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幸福的味道

作者:清風淡雅 責編:一默

「散文」 幸福的味道

一年一度的教師節如期而至,我的幸福卻來得猝不及防。

  清早我五點多起床,洗漱,做飯,打扮,爭分奪秒地忙活,完全是統籌學的實踐檢驗環節的呈現。一個小時後,我匆忙衝下樓,趕往車站,乘坐第二班公交車,唯恐與它擦肩而過,不能準時到校。

  路上受阻,公交車比往日晚到十來分鐘,我邁開雙腳,疾步如風,提前十二分鐘,步入校門,一切剛剛好,也不用我太趕。

  我以為今早搞活動,不用上早操,就沒換掉單跟鞋。誰知,照舊上早操。我只好踩著五六厘米的高跟鞋,跟著我班學生跑操,只不過,我跑內圈。幾圈下來,我也沒氣喘吁吁。一旁的同事,言語間流露出極大的羨慕。

「散文」 幸福的味道

  其實,我臨出門前就已籌劃好了,穿較為符合氣溫的深藍色牛仔連衣裙,知性中透著一兩分活潑,豎排如豆的紅扣子給裙子增色不少,可謂是點睛之筆。此種感覺像極了近日我的狀況:兒子回家十餘日,我奔波於晨昏,亦穿梭於兩個鄉鎮之間,來來回回六十里地,早出晚歸,恰好十二個小時,白日忙工作,下午、晚上忙著給兒子調劑生活,晚上睡不了幾個小時,導致我頓覺疲憊不堪,可心里有一個想法,像葳蕤的藤蔓,愈爬愈高——擠時間給孩子做點好吃的,也能多陪陪他,給往常寡淡的日子增色不少。

  去年中秋節,兒子沒能在家過節,說是此時機票便宜,於是便乘機飛往倫敦,今年七月份落地青島,防疫隔離十四天,回到西安,繼續學習、考試、會同學,也沒得幾日休閒。八月底,我開學了,兒子說他想回小縣城來。我當然欣喜萬分。但現實又不能合我的意,於是,我和他商量:午飯,自給;晚飯,我下班回來做。

  就這樣,我幾乎每天沉浸在看得見兒子後、心中倍感幸福的感覺中,即便再累,也能精神滿滿地迎接每天面臨的各種事情。

「散文」 幸福的味道

  幸福在我的心里、臉上流淌了兩週。教師節來臨。今天下午四點多,兒子就給我發微信說他馬上出去買菜,做火鍋吃。我聽後,心里甭提有多高興了,抬頭,心里盼著辦公室牆上的時鐘能走快點,再快點!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我顧不上什麼小上坡,只管低頭趕路,一路小跑衝向學校路口,不見一輛公交車。我納悶,何故?忽然發現,公路上沒一輛車子。

  旁邊等車的人,猜測定是哪里堵車了。我覺得言之有理,可又束手無策,滿腹焦慮,無奈之下,翹首西望,渴望東到一趟公交車,我就有望西行,回家。

  有時,老天像是和我捉迷藏。我越著急,越沒有車。十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終於有一輛綠色公交車滿載希望闖入我的眼簾,我的心窩,我滿懷欣喜,高興勁無以言表,礙於年齡,只能低調再低調,但心里明白:眼前這輛公交車的到來,意味著我回家有望了。

「散文」 幸福的味道

  好事多磨,終究實現心願。此時,覺得回家的路變短。車子行至七里坪,遭遇堵車。窗外車子隊伍如長龍,蜿蜒曲折,與公路形狀重疊。

  我運氣不錯,約莫十分鐘,我乘坐的公交車再次啟動了,一路上雖說也停了幾次,但還算照顧我的情緒,沒多久,就一路暢通,抵達目的地。原本半小時的車程變成了一個鐘頭,幸運的是,終究順利回家。

  進門,我換了鞋子,剛走到餐桌跟前,便藉著敞開的灶房推拉門看到了電飯鍋的燈已跳至保溫狀態。隨後,我洗完手,進入灶房,案板上各種火鍋菜也已切好。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呀!

  兒子選用了牛油版本的火鍋底料。他爆香底料,放入事先備好的花椒、蔥姜蒜、辣椒,慢火炒香,然後添入開水,再將寬粉、腐竹、凍菜、金針菇、火腿,兩三根菠菜依次下入火鍋,等候煮開。

「散文」 幸福的味道

  這期間,兒子去拿冰箱里冷凍的羊肉卷,盛米飯,取冷藏的啤酒。熱氣盤繞,香味滿屋,最幸福的方式大抵不過如此。

  「媽媽,節日快樂!」未加修飾的話語,看似簡單,實則不簡約,一股暖流、一種幸福感盈滿心窩的感覺,讓我猝不及防。我和兒子碰杯後,各自幸福地喝下一大口啤酒。

這種團聚而得的日子,於我和兒子而言,屈指可數。故,倍感稀罕,亦覺更應珍惜。

  孩子長再大,他在母親眼里仍舊是孩子。今天,我卻不這麼認為,我覺得他懂得用孝心來增加節日儀式感的做法,充分表明他已長大。

  老百姓最接地氣、最能夠得著的幸福,最能溫暖人心的滿足,多半是在煙火中覓得。灶房里的油煙味,餐桌上的赤橙黃綠青藍紫的美味,筷子、碗里的蔬菜五穀香味,始於牽念和濃郁的愛,從視覺到味覺、嗅覺、感覺,無不述說著上一代人對下一代人的盼望、滿意,這種古樸而又神秘的傳承方式,就在最簡單、最真實、最微妙、最溫暖、最幸福的感覺中蔓延,蔓延……

「散文」 幸福的味道來源:kknews「散文」 幸福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