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市值8000億超過IBM,我還能看到穿睡衣的老闆麼?

年初回來上班時整個辦公樓都靜悄悄的,陸續可以看到一些樓層徹底貼了封條。6月以前,工作主要都依賴視頻會議,不管是什麼級別的會都能看到五花八門的參會場景,再後來非必須情況大家連攝像頭都不用開了,直接分享個電腦桌面就行。而在這個過程中,由於每個會議組織方用的平台都不太一樣,眾多app不斷挑戰我的手機記憶體,我在安了刪刪了安的過程中往返多次。最近呢,辦公樓裝修聲、搬家聲又多了起來,我突然發現我也有幾週沒下過新APP了,我在想這賽道還玩的轉麼?

視頻會議這個賽道並不是一個新賽道,但確實是在疫情期間的高光賽道,作為辦公輔助工具的在線辦公軟體,成為了企業剛需。其中絕對龍頭Zoom成立於2011年,2019年上市前共經歷5輪融資,早期投資人比較有話題度的是香港首富李嘉誠,疫情之前至多算是一個還比較成功的創業項目,發展歷程、市場表現都絕對稱不上亮眼。但就在疫情肆虐的這半年里,其月均用戶達到1.48億,同比增長4700%;收入達到了6.635億美元,猛增355%;市值近1200億美元,將IBM都一槍爆頭了。而8月23日起,zoom又宣佈將停止向中國大陸客戶出售新產品或升級已有產品,僅通過第三方合作夥伴提供視頻會議服務。我們這篇不討論zoom這種摧枯拉朽式的增長究竟能不能維持(畢竟美國還處於一地雞毛的狀態),就說說國內視頻會議賽道的發展情況。

zoom市值8000億超過IBM,我還能看到穿睡衣的老闆麼?

【視頻會議★賽道畫像】

1. 疫情前視頻會議的發展情況

視頻會議在今年之前其實都不構成一個典型賽道,它作為一項功能被包含在視頻技術、雲服務、協同辦公、遠程服務等等不同的業務板塊中。參考協同辦公賽道,協同辦公屬於企業服務賽道,已經歷17年的發展。據可查數據顯示創業項目數:551、獲投率:25.4%、退出率:3.5%。從整體分佈看,呈現高規模、低獲投、較差退出的賽道特點,在過去的時間里並不算一個很被資本市場認可的賽道。相關賽道有人力資源SaaS、文件文檔、CRM、個人辦公工具、雲存儲、辦公OA、ERP等。

zoom市值8000億超過IBM,我還能看到穿睡衣的老闆麼?

我們前面說視頻會議的歷史已經很久遠,早期視頻會議主要依賴硬體視頻會議系統,需要高端專用設備、專用網絡,國內03年非典就曾掀起過一波高潮。這種硬體會議系統在全球範圍內基本成壟斷格局,以華為、思科、寶利通占近80%市場份額,其中又以思科最多,超過40%,zoom的創始人也是出身於思科。近些年隨著視頻技術和網絡技術的發展,開始出現軟硬體結合的會議系統,以及純軟體服務,到目前最熱的成為依託於雲平台的雲通訊。這種通過saas部署就可實現的通訊大大降低了使用門檻,開放兼容性好可適用不同場景不同終端設備,最重要的是還便宜。

從應用場景來看,儘管稱之為視頻會議,是因為這半年的需求爆發主要集中在企業間會務需求。但實際上遠程視頻技術,在教育、醫療、政府等需要同時多人在線需求極高的場景中均至關重要。

2. 疫情後什麼決定我們是否會繼續使用視頻會議

疫情的出現讓我們不得不用,那疫情結束後什麼決定是否繼續用?又用誰家的呢?目前比較明顯的考驗在於視頻質量、時延、同時在線人數、兼容性、安全性等幾方面。

視頻質量、時延:涉及寬頻網絡技術、多媒體信息處理技術、主流媒體處理技術、視頻編解碼技術等,多年以來就是在不斷攻克這些問題。

在線人數:同時在線人數體現出對雲平台的龐大需求。之前釘釘連續兩次通過阿里雲擴容1萬台伺服器。而這種伺服器的擴容需求明顯又是對成本的考驗。

安全性:zoom目前最被詬病的就是安全問題,人們可以隨意進入未被邀請的會議、參會人員信息泄露、會議記錄信息泄露等等。儘管zoom已經出台了一系列措施補救,但仍未徹底解決。

【視頻會議★賽道典型標竿公司】

除zoom之外,疫情期間不斷刷存在感的主力軍都是地主家的傻兒子,釘釘、騰訊會議、企業微信、飛書分別背靠阿里、騰訊、字節跳動。而典型創業類非親兒子項目,類似小魚易連和全時雲,則無論在軟體使用體驗感還是市場推廣能力上,均有較大差距。

zoom市值8000億超過IBM,我還能看到穿睡衣的老闆麼?

參考他們的功能特點。從易用度來看,騰訊會議和釘釘在國內都有較明顯的優勢。釘釘作為很多企業的辦公軟體有原始用戶優勢,也同時由於其辦公OA的功能其會議發起必須基於已經有釘釘的人,對新入用戶相對不友好。騰訊會議由於背靠微信,可以直接小程序參會,對於像我這樣對下APP極度排斥的人來說,極度友好。從軟體的使用體驗來說,複雜交互型會議的好評仍集中在zoom,因為其共享等功能做的最為完善,還有駕駛模式。從參會人數來說,騰訊和阿里依託其自有雲平台有絕對優勢,均可實現300人同時參會,對於大型政府會議極度友好。從收費來看,各大平台基本都疫情期間不收費,只有小魚易連(也是騰訊系)是直接收費的,也就是說儘管視頻會議這件事在疫情期間被炒的沸沸揚揚,但都是賠本賺吆喝的階段。

總體來說,對於各大平台,疫情給了天然的用戶流量,但後續用戶留存和付費能力才是真的考驗。

最後的話

隨著網絡技術、視頻技術的不斷發現,遠程業務也一定會更廣泛的應用於生活不同場景之中,但遠程業務是否會代替或者能代替多少份額的線下業務市場仍是未知數。個人觀點:與C端線上業務一樣,遠程業務與線下業務一定是並存關係,按照全球商旅年消費市場去衡量線上業務空間一定是有失偏頗的。


求收藏,求關注,求一起交流

來源:kknewszoom市值8000億超過IBM,我還能看到穿睡衣的老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