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視頻吐槽狗不理包子引熱議 律師認為博主不構成侵犯名譽權

微博上一則探訪狗不理包子北京王府井總店的視頻近日引起關注。視頻博主谷岳吐槽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醬肉包「感覺里面全是肥肉」「特別膩」,並稱「100塊錢兩屜有點貴。」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發布上述視頻的博主谷岳擁有粉絲168萬,他發布的微博多為其在各地的旅行記錄與飲食探訪。

新京報記者看到,在谷岳探訪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視頻中,拍攝了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價格,比如8個三鮮包子套餐為38元。而他自己點的醬肉包子以及豬肉包分別為8個60元、8個38元。對於醬肉包子味道的描述,谷岳稱「感覺里面全是肥肉」「特別膩」「很空」,並發出了「全是藕,有點肉丁,醬肉在哪兒?醬肥肉嗎?」的質疑。

發視頻吐槽狗不理包子引熱議 律師認為博主不構成侵犯名譽權

品嘗過豬肉包後,谷岳說,「肉餡確實有點少,基本上和吃半個饅頭似的。」視頻中,他稱兩屜包子「吃了一下,實在吃不下去了。」不過,他也表示,「沒有那麼難吃」,並認為「這種質量20塊錢差不多了,100塊錢兩屜有點貴。」在服務方面,谷岳認為「還行」「沒那麼惡劣」,而視頻中也顯示有服務員盛好粥送到顧客面前的鏡頭。

據媒體報道,視頻發出後不久,新浪微博賬號「王府井狗不理店」就發布了一則聲明。聲明中稱,該視頻所有惡語中傷言論均為不實信息!微博賬號「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在未核實視頻來源的情況下,僅憑主觀臆想就轉發傳播,惡意中傷王府井狗不理餐廳。

博主發布的這個視頻是否涉及侵犯名譽權?9月11日,北京嘉善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常亮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谷岳拍攝視頻評價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行為,還不構成侵犯名譽權。視頻內容主要包括消費者對當時就餐環境的客觀記錄,以及對於口味、服務的個人主觀評價,不屬於虛構事實、捏造不實信息。而且,他在視頻中也曾提出「沒有那麼難吃」、「服務還行、沒有那麼惡劣」等評論,沒有惡意降低店鋪的社會評價,還可能起到一定的積極作用。

視頻傳播後,網友的留言與評價是否屬於誣陷呢?常亮說,不管網友留言真實與否、是否侵犯了名譽權,與視頻本身以及視頻的拍攝者、發布者並沒有直接關系。「由於網絡的放大效應,即使是非惡意的記錄或評價,都可能會導致企業產品以及服務瑕疵的放大,也可能招致不實評論,對企業商譽造成不利影響。作為自媒體進行信息分享和傳播時,也要尊重企業商譽,保證內容客觀真實。」


微博上一則探訪狗不理包子北京王府井總店的視頻近日引起關注。視頻博主谷岳吐槽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醬肉包「感覺里面全是肥肉」「特別膩」,並稱「100塊錢兩屜有點貴。」此外,他稱,在大眾點評網上,這家店的評分是2.85分,在王府井地區的餐廳中「評分最低」。

有消息稱,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發聲明稱視頻發布者侵犯了餐廳名譽權,餐廳將追究相關人員和網絡媒體的法律責任。但隨後又刪除「王府井狗不理店」微博賬號,聲明也被刪除。不過,網友對聲明「不買賬」,並對老字號的「危機公關」能力表示失望。

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發布上述視頻的博主谷岳擁有粉絲168萬,他發布的微博多為其在各地的旅行記錄與飲食探訪。新京報記者看到,在谷岳探訪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視頻中,拍攝了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的價格,比如8個三鮮包子套餐為38元。而他自己點的醬肉包子以及豬肉包分別為8個60元、8個38元。對於醬肉包子味道的描述,谷岳稱「感覺里面全是肥肉」「特別膩」「很空」,並發出了「全是藕,有點肉丁,醬肉在哪兒?醬肥肉嗎?」的質疑。

品嘗過豬肉包後,谷岳說,「肉餡確實有點少,基本上和吃半個饅頭似的。」視頻中,他稱兩屜包子「吃了一下,實在吃不下去了。」不過,他也表示,「沒有那麼難吃」,並認為「這種質量20塊錢差不多了,100塊錢兩屜有點貴。」

據媒體報道,視頻發出後不久,新浪微博賬號「王府井狗不理店」就發布了一則聲明。聲明中稱,該視頻所有惡語中傷言論均為不實信息!微博賬號「北京人不知道的北京事」在未核實視頻來源的情況下,僅憑主觀臆想就轉發傳播,惡意中傷王府井狗不理餐廳。

而對於王府井狗不理店這則聲明,多數網友表示不買賬。「難吃還不讓說了?」「給差評就報警?」也有網友認為,作為老字號,「眾口難調這句餐飲業的老話都忘了嗎?脾氣太大了。」還有網友對於老字號的「危機公關」能力表示失望,「至少應該事先聲明實地調查,如果有錯一定改正,感謝大家提意見。這樣的『國營買賣』做派,就是『說不得』。」

9月11日,新京報記者聯系了狗不理包子王府井總店,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不太清楚這件事。」對於是否有人前來拍攝視頻,這位工作人員也稱「不記得」。新京報記者從一位知情人士處了解到,現在相關事件的解釋「由狗不理天津總部負責,現在王府井店暫時不接受采訪。」隨後記者撥打了狗不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電話,但始終無人接聽。

視頻拍攝者谷岳在給新京報記者的回復中表示,目前狗不理方面並沒有和自己有任何接觸。對於狗不理聲明中所稱「報警」,谷岳說自己也沒有接到警方的任何通知。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