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愛之名—那些父母雙全的孤兒

他們是鄉村的精靈

他們是農村的希望

他們是被以愛之名留守的孩子

他們是父母雙全的孤兒

以愛之名—那些父母雙全的孤兒

他們的眼神,空洞中帶著懇求,孤獨中帶著希望,無助中透露著渴望,小小的背影,承載了太多的孤獨和冷漠……

這是一段描寫留守兒童的文字,它透露著無比的心酸!今天,談一談那些被以愛之名留守在農村的孩子。

昨天,岳母跟我說讓我把兒子送回去帶,讓我和妻子只管好好掙錢,將來能給兒子提供更好的物質條件。我沒有答應。

這里我講身邊的兩個例子:

事例一:一起工作的大姐最近跟我聊天時說到,兒子大學畢業已經好幾年了,但是依然跟自己不親。現在一年也見不上兩次面,就連平時假期也沒有過來看望。大姐說以前農村條件不好,很早出來闖蕩,希望給孩子好的生活,好的教育,一直努力工作平時幾乎只有過年才回去看望孩子。辛辛苦苦終於把孩子從大學供出來了。但是卻換不來老年之後的天倫之樂,從聊天中我能夠看到大姐的落寞和失望。

事例二:由於農村條件限制,叔叔和嬸嬸早年外出打工,侄子便隨三叔一起生活。因為希望給孩子更好的生活條件,平時也很少回家。有一年回家,本來希望孩子能夠跟孩子親近一下,但是孩子極力反抗,甚至打了叔叔一巴掌。叔叔當場都流淚了。我想任何一個父母在經歷這樣的情景都非常傷心。

不可否認的是,許多父母從上面的例子都能夠找到自己的影子。我們以愛為名把孩子留守農村外出打拚,最後卻換不來我們期望的結果。

有工作的地方沒有家,有家的地方沒有工作。他鄉容不下靈魂,故鄉安置不了肉身。從此就有了漂泊!

以愛之名—那些父母雙全的孤兒

曾經,我們選擇遠走他鄉,顛沛流離,我們忍受孤獨和思念,去謀求發展。我們希望用自身的努力改變我們的生活,帶給親人愛人更優越的物質條件。我們承認奮鬥所帶來的改變,也認可奮鬥的意義。

但是多年以後,我們不得不面對的一個事實是:這個世界終究只有少部分人真正可以實現完美的人生蛻變,走上人生的巔峰。多年以後,我們已到而立之年,我們上有老下有小。那麼該如何平衡漂泊奮鬥與陪伴的關係就顯得尤為重要。是的,多年以後,我們的環境變了,我們人生的側重點是否也應該改變呢?但是,許多人依然無法轉換自己的角色,所以,我們留守的老人和孩子越來越多。

是的,十八歲以前,我們的眼中美景滿是高樓大廈。那麼,三十歲以後,我們眼中的美景滿是孕婦和孩子。

以愛之名—那些父母雙全的孤兒

這是角色的轉換,這是我們人生的意義。我們不再渴望顛沛流離,我們渴望安穩和陪伴。而立之年,我不再羨慕高樓大廈,我羨慕肩上扛著麻袋卻手中牽著孩子的男人。而立之年,我不再羨慕豪車美女,我羨慕在雨中穿行卻背上背著孩子的女人。他們似乎更明白生活的意義。或許很多人覺得,不奮鬥我們拿什麼許子女一個好的未來,拿用什麼去支撐他們的追求。在這個城市里,房租很貴,學費很貴,我們很忙……總之,我們有任何一個理由讓我們選擇理所當然地把我們的孩子留在故鄉。

我覺得而立之年,最大的殘忍的是,父母雙全的孩子成了孤兒。

我們無法知道他們在大雨中最需要我們時的驚恐徬徨,我們無法知道他們在黑夜中最需要我們時的孤獨無助,我們無法理解他們在村口等候的希望與失望……我們用他們不完整的童年去換取我們成年人的體面,我們的房子裝修得更漂亮了,我們的車子換得更貴了,我們享受更多二人世界的自由了。但無一例外的是,我們缺席了孩子們的成長,這將是我們一生的遺憾。

以愛之名—那些父母雙全的孤兒

卡德勒.胡塞尼在《群山迴響》里說: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玩具,能夠填補父親不在時的空白。

你以為能給的未來不過是孩子們最需要的一個陪伴,我們年輕時的缺席,而我們的孩子卻要用一生去尋找……

我是茂哥,一個用文字分享生活感悟的農村人。喜歡我@深漂的茂哥 感謝你的支持!

來源:kknews以愛之名—那些父母雙全的孤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