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外賣騎手陷「算法困境」:平台應提升外賣員保障

「送外賣就是與死神賽跑,和交警較勁,和紅燈做朋友。」9月8日,《人物》雜志一篇深度報道《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揭露了外賣從業者的困境,引發廣泛反響。9日,文章中提到的兩大外賣平台餓了麼、美團相繼發表聲明,均表示會優化系統,提高外賣騎士的權益。

澎湃新聞記者 喻琰 實習生 俞露

專家談外賣騎手陷「算法困境」:平台應提升外賣員保障

有消費者評論稱,即便餓了麼、美團改善了系統算法,但平台依然能夠實現利益最大化,騎手承擔了所有風險,被算法壓榨。

10日,澎湃新聞采訪了中國社科院新聞與傳播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孫萍,她從2017年開始研究外賣系統算法與騎手之間的數字勞動關系。在《人物》的報道中,多處引用孫萍和她的團隊成員的調研報告。

孫萍分析認為,餓了麼、美團提到的優化措施並不能夠有效解決外賣騎士的困境。她建議,平台方應該在社會層面上建立起一套算法協商機制。

外賣平台的算法系統目前是以消費者為導向

9月9日凌晨,餓了麼推出「五分鍾功能」,即「在結算付款的時候增加一個『我願意多等5分鍾/10分鍾』的小按鈕,如果消費者不是很着急,可以點一下,多給藍騎士一點時間。」

孫萍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餓了麼的聲明相當於把決定權交給了消費者,「消費者和騎手感覺像是被道德綁架了,平台把消費者和騎手放在了對立面」。

孫萍和她的團隊經過長時間系統性的研究發現,整個外賣平台的算法系統里對於消費者有非常強的傾向性。「以消費者為導向和消費者優先」。她指出,無論是從時間的設置、服務態度,還是投訴建議、五星好評,系統都是偏向消費者的,這樣的結果會導致外賣員沒有相應的話語權。

對於美團聲明中稱系統會給騎手彈性8分鍾時間,孫萍認為,這相當於平台或者是資方做出讓步,「從送外賣的角度來說,8分鍾的時間是非常長的。」

孫萍認為,兩家平台的新舉措都表明外賣經濟里的算法是可以改變的,「算法是可以改變的,不但可以改,而且完全可以大家進行協作改進。」

孫萍表示,餓了麼、美團提到的優化措施並不能夠有效解決外賣騎士的困境。她建議,平台方應該在社會層面上建立起一套算法協商機制。「不光是由程序員、架構師、計算機或工程師來決定算法,入駐美團平台的店家、消費者、商家以及政府、社會科學家等都應該參與到算法規則的設定和審計中來。」孫萍稱。

外賣員應該有自己的發聲平台

算法的存在主要是為了提高外賣的配送效率和精準性,然而外界對於企業提高外賣員人性化待遇的呼聲漸高。此外互聯網企業及其用算法支撐的商業行為有什麼社會後果,是否應該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值得思考。

孫萍告訴澎湃新聞,外賣平台經濟作為勞動密集型產業,典型的特點是按件計價。

「跑單越多,收入越多。」孫萍所在的調研團隊發現,此前外賣員與平台直接簽勞動合同,每位外賣員有3000元底薪,而2019年後,他們團隊調研發現大部分外賣員的保底費消失了,「平台提高了客單價,比如以前一單6塊,現在一單7塊,但是沒有這3000塊錢底薪。」

孫萍稱,沒有底薪的後果會導致外賣員按照計件方式拚命跑,「按件記價的話,有時候萬一中間出現了事,或者外賣員回老家一趟,這一兩周沒跑,剩下兩三周拚命跑,職業風險會更高。」

孫萍認為,平台方應給予騎手外賣員一定的保障,原本該有的基本工資不能缺少。

孫萍還提到,從組織架構層面來考慮,無論是政府還是平台介入引導,都應當形成外賣員自己的勞動聚合體,讓外賣員有發聲的機會和場所。「而不是現在這種情況,像缺乏一個情感的組織。我想當外賣員下個App、買個電動車就能去跑。大家都在路上跑,誰也不認識誰,非常的鬆散、原子化,缺少一種集體的聲音和談判的力量。」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