記錄證明,否則不能進入小區。「保安說這是對小區外部人員的要求,出示隨申碼也不行。」林婷婷說。

類似的情況在接下來幾天中不斷出現,租戶自己找的檢測人員一律被攔下。記者多次嘗試聯系上海愷誠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但電話多次被掛斷、無人接聽或回復「我們這邊不方便回復你,情況會匯報給領導」。8月21日,物業方委託一名管姓人士聯系澎湃新聞記者,對阻攔檢測人員進入小區一事作出回應,「他們都是不合規的機構。」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芳草寓物業人員圍住租戶方檢測人員的車輛。 視頻截圖  受訪者提供

在沖突不斷升級的過程中,物業方提供的檢測報告也陸續出爐了。

8月16日,物業方提供了芳草寓《室內環境質量檢測報告》副本。記者翻閱報告發現,芳草寓2、3、4號樓均已進行甲醛檢測,每個房間有一個檢測點,在客廳或者衛生間,房屋狀態均為石膏板、塗料和復合地板,檢測結果全部合格,符合I類住宅標准。

報告顯示的檢測時間為2019年12月20日-2020年3月20日。「那段時間是上海冬天,甲醛揮發性弱,而且房屋裝修還沒開始,家具也沒有,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在什麼狀態下檢測的。」住在3號樓的薛平認為,這份報告不能反映住宅環境質量的實際情況。

8月25日,物業委託的第一批CMA檢測報告出爐,共有53戶,各項檢測指標全部合格。而租戶方提供的38份CMA報告中,只有一戶甲醛檢測值合格,其餘全部超過國家標准。記者比對了其中11戶的兩份數據,租戶方檢測的甲醛值基本是物業方的1.6倍至5倍。

8月27日,芳草寓物業貼出新通知稱,物業准備了多家專業檢測機構,未檢測的住戶可以預約服務;物業對外來不明身份的人員都將進行身份登記及核實,嚴禁非住客進入樓內。

焦點問題

同一公寓,同為CMA檢測機構,為何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以租戶肖瀟家為例。8月20日,肖瀟家進行了兩次空氣采樣,物業委託的公司當天上午10:30采樣,一小時後,肖瀟自己找的機構上門采樣。結果顯示,前者的甲醛檢測值為0.055mg/m³,後者為0.126mg/m³。

「甲醛濃度和溫度、大氣壓、關閉門窗時間都有關系,必須在同等條件下檢測才有可比性。」上海室內環境淨化行業協會工作人員對此稱,「對室內甲醛檢測行業來說,所有的檢測都是對來樣負責,而現場采樣的方式差異非常大,不確定因素很多。」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甲醛采樣現場的設備。受訪者供圖

記者翻閱雙方的檢測報告發現,租戶方報告中,采樣時室溫在29℃-33℃,而物業方均在23℃-28℃。采樣應該選擇在什麼樣的溫度條件下呢?上海室內環境淨化行業協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夏季檢測甲醛時室溫應在22℃-28℃,因為甲醛揮發性隨着氣溫升高而增強,檢測時要盡量模擬住戶居家的狀態,夏季需要開空調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住戶方的檢測報告中,溫度過高,甲醛值超標。澎湃新聞見習記者 陳悅 圖

但是,不少租戶認為,開空調會影響檢測結果,檢測方也沒有詳細說明,所以采樣都是在空調關閉的情況下進行的,張寧說:「來檢測的師傅還在冒汗,室內溫度不可能在28℃以內。」

另一個焦點,集中在關閉門窗時間的問題上。

記者公開查詢發現,現行標准《室內空氣質量標准》GBT18883-2002由原衛生部制定,明確采樣前需關閉門窗12小時,甲醛值不大於0.10mg/m³;而住建部制定的《民用建築工程室內環境污染控制標准》GB50325-2020隻要求封閉1小時,甲醛濃度不超過0.07mg/m³。

租戶方檢測報告中,有的12小時,有的1小時,並不統一。但兩種時間標準的檢測結果均為超標。

在物業方提供的檢測報告中,門窗封閉時間表述為「1小時;24小時」,這讓不少租戶感到疑惑。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物業方的檢測報告截圖,現場采樣溫度和門窗關閉時間存疑。 物業方提供報告

有租戶表示,物業管家曾告知他們,在檢測前先通風15分鍾再關閉門窗1小時。物業方委託人說:「物業委託的機構做的是室內空氣質量全套檢測,其中包含氡,氡需要關閉門窗24小時後采樣,所以這樣寫,住戶只做了甲醛檢測。」

對於上述不同的檢測結果,管姓人士則稱,「住戶做的檢測不具有真實性」,因為報告最後一頁聲明:委託檢驗樣品和委託信息由委託人提供,公司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記者聯系了報告出具方上海心吾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工作人員表示,心吾是受委託檢測,只對檢測過程負責,所以最終報告不具有法律效力,只有參考價值,「芳草寓住戶實際聯系的是上海友蘭科技有限公司,樣本也由他們收集。」

記者在友蘭科技官網查詢發現,這是一家從事空氣淨化的企業,可清除甲醛、苯等,並提供第三方CMA甲醛檢測服務,第三方即為心吾科技。記者另查詢上海市場監督管理局網站發現,友蘭科技並無CMA認證資質,心吾科技有CMA認證資質。

有租戶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友蘭科技是在淘寶上找到的,店鋪工作人員告知可以提供甲醛檢測服務,不過當時並未告知甲醛檢測是心吾進行。3號樓住戶姜昕對記者表示,她曾咨詢友蘭科技,被告知公司對檢測結果的真實性負責,報告是沒問題的。

上海一長租公寓普遍甲醛超標?不同機構檢測結果大相徑庭

工作人員在進行采樣記錄。受訪者供圖

租客對物業同樣存在質疑。

8月27日,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租客表示,自己以「房東」的身份聯系了物業委託的檢測公司——上海聚星環境檢測有限公司。記者從上海市場監督管理局網站查詢獲悉,聚星檢測同樣具有CMA認證資質。

記者從該人士提供的通話錄音中聽到,其表示自己新裝修的房子要出租,但甲醛濃度有點高,想找檢測公司出具一份甲醛值合規的CMA報告。該公司業務主管表示,加價可以「調整數據」,但強調一定要提前開窗通風、開空調,否則超標太多也不太敢「操作」。當「房東」表示自己對檢測結果能否合格存疑時,該主管說:「付款的時候可以先付一半,報告出來了我給你拍照,你確定報告合格了,再付另外一半。」

行業困境

目前,物業和租客就甲醛是否超標爭議不下,事情仍在「僵持」中。

物業方委託人管姓人士告訴記者,物業采購的空氣淨化器已經全部到位,開始免費發放給租戶。不少租戶也證實,確實已經收到物業電話,詢問是否需要領空氣淨化器,部分租戶已經領取。

但大多數租戶認為,這並不能解決問題。在微信群里,租戶們有時會討論起訴書;有人希望能解除合同,退還押金;也有人希望物業能盡快消除甲醛。8月31日,澎湃新聞記者在微信群里看到,有住戶表示已經填寫了起訴單。

而甲醛是否超標問題的懸而未決,也暴露出一些行業困境。以上述檢測結果為例,同為CMA認證公司的檢測結果大相徑庭。有CMA認證的公司,是否都能出具真實可靠的檢測結果也存疑。

澎湃新聞記者在網上檢索時發現,CMA認證是公認的甲醛檢測資質證明。

「很多單位都有CMA資質,但是不是有檢測能力還有待商榷。」上述行業協會工作人員解釋,CMA附表中規定了檢測機構使用的檢測標准和方法,但「外行人一般都忽略了」,今年8月1日新的國家標准開始實施,原來的甲醛檢測很多都用酚試劑法,但現在要求用AHMT法,檢測機構需要去質監局做標准變更,獲得檢測能力上的認可。

另外,室內環境質量法規空白,當事人起訴難。

上海沃弗律師事務所律師鄒憶恆表示,近年來長租公寓甲醛超標問題頻發,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明確的法律規范。租戶可以依據合同法起訴物業,如果甲醛確實超標,住戶的健康安全得不到保證,可以此為由解除合同。

「鑒於雙方檢測結果不一致,法院會指定專門的檢測機構重新檢測,新的檢測結果將決定案件走向。」鄒憶恆稱。

上述行業協會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想要對此起訴,一般來講租戶很難贏。「國家沒有強制性要求,如果合同里也沒有約定室內環境質量,後期很難搞。」他稱,房屋驗收時必須進行室內環境污染物濃度檢測,但這只針對毛坯建築,軟裝修完成後,國家沒有強制性檢測要求,「有標准,但是不強制」。

(應受訪者要求,張寧、薛平、林婷婷、羅貝、肖瀟和姜昕均為化名)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