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賣騎手的困境,不只是算法與新職業要解決的難題

昨日,許多人的朋友圈都被《人物》雜志發布的一篇文章刷屏了,它就是《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人物》雜志采訪了數十位外賣騎手、配送鏈條上各個環節的參與者以及關注該行業的社會學者,最終呈現了一個龐大的黑箱般的系統,這個系統造就了極高的效率、持續刷新的便捷感與一路開疆拓土的巨頭,但也讓外賣騎手被束縛在一個個衡量其工作成果的數據框架中,成為了被算法支配的符號,將「外賣騎手」這個工種變成了一項走在生死時速中的高危職業。

新浪科技 何暢

外賣騎手的困境,不只是算法與新職業要解決的難題

在文章中,一位外賣騎手這樣形容自己的工作——「送外賣就是與死神賽跑,和交警較勁,和紅燈做朋友。」而在文章之外,外賣騎手的疲於奔命與算法的形如牢籠也引發了廣泛討論。被頻頻提及的不只是與外賣騎手、外賣平台有關的經歷,還有被算法支配、被速度驅使的各行各業。

今日凌晨,餓了麼借宣布推出新功能做出回應,稱將在結算付款時增加「我願意多等5分鍾/10分鍾」的按鈕,供用戶自主選擇,餓了麼會為按下按鈕的用戶提供紅包或吃貨豆等回饋;另外,針對歷史信用好、服務好的騎手提供個別訂單「超時免責」的鼓勵機制。

的確,系統是死的,人是活的,算法也是由人在鍵盤上一行行代碼寫出來的。但在餓了麼官方微博的評論中,多位用戶提出了類似的疑問:為什麼平台不考慮優化系統、修改規定以增加外賣騎手的配送時間,而是在呼籲用戶做出讓步、讓用戶買單?「我願意多等5分鍾,但你捨得少賺5塊錢嗎?」一位用戶寫道。

深圳餐飲商家章路告訴新浪科技,在包含外賣平台、餐飲商家、外賣騎手、用戶在內的外賣產業鏈中,外賣騎手是處於最底層的角色,從上到下依次為「外賣平台>用戶>餐飲商家>外賣騎手」。他感慨:「外賣騎手真的是高危職業,隨時可能丟掉性命。」

盡管由出餐時間等因素引發的餐飲商家與外賣騎手沖突時有發生,但在章路看來,兩者之間還算和睦,屬於相輔相成的關系,真正的矛盾焦點是時間,而時間則與外賣平台有關。他解釋稱,商家希望人效最大化,如果遭遇高峰期爆單,外賣騎手等餐的時間肯定會相對較長。「沒辦法,騎手面對平台的送餐時間壓力,有時要同時送十幾個用戶的餐,一旦超時,不但沒錢賺,還要賠錢;如果商家一直沒有給到餐,騎手情緒一上來可能就會爆粗口,而商家也頂着高峰期壓力,控制不好兩邊就吵起來了,甚至還會大打出手。」

美團外賣用戶林姜告訴新浪科技,自己曾因為午間臨時開短會錯過了美團外賣騎手的電話,讓後者在樓下多等了十幾分鍾。「我下去取餐就看到他苦着一張臉,委屈地和我講:『你這一單我相當於白跑,還要被罰款』。我當時非常不好意思,回來立刻在後台給他打賞了,但還是覺得很內疚。」在章路的印象中,三年前,外賣配送的限制時長比現在要多出至少十分鍾,而如今每到高峰時段就像打仗一樣。「其實每一份餐我們和騎手賺的都只是五、六塊錢,」他說道。

對於餓了麼推出的「多等5分鍾/10分鍾」措施,章路認為並不現實,因為用戶都要求准時送達,而平台為了滿足用戶,壓縮時間就成為了一種必然。林姜也直言不太理解,「這是平台在轉嫁責任,如果我點完外賣就不再關注這個按鈕,是不是我還要為可能傷害到外賣騎手而愧疚?」

截至發稿,美團方面仍未對此做出回應。已知的是,外賣平台需要在騎手安全與配送速度中間找到一個平衡點,在擴張與爭取市場份額之外,這其實是一個更大也更深的命題。

但無論對餓了麼還是美團而言,商業的本質是追逐利益,商場如戰場。微博名為@月風_投資筆記的私募基金經理吳悅風在談及此事時稱,對效率的極致運用已經刻入美團的基因之中,無論對於公司、王興還是騎手都是如此,很難有其他路可以走。這其實也造就了另一道選擇題:如果你在飢腸轆轆時點外賣,面對30分鍾送達和40分鍾送達這兩個選項,你究竟會選擇哪一個?答案決定了企業的命運。

何況,外賣騎手是在互聯網與實體經濟融合及高速發展中誕生的新型職業,外賣行業與被稱為「新四大發明」的網約車行業一樣,均屬於新業態,盡管就業方式靈活,勞動關系也因此變得較為特殊,在勞動保障方面仍然存在一定空白。今年2月,「網約配送員」正式成為新職業,納入國家職業分類目錄,作為新生代勞動者大軍的外賣騎手們終於明確了自己的職業名稱。事實上,新職業的發布意味着將逐步建立統一規范,該職業相關的培訓教育體系也會日益完善。

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李旻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訪時表示,任何一種商業模式其實都脫離不了法律的束縛,盡管商業邏輯轉化了,但是其中的法律關系並沒有轉化。「舉個例子,外賣騎手可以和平台產生勞動關系,也可以由派遣公司派遣的形式存在。」但他也提到,平台大打擦邊球或出現違法行為等現象也是存在的,所以關鍵還是需要加強企業的內部管理和合規治理工作。「一般來說,是否構成勞動關系需要具體個案來做出綜合評判,包括是否被企業管理、是否由企業提供工作內容和環境、工作時長等,即使沒有合同,也可以認定法律關系,只是要進行相應的界定。」李旻稱。

在2020年第二季度財報後的分析師會議上,美團CEO王興將外賣騎手成本降低稱為本季度經營利潤增長的一個重要原因。具體表現在:季節性因素帶來的成本降低、配送網絡的進一步加強和疫情對勞動力市場負面影響下的供需關系——也就是說,外賣騎手人數充裕。8月25日,人社部在《新職業——網約配送員就業景氣現狀分析報告》中預測,未來五年,網約配送員的需求量約為3000萬。或許正像《人物》雜志采訪過程中外賣騎手們所說的那樣,「他們不擔心沒人來跑,你不干,有的是人來干。」

王興認為,美團外賣的配送效率仍有提高空間——通過優化訂單分配算法、研發自動配送技術實現降本增效。這是他相信一定會到來且「仍需耐心等待」的那一天,但耐心也許不屬於外賣騎手,他們並沒有得到足夠長的時間。

而作為用戶的你我,更應該清楚地意識到,外賣騎手面對的困境,不只是算法與新職業要解決的難題,與「996」一樣,與「唯快不破」一樣,都是被擠壓的、被圍困的一角而已。誠然,在統計學里,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是數字,但「人」絕不只是一個數字。這場無限游戲,需要一個按下停止鍵的角色出現,哪怕只是暫停鍵也好。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