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你好,有的。

看了四年的節目,我們都很清楚《中國新說唱》的鏡頭是一門玄學。但你真的很難想像,從上萬人報名海選到如今只剩下全國20強的情況下,還能有選手在播出了整整4期的節目里,找不到自己的幾個鏡頭。

時間的推進讓我們有了縱向比較的能力。遙想2017年的《中國有嘻哈》戰隊成員,只有黃旭和胡旭的存在感比較缺失;而在2018年的《中國新說唱》,你幾乎找不出一個這樣的人來。

即使是Jason和周湯豪這種網友口中的混子,也有非常完整的60s表演鏡頭;2019年的《中國新說唱》戰隊成員增至20人,也只有Turbo王嗣堯和蜜妞沒多少存在感。

而到了今年,賽制大改,廠牌人數擴充到10人,你卻會發現有一大堆的廠牌成員毫無記憶點:林渝植、蜜妞、Yosko、爆音、小酷、艾瑞歐、雲別、田蜜Vex……這些人來得無影無蹤,消失得也無影無蹤。雖然節目給他們安上了「全國40強」的榮譽稱號,可呈現在觀眾面前的這檔節目,卻好像與他們完全無關。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當然,他們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當屬已經歷經海選、100s和1v1三輪殘酷考驗,卻依舊不受鏡頭眷顧的選手們。而這其中的三位代表,分別是梁維嘉、殺手耗和威爾。

梁維嘉是最令人費解的「鏡頭缺失者」。於資歷,他是丹鎮北京的創始人之一,深耕硬核說唱多年;於商業,他簽約了說唱圈商業化最成功的公司摩登天空,是團隊旗下不可多得的悍將;

於形象,他是無可爭議的帥哥,在硬漢扎堆的丹鎮北京里清秀得出奇,就像是「壞孩子軍團」里的喬·杜馬斯;於曲風,他做的風格完全不侷限於硬核,一直被認為是全能戰士的代表——這也與他的外號「軍刀」無比契合。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然而,即使我為梁維嘉想出了如此之多的理由,愛奇藝方面也完全視而不見。不管是海選、100s還是1v1,梁維嘉的鏡頭都是一晃而過,從來沒法在正片里找到幾句完整的演唱片段。

對於一個成名已久的rapper如此怠慢,我實在是想不到原因。思來想去,我覺得可能是因為去年同為丹鎮北京成員的斯威特,為了證明自己而唱的那句「第一季收走我的項鍊他們不識貨 子之錯 我想這全都是父之過」。節目組可能把斯威特淘汰了還不解氣,還要像方仔一樣,搞一手他廠牌的人吧。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還好現在大部分的說唱聽眾都還知道梁維嘉是真正的實力派,而且梁維嘉和廠牌主理人張靚穎並沒有什麼私人關係,所以更多是在為梁維嘉打抱不平。

如果有相同遭遇的人是大眾不太熟悉的Ugly Z,他肯定會被噴成「混子」;如果換成是在GAI廠牌的希介,他肯定會被噴成「人情保送」。

總而言之,梁維嘉目前的遭遇是不公平的,就連MDSK的官博也公然調侃:「由於梁維嘉多次沒有鏡頭,現已搬至摩登天空三樓開始坐班」。對此,梁維嘉也只能無奈地回應:「那怎麼辦 不還得活著嗎」。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而其中的一條評論確實把我逗樂了:第2期:大奔!穩穩穩!太穩了太穩了!、第3期:謝謝姐謝謝姐、第四期:挺完美的,小白那個確實驚著我了。

寥寥幾筆,直接把梁維嘉的所有鏡頭都給描述了一遍,建議衝著梁維嘉去看節目的粉絲不用看了,直接讀這段話就行了。更有評論放出了「刀砍愛奇藝」的狠圖,粉絲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相比在鏡頭方面最有爭議的梁維嘉而言,殺手耗受到的關注就要小得多,但他鏡頭缺失的程度相比梁維嘉,只能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我的印象里,他作為後期採訪和觀眾歡呼的鏡頭是一個都沒有。

而他表演的鏡頭是多久呢?從字幕顯示出「耗耗」到字幕顯示出「林渝植」的這段時間,是3秒整。就這短暫的3秒鏡頭,前半秒還停留在Holding Room的嘿人李逵臉上,後1.5秒還給了張靚穎的推桿動作,真正算起來殺手耗的畫面就這麼1秒鐘,我連截張圖都很困難。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而且,就這麼一張1秒鐘鏡頭的極限截圖,你還能發現:剪輯正好選了殺手耗用手握麥克風在嘴邊的這麼1秒鐘,完全把殺手耗的臉給擋了個乾乾淨淨。不要說那些跳著看或者二倍速的觀眾,即使是一幀一幀看,都不一定能對進入了全國20強的殺手耗的形象和歌曲有什麼印象。

我們還沒提一件事,就是殺手耗是極少數上節目被強制改名的rapper。這股改名風潮從去年的節目開始氾濫,讓大家記憶最深的就是Walking Dead被改成了Woken Day,但是這個上一季極力「改名」的地方,今年GAI隨意在後期採訪的一句「活死人」就給破掉了,不知道改得有什麼意義。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又比如組合名稱的敏感。這方面丹鎮北京(是的,又是他們)是最大的受害者:還魂散被迫使用他們的英文名DropScience,搞得毫無記憶點;情侶檔「怪鴛鴦」也被改成了兩人各自的名字「艾迪&美朵」。NOUS的老牌組合Dirty Twins髒胞胎也難逃一劫,被改成了「小車&丸子」。

說回殺手耗的「被迫改名」,他的「殺手」兩個字也很明顯地出現在了節目里:希介在介紹自己和田蜜的時候,說他們是兩個冷血的殺手。既然這個詞並不是違禁,那作為選手的AKA又有什麼問題呢?乍一看「耗耗」這個名字,我還以為節目組把重慶rapper昊昊的名字給打錯了,過了一會兒才想到會不會是殺手耗。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當然,相比於梁維嘉的「人畜無害」,殺手耗在作風上要有爭議得多。Battle MC出身的他,性格相當之火爆,起的Beef也不少。從北京的輝子到海外的楊曉川,殺手耗Diss他們的根本原因都是因為三個字母,DBC。

這三個字母真正進入大眾視野的時間點,是2019年的《中國新說唱》,由OBi喊響了DBC的名號。節目組把這三個字母釋義為「Dong Bei Camp(東北大本營)」,作為一種地域性口號,類似CDC和CSC。而因為對於DBC理解的不同,殺手耗還與楊曉川還發生了beef。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而與輝子的Beef,也源於殺手耗對自己DBC的身份認同。東北在全國範圍內並不是說唱氛圍最好的地域,但他們的凝聚力顯然相當不錯。來自黑龍江的PG One雖然在西安真正成名,卻也收穫了DBC的尊敬。即使他負面新聞纏身時,東北的年輕rapper也沒有放棄對他的支持。

在去年輝子與PG One的大戰中,OBi、Kim23、訴人等人就以實際行動聲援PG One,發出了對輝子的Diss,而殺手耗也是其中一員。他當時的Diss《有屁早點放Freesstyle》水平優秀,因此獲得了不少的關注,當然也不乏指責他是「PG孝子」的黑粉。

前幾天PG One放出《Kill The One》的音源,殺手耗再一次表示了支持。而這條微博下面最高贊的評論是:「你完蛋了 你看節目組還敢不敢要你 不怕自己後面的片段都被刪光嗎」,這也是很多人同樣的擔憂。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對這條評論,殺手耗本人的態度是不予置評,回覆了一句「你完蛋了 你不怕我拉黑你麼」。但從實際上來看,不知節目組是否真有這方面的考量,因為殺手耗的前期鏡頭實在是少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地步。

同樣是聲援PG One,OBi一是在節目結束後做的這件事,二是他畢竟簽約了MDSK,會有所約束;但是沒有人知道,殺手耗會不會在錄製現場或明或暗地提到PG One這顆定時炸彈。萬一他提了,而又躲過了節目組的眼睛呢?那對於整檔節目來說,可能是「滅頂之災」。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全部剪掉,一點不留。

而節目組也顯然一次次讓殺手耗感到失望,可以看到他不遺餘力地在轉發正片的視頻,卻只能說自己「沒鏡頭」、「一剪沒」。對於一個有實力的rapper,不知因為什麼考量(上面說的理由也只是胡猜),就把他的畫面剪輯得一乾二淨,愛奇藝做的確實不行。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最後一位沒有鏡頭的典型是威爾,相比於前兩位,他的知名度顯然要低上很多,但他卻不會被觀眾認為是「混子」,因為從他短暫的鏡頭里,你確實能感受到他的優秀。玩Drill風格的他非常有能量,甚至被潘瑋柏認為是「小GAI」,足見他的勁頭十足。

然而,勁頭卻換不來鏡頭。威爾出色的100s舞台表演和同樣炸裂的1v1舞台表演都是不完整的,這就讓觀眾無法更多去瞭解這位優秀的新生代rapper。相反,另一些名聲不顯的rapper,卻能獲得大量的鏡頭來顯示他們的優秀,這就相當讓人費解。

我無意去內涵導師個人,但是事實就擺在這里:吳亦凡廠牌的10位成員中,只有林渝植在正片中沒有完整的100s舞台表演,其他9位成員都出現在了正片中,並且都有非常完整的畫面,從入場到表演到拉票,鏡頭數量拉滿。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相比之下,不算「Hit Song」的露臉,潘瑋柏廠牌只有暴扣哥、李大奔、Ansr J、Round 2、PISSY、夢徐有完整表演,剛剛過半;GAI廠牌只有李爾新、王齊銘、VOB&Double
C三位;張靚穎廠牌只有IceProud和萬妮達兩位。

結論是什麼?兩位新晉主理人廠牌選手的完整表演鏡頭,加起來還不如潘瑋柏一個廠牌的選手的完整表演鏡頭多。而他們三個廠牌加起來,也沒比吳亦凡一個廠牌多多少。在鏡頭上9:6:3:2的如此不均衡的配比,真的有公平可言嗎?

以往與戰隊選手有關的比賽,都是三支戰隊成型後共同進行的,因此節目的鏡頭基本均等,能照顧到每位戰隊成員。然而今年改制以後,這種平衡完全被打破了。

即使Ugly Z和Kyra Z的表現再優秀,觀眾更想看的也一定是梁維嘉和艾瑞歐,而節目組卻還是選擇了給前者鏡頭。你以為節目組不知道觀眾想看什麼嗎?他們清楚得很,但他們還是那麼做了。這其中的原因,交給讀者們自己想像吧。

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

以前資本給我們吃屎是因為我們沒得選,但今年有三檔節目,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說唱聽我的》你就算再不喜歡,就算一些淘汰充滿著極大的爭議,但是選手的表演他們絕大部分還都是完整放出來的。

至於說小破站就更別說了,用上下集的方式,充分照顧到了綜藝的娛樂性和說唱表演的完整性,幾乎每一個選手在小破站都能獲得不少的鏡頭。估計此刻的梁維嘉應該會很羨慕在隔壁,他的好兄弟生番和斯威特吧。

選手們來新說唱的目的很簡單,誰都希望能多獲得一些鏡頭,以此得到更多的流量。但到頭來,大部分都只是成為了熱門的背景板與墊腳石,熱門選手的高歌猛進、一路向前似乎不會讓人感到半點意外。

其實新說唱捧這些人我非常能理解,但是能不能把優秀的表演多放出來一點點,我的要求不高,你給他淘汰掉都可以,你讓更多觀眾多看看什麼是牛逼的演出不行嗎?但是,愛奇藝用鏡頭告訴了我們答案:寒門再難出貴子。

來源:kknews不會真有人進了新說唱全國20強,鏡頭加起來還不超過兩分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