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誰學經營虧損1.6億:被12次做空 還面臨投資者索賠

9月2日午間,在線教育機構跟誰學發布2020財年第二季度財報。報告期內,跟誰學實現收入16.503億元,同比增長367%;毛利率高達78.1%,但銷售費用增長超7倍,從去年同期的1.69億元增長至12.05億元,直接導致經營虧損1.61億元,去年為盈利1620萬元。

披露財報的同時,跟誰學也披露了目前正遭SEC調查。跟誰學表示,公司目前正在積極配合問詢,但無法預測該項問詢工作的時間、結果及最終結論。

受此影響,公司股價在9月2日開盤大跌16%,盤中一度下跌18%。截至當日收盤,跟誰學股價下跌12.05%。

從2020年2月份開始,跟誰學就被做空機構盯上,遭遇了灰熊機構、香櫞資本、天蠍創投、渾水機構等四家做空機構做空,前後多達12次之多。跟誰學也成為了中概股中被做空次數最多的中國公司。

除了上述麻煩,跟誰學還面臨投資者索賠。

營收增長亮眼,但增速在持續下滑

9月2日,跟誰學公布了一份靚麗的財報。

收入方面,跟誰學2020年二季度實現收入16.503億元,較去年同期的3.537億元增長366.6%,保持連續七個季度收入規模同比翻4.5倍以上,目前在線教育公司里只有跟誰學做到了;現金收入為24.01億元,同比增長300.6%。其中,在線K-12課程的營收同比增長412.4%至13.85億元;在線K-12課程的現金收入同比增長335.5%至21.96億元。核心業務營收均實現三倍以上增長,超出一季度業績預期。

現象級的營收增長的主要驅動因素為公司K-12正價課付費人次的增長。2020年二季度,跟誰學正價課付費人次數達到156.7萬人次,同比增長332 %。其中,K-12正價課付費人次達149.6萬,同比增長366.0%,新獲客及續班的學生人次均有大幅增長。

現金流方面,二季度因經營活動產生的淨現金流入為5.28億元,同比增長172.4%。截至6月31日,跟誰學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短期投資與長期投資29.4億元,遞延收入19.61億元。

不過,跟誰學的營收增速近六個季度以來在持續降低。而跟誰學在二季報中也預計2020年Q3收入19.36-19.66億元,增長247.6%-253%,這意味着三季度營收增速將出現明顯下滑趨勢。

跟誰學經營虧損1.6億:被12次做空 還面臨投資者索賠單位:億元人民幣

營銷費用暴增,利潤轉虧

財報顯示,二季度跟誰學營業虧損為1.608億元,去年同期為營業利潤1623萬元。營業利潤的同比轉虧主要是由於在市場營銷活動方面的大力投入,以擴大流量增長及加強品牌認知,以及銷售和營銷人員薪酬的增加。財報顯示,二季度跟誰學銷售費用增長超7倍,由去年同期的1.69億元增長至12.05億元,直接導致了運營虧損。

其他費用支出同樣大幅增長。二季度研發費用為1.399億元,較去年同期的4113萬元增長240.4%,主要由於專業的課程開發人員和技術研發人員的人數增加及薪酬水平提高;管理費用從去年同期的2609萬元增至1.057億元,主要由於行政管理人員的人數增長及薪酬水平提高以及為獨立調查發生的專業服務費的增加。

需要注意的是,本季度遞延收入進一步擴大。截至2020年6月30日,跟誰學的遞延收入余額為19.611億元人民幣,與2019年12月31日的13.376億元人民幣相比增長了46.6%。遞延收入主要由預收學費組成。

另外,從銷售費用上看,跟誰學的營銷投入力度的確非常之大,甚至於近五個季度公司銷售費用同比增速遠遠高於營收同比增速。

跟誰學經營虧損1.6億:被12次做空 還面臨投資者索賠

一般來說,銷售費用占比的高低體現了企業效益的好壞。銷售費用占營收比例率越低,企業的效率就越好。從上圖可看出,跟誰學的近一年的營銷費用率總體上呈現增長趨勢,2020年二季度的占比從一季度的58.46%增長至77%。

不過,跟誰學有着遠高於同行的毛利率。2019年,公司毛利率高達75%,而同行業的在線教育公司新東方和好未來2019財年毛利率分別只有55.55%和55.14%,有道甚至低至28.4%;2020一季度、二季度跟誰學毛利率分別為78.2%、78.1%,與二季度的77%的營銷費用率相差無幾。這也意味着跟誰學持續走高的營銷投入或加劇未來保持盈利狀態的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非美國通用會計准則(GAAP)統計,二季度是跟誰學上市以來的首次運營虧損。但二季度跟誰學拿到了政府補貼的8880萬元,最終實現盈利1862.7萬元,同比增長僅13.4%,環比2020Q1季度1.5億的淨利潤大幅減少。

此外,本季度跟誰學正價課付費人次數達到156.7萬人次,環比上季度的正價課付費人次數77.4萬增加了79.3萬人次。也就是說跟誰學付費用戶環比增加了一倍多,但淨利潤環比大幅減少,甚至出現了運營虧損。

SEC介入調查,市值一夜蒸發187億元

2014年,陳向東離開新東方創立了跟誰學,核心團隊主要來自新東方、百度、騰訊等大公司。2015年3月,跟誰學宣布A輪融資5000萬美元,刷新了中國創業公司A輪融資紀錄。2019年6月,創辦不過五年,僅僅融資A輪的跟誰學就登陸紐交所,也成為了紐交所上市的首家盈利的K12在線教育機構。

上市之後,跟誰學的股價一路攀升,從上市的發行價10.5美元每股,飆升到峰值140美元每股,市值最高達300億美元,甚至一度超越了教育巨頭新東方。而股價一路狂奔的背後是跟誰學連續保持九個季度的盈利,除了跟誰學以外,在線教育賽道上實現盈利的上市公司寥寥無幾。

跟誰學遠優於同行的營收業績,較高的毛利率,以及一路飆升的股價,引起了做空機構的關注。

從2020年2月開始,跟誰學就被做空機構盯上,遭香櫞資本、天蠍資本、渾水機構、灰熊研究等多家機構做空,前後多達12次之多,其中香櫞資本做空4次,渾水做空2次。這些做空機構基本上都圍繞着數據造假做文章,包括虛增學員數量、虛增營收、誇大利潤等。

遭遇了十二輪之多的做空,跟誰學的股價也如同過山車,時而暴漲時而暴跌,不過總體而言,誰學股價從2月份第一次被做空開始至9月2日,股價仍然大漲了83.68%。

但是跟誰學披露二季度財報的同時,也披露了目前正遭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調查。對此,跟誰學表示,公司審計委員會已聘請第三方專業顧問對做空報告中的指控進行調查。該調查尚在進行中,但無法預測該項問詢工作的時間、結果及最終結論。

隨後,跟誰學CFO沈楠在財報電話會上回應此事,稱調查的過程壓力很大,過程緊張,且耗時費力。但公司敬佩調查組的專業性,雙方應各司其職,SEC作為一家公眾服務和監管機構,需要對全體投資人負責,履行監管職責;跟誰學的審計委員會負責完善公司治理。

受此消息影響,9月2日跟誰學股價暴跌12.05%,盤中跌幅一度達18%,報收83.28美元。相較於前一日報收94.69美元/股,跟誰學市值一夜蒸發27億美元,折合人民幣約186億。

有律所曾提起集體訴訟

今年4月底,雷達財經從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獲悉,郝俊波律師事務所已代表一名中國投資者將GSX Techedu Inc訴至法院,並提起全球首例跟誰學集體訴訟。

郝俊波律師向雷達財經表示,目前的訴訟主要指控跟誰學在2019年6月6日至2020年4月13日期間就公司的運營及合規等問題進行虛假陳述,未能向投資者披露以下重大不利事實:該公司就盈利狀況,收入,學生數量,教師資質,教師選擇流程進行虛假陳述;可以預見這些問題一旦曝光將會對公司的財務狀況造成重大不利影響;該公司在上述期間進行了虛假陳述,當事實真相暴露時其股價下跌令投資者受損。

關於前述案件進展,郝俊波向雷達財經表示,目前法院已經認定其律所的客戶為這個案子的首席原告,其律所的律師團隊也成為了首席律師來代理此案件,「按一般訴訟程序,被告跟誰學可以向法院提起一個動議,申請駁回此案件,不過我們也可以提交抗辯,要求法院駁回這個動議,這樣過了之後,才會進入下一步的訴訟程序,這種案件一般是兩年左右才可能會有調解的結果,或者是進一步的結果。」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