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個個是大夫

作者:林奇

中國人個個是大夫

有報導說中國超過5億人有了自己的家庭醫生,一時間輿論紛紛質疑。

要我說,這個數字保守了。

咱中國人別的不敢說,在醫學和歷史方面幾乎都能說出個一二三來。就說醫學,常見病人人有心得,疑難病處處有偏方。好多人都是半個醫生,你病了身邊立馬就會有人能給你下診斷出方案。還有一些覺得自己比醫生還高明,去醫院看病都是抱著和醫生切磋的態度。

中國人個個是大夫。最不濟的,聽說你不舒服也會告訴你,多喝開水。

從這個角度,說超過10億人有家庭醫生一點不算誇張。

但這也會帶來很多煩惱。我有個生活體會,那就是自己身體要是有什麼不舒服,千萬別到人群中說。

這里所說的人群包括但不限於親朋好友,同學同事,聚會餐桌上,村頭大樹下等各種人的各種聚集。

你只要一說,馬上就會有不只一個人告訴你,是什麼病,應該怎樣治。而且還都有原理,有例證,言之鑿鑿。

按說這沒什麼不好。問題是大家說的常常不一致,甚至是反的。有次崴腳大家知道了,張三說得冷敷,李四說得熱衍;王五說得靜養,趙六說得活動……該聽誰的?

有人還會電話追到家里,問照做了沒有。我只得支支吾吾,說做了效果挺好,不然人家就會覺得好心讓驢當成肝肺了。

像上邊這種還行,起碼能肯定有一方是對的,只是我不知道是哪一方而已。還有些,我就覺得沒那麼靠譜了。

我這人有個特招人煩,又改不掉的毛病,就是感覺不靠譜的事不會姑妄聽之,經常冒出各種疑問,被人說成屬ETC的,自動抬槓。

吃這個好,吃那個好;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吃;這個什麼時候不能吃,那個什麼時候不能吃;這個和那個不能一起吃,那個和這個不能一起吃……信這些傳這些的,要麼是老人,要麼是女人,要麼是老女人。

而我老娘恰好屬此系列,樂此不疲,不厭其煩地告訴我吃什麼東西能治什麼病。每到這時我都會問:各大醫院的大夫都經過長期學習和研究,還有多年臨床經驗,如果真好使,為什麼他們不當藥開呢?

從家里被趕出來後,我又到外邊來抬。

那天看見一個國家權威新聞機構的官方微博上說,老中醫警告,吃完雞蛋不要立即做這些事:不要立即飲茶,不要立即喝豆漿,不要立即吃鵝肉,不要立即吃消炎片,不要立即吃柿子,不要立即吃地瓜,不要立即吃鱉肉……不然就會中毒。

我立即轉發並評論:我可以吃完雞蛋後把你所說的一起吃一遍,還保證身體沒任何不良反應,敢打賭不?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又看央視的一個中藥廣告說,人體關節處於封閉狀態,這種藥巧妙利用烏梢蛇、地龍善於通行的特性,打開閉阻,引藥入經……我心里就琢磨上了:如果什麼東西善於通行,吃了就能鑽進關節,那怎麼不直接吃電鑽呢?

有次我坐車里等人,打開收音機,一專家正口若懸河地講血栓的形成:營養不足,血管里的氣就不夠,氣不夠,就頂不出去,就會淤積。

我正無聊,立馬撥通了那節目的熱線電話,說我有問題要請教專家。

導播熱情地說你想問什麼,我說:聽了專家的解讀我深受啟發,栓塞既然是氣不夠造成的淤積,要是拿氣管子往里打氣,不就一下子通開了?要是找修自行車的來做,是不是比買你們的藥更便宜效果更好呢……沒等我說完,那邊電話撂了。

我有一朋友,迷信以形補形,還向我各種安利。我就和他說,如果吃什麼補什麼一說成立,那麼吃同類的器官,即人吃人的,豈不是效果最好?如果吃一個整個的人,豈不是把全身從里到外全補一遍?

他從此不再和我說話了。

我開始懷疑自己的腦子是不是真有問題,不然怎麼總是節外生枝,不得人心,弄得眾叛親離。於是開始讀古書,試著按傳統文化思維理解問題。

那天又遇到那朋友,我主動找共同語言套近乎:最近我按中醫思路思考,有了一個重大發現。

他疑惑地盯著我看了會,問:什麼發現?

我壓低聲音:常吃饅頭可治禿頂——那東西放久了愛長毛!

來源:kknews中國人個個是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