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Vol.3

8月15日,在上海城郊的旗忠網球中心,中國最大規模女團SNH48 GROUP第七屆「偶像年度人氣總決選」進行到了排名發佈環節。一百多個女孩兒穿著同中有異的藍白色調短裙,身披繡有自己名字的綬帶,魚貫登場就坐,等待揭曉今年夏天屬於她們的最大懸念。

全場成員中,唯有戴萌美得很特別。她筆挺地站在舞台一側,頭戴鑽石皇冠,穿一件電影《羅馬假日》風格的及地晚禮裙。這套造型來自她的想法,此前,工作人員也為她準備了幾款紗裙,上面精細地釘著亮片或米珠,但她知道自己要什麼:「這件上半身是我很喜歡的黑色,下邊裙襬的花色也挺素的,是植物的配色,比較復古、大氣,符合我的審美。」

在連續參加6屆總選之後,今年戴萌的身份變成了主持人,這是SNH48第一次在該位置上啟用現役成員。10月中旬,她將從這里正式「畢業」,以成熟藝人的身份步入娛樂圈,所以對當晚的一切既感同身受,又有一分超然。

戴萌是SNH48的一期生,即2012年進團的首批26位成員之一。在那之前,她在上海一所本科院校讀法律,從未接受過歌舞訓練,對國內女團行業的前景,更談不上有何期待。8年過去,SNH48運營方絲芭傳媒已成為國內偶像經紀行業的頭部公司、綜合性文娛企業,而在篳路藍縷時期進團的一期生們,包括戴萌在內,至今仍有12人在籍,是留存率頗高的一代成員。如果說SNH48是國內第一個將舶來的「養成系偶像」概念接入本土、並成活的範本,那麼即將合約期滿、善始善終走完這一程的她們,就是第一批在公眾見證下「打通關」的女團養成偶像。

作為一種偶像運營模式,養成系相較於將藝人打磨成熟再推出道的「成品系」來說,更凸顯粉絲的地位:粉絲即製作人,不僅是偶像成長的見證者,還是推動者。但SNH48承受的最大誤解之一就是,其成員常被簡單等同於「皮格馬利翁情結」的載體、「養成遊戲」中任人塑造的角色。實際上,當你走近瞭解她們,你會發現這些90後、00後們同樣是在變化的世界中不斷地自主選擇,小至一件裙裝,大到人生航線。

養成系是一條需要堅持才能走到終點的路。在突圍而出的過程中,年輕的偶像會面臨很多難題,但歸根結底,她們和粉絲、和所有人都一樣,是在愛與被愛中發現自己,養成自己。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戴萌擔任SNH48 GROUP第七屆總選舉主持人。(視頻截圖)

弄堂里的星夢

SNH48龐大世界的基點位於上海市區一條陳舊、狹窄的街道。

從地鐵海倫路站2號口沿著哈爾濱路走向嘉興路,一排矮房的盡頭,不期然出現一幢獨棟建築,灰色磚牆上嵌著一面歷史保護銘牌,上面寫著「星夢劇院」。這里就是SNH48駐場演出的地方。

它的本體是1931年由英國人設計的平民有聲影院;正門口的燈牌似美國百老匯風格。但置身其間,你不會將這里錯認成其他任何地方。從劇院樓頂的天台朝下望,目之所及的道路幾乎都只容單向行車,小飲食店雜在民居之間,晾衣服的竹竿從窗口探出,與供電線路隔空交錯著,正是老上海里弄的典型景觀。仿佛下一瞬間就有一位少女裊裊婷婷地走到你眼前,要去參加上世紀40年代的「上海小姐」選拔。而現實中的星夢劇院,第七屆總決選結束後的第二夜,臨街的櫥窗已經換上了新晉前三甲「加冕時刻」的巨幅照片。曾在這里演過幾百場公演的她們,在畫報中手握獎盃,意氣風發地宣告夢想成真,連頭髮絲都顯得星光熠熠。

「SNH48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去年最後一次參加總決選、拿到全團第9名的戴萌即席發表感言說,「如果沒有SNH48,我們這些女孩子就是很普通的一群人;但是當我們穿上演出服,當我們站上舞台,當聚光燈打到我們的身上,當我們聽到粉絲吶喊的時候,我們也可以成為你們的光。」這番話恰好道出了養成系偶像不同於傳統明星之處:最重要的不是藝能的「絕對值」,而是在情感共鳴或投射建立之後,與粉絲一起奔向夢的彼端。因此,一座能常年提供觀演場景、帶有市井氣質的劇院是重要的,它是穩定的曝光渠道,也是精神歸屬,負責確認和強化羈絆。

在戴萌進團時,星夢劇院的建設計畫,僅僅是發佈會上的一張PPT。2012年,復旦大學校友、久游網總裁王子傑在海外養成系偶像模式中發現商機,創建了國內首支大型偶像團體SNH48。首批26人系從全國3.8萬報名者中選出。然而成員們進團之初,先打了大半年「游擊戰」,那是一期生減員最厲害的一段時間。

如今回想起來,戴萌都說不清自己為何會從事這項事業,只能歸結為「一腔衝動」。2012年,社會上根本沒什麼人知道女團;她的家庭沒有藝術背景,父母對她的期望是「多讀書」,本科畢業之後最好能考個研;她自己對偶像的認識也很有限,更稱不上是「押寶」行業起飛——她對南都記者調侃說:「那我要能想到,我就去賣房開公司,現在就是『戴總』了。」

唯一稱得上「橋接點」的就是,當年這種養成系文化風靡日本,而1993年生於上海的戴萌很喜歡日本動漫,大學還加入了cosplay社團。在一次漫展上,當別人問她有沒有興趣參加上海新成立的SNH48時,她腦中浮現的是一個具象的畫面:一群少女偶像在台上唱歌跳舞,台下的粉絲給她們打call,「就覺得這種互動很燃、很熱血。」

儘管報了名,但戴萌沒存什麼期望,結果一連通過了書審、初試;最後,一群90後、95後女孩兒被集結到了上海金茂大廈的一間大堂中,由工作人員當場宣讀合格名單,戴萌是第一個被唸到的人。內心的第一反應是:「我要當明星了?」

那時,她19歲半,專業基礎為零,但覺得自己很有表現天賦,還有點喜歡跳舞唱歌——「但也沒那麼喜歡」:「真的就是一衝動;就是那一下子覺得,我想要做這個事情,既然有機會就去試試,就簽(經紀合約)了,打包行李就來了。」

第二天,2012年10月14日,SNH48正式成軍。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SNH48至今在籍的12位一期生。照片拍攝於2019年7月,她們穿的是進團之後的第一套打歌服。

粉絲不夠了

與公司簽約之前,戴萌沒有問過家人,「因為成年人可以對自己負責」。可是她又覺得這一步走得「很叛逆」。沒想到回家坦白之後,一向傳統的父母卻接受了。

這個小小的謎團直到她今年年初參加《青春有你2》時才被一封家信揭開。信中父母寫道:「當時我們想你可能就三分鐘熱度,也就順應了你的選擇,沒想到你堅持了7年。」其實連戴萌自己都覺得奇怪。小時候,她學游泳,學桌球,都沒堅持下去,不知道遇上女團之後,哪來這麼多耐心。

唯一「差一點點就想放棄」的一次是進團兩個月之後。一期生出道公演在即,公司選出了16人的首發陣容,戴萌沒入選,成為點燃自我懷疑的導火索。SNH48成立初期,風格路線沿襲日本式「可愛少女風」,第一套打歌服是櫻花粉色西裝配灰粉色格子裙。戴萌剛進團時就被人說「成熟」、與這套包裝不相稱。她疑惑過:「既然不需要我這種型的女孩子,那為什麼要把我招進來呢?為了去襯托別人嗎?」她只能這樣維護自尊心:「如果沒辦法上台,我就(退團)回去唸書。」

事情偏偏這樣巧合。首發16人中,有一名成員不能跳完全場,公司臨時決定由戴萌替上。為了抓住機會,戴萌拼了,「我好像一天就學了她所有的站位。」2013年1月12日,上海涼意浸骨的冬天,一期生們在淺水灣文化藝術中心舉行了封閉集訓兩個半月之後的首次匯報演出。戴萌梳著齊劉海和側馬尾,在聲帶小結的情況下演完了整場,一開口嗓音是嘶啞的,幾乎在吼。然而當時她們的舞台完成度、整齊程度,在多數人看來遠不及格,「像廣播體操」。更有甚者追到成員個人微博下面辱罵、嘲諷。

也有的觀眾,從那時起就決定陪伴她們成長。

SNH48最早一批粉絲中,大多數人原本就熟悉海外養成系文化。「一片雲」當年在上海讀大學,得知身邊成立了這樣一個新組合,她自然而然地想「隨便看看」,很快找到了一些粉絲自建的應援群。「那時沒有『唯粉』(只能追一個偶像)的概念,很多人都傾向於多加幾個感興趣成員的群,先觀望一下。」這位「古參」(老資格)粉絲告訴南都記者,「在她們正式出道之前,我加入的戴萌應援群有一兩百人,一些人氣成員的群(人數)可能更多。」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2013年,「5·25 星花為你綻放」演唱會,戴萌(左一)與隊友。

淺水灣初公演,「一片雲」因忙於學業沒有去成,下一次機會已經是4個月之後,在上海世博園區舉行的「5·25 星花為你綻放」演唱會。那天是週六,可容納3000名觀眾的寶鋼大舞台幾乎座滿,不少人穿著應援服,帶來了各種顏色的螢光棒和自製燈牌。

台上成員們的進步,讓一些看過初公演的粉絲驚喜不已。「一片雲」也覺得「確實表現還不錯,但肯定是有進步空間。」當《大聲鑽石》的音樂響起、戴萌出現在C位時,台下的她瞬間被一種強烈的情緒擊中——那時,戴萌很少有機會領舞,「這首可能是因為她的名字的諧音是diamond(鑽石),挺巧合的。」在「一片雲」看來,喜歡上一個人站在舞台的樣子,也近於一種巧合,「入坑」只需一瞬間。那場演出之後,「一片雲」堅定地成了戴萌粉絲。

2013年8月30日,嘉興路星夢劇院開業首演,成員和粉絲們終於結束漂流。劇院「修舊如舊」,場內只有10排約240個坐席,此外坐席前方的站區,每場售100張站票,離舞台最近處只有兩米。

首演門票被粉絲們搶購一空,但它畢竟是首演。在34名二期生進團之後,SNH48正式組建了以一期生為主的S隊、以二期生為主的N隊,共48人。每支隊伍有一套專屬的表演曲目,這樣,演出場次就翻了一倍。

粉絲不夠了。即便在超近距離觀看一場公演只需要80元(現在是128元)、還能得到所有演出成員的一對一擊掌致謝,大多數粉絲也不會逢演必看。所以劇院剛開業那段時間,偶像們為了拉新發過傳單。演出前,S隊首任隊長莫寒習慣在翻轉門的後面扒開一條縫,點數台下有多少觀眾,先告訴隊友,以免大家上台之後露出失望的表情。

「那段時間,很多人重拾學業,一邊唸書一邊在劇場公演。」戴萌對南都記者回憶,「我當時確實抱著『可能公司存活不了三年就會倒閉』的心情,但是我自己選的路,我自己不會先放棄。有的時候的那種堅持是,熬著熬著,時間就過去了。」

「熬」,可能是養成系偶像的必經之路。但今天的粉絲「考古」當年SNH48在獨立音樂節、會展中心、酒店宴會廳……穿著格子裙蹦蹦跳跳,台下毫無反應的經歷時,難以想像她們的內心有多強大。實際上,戴萌另有一個世界:「那時候每次和團體一起活動,我的感覺就像學生時代那種春遊秋遊,就是跟大家在一起很開心,有舞台可以表演我就很快樂。不管台下有多少粉絲,不管你們嗨不嗨,反正我都挺嗨的。」

她只有在夜深獨處時才可能「想很多」,人前並不會。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2015年,戴萌隨SNH48登上江蘇衛視春晚。(圖片來源:@SNH48)

「河」內之光

2014年,SNH48終於挺過了至暗時刻。

星夢劇院獲得了「年度中國中小型演出場館最具活力大獎」,第一屆總選也順利舉辦,這意味著SNH48實現了自身商業模式的閉環——以低票價積聚的長尾效應,從此有了集中變現渠道,基本邏輯是,喜歡一個成員,就在總選期間購買指定CD專輯得到投票券,幫她坐上好位次,獲得未來一年公司提供的相應資源。

第一屆共40人參選,戴萌拿到第13名,得了5785票。按照對粉絲應援來說最劃算的「1680元專輯附送48票」折算,大約為這張專輯帶動了20萬元銷售額。

第6名李藝彤是一匹黑馬。作為N隊的替補,18歲的她起初沒機會登上公演舞台,卻通過寫長微博吸引到了眾多外地粉,團內地位迅速提升。

這一年,網絡「流量」開始重塑各行各業,締造種種奇蹟。當紅偶像的一條微博被粉絲評論1000多萬條,創下了金氏世界紀錄(1年後這個數字達到1個億);3個少年在粉絲力捧下逆襲主流視野。資本看到了粉絲經濟的潛力,紛紛入局偶像行業;創新工場首次注資絲芭傳媒,而後者的對外宣傳中,更為頻繁地提及「網際網路思維」、「O2O模式」、「用戶參與感」……

從2014年到2016年,SNH48陸續將劇場公演放在百度貼吧、鬥魚等平台同步直播,在B站開設了官方帳號;自有app「口袋48」疊代之後,還上線了成員直播功能。開放獲取的網生內容,很快成為網友二次傳播、創作的素材。

海外粉絲「駱駝不睡覺」是通過B站用戶製作的SNH48公演reaction(反應視頻)入坑戴萌的。在那場演出的MC環節,本不追星的她,被戴萌自然流暢的「脫口秀」吸引,基於內容付費習慣,她根據國內網友的指引,給戴萌的下一年總選投入了數千元,從此成為了核心粉絲。至今她都沒有面對面見過戴萌,但這並不妨礙她在網絡另一端見證她的進步。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第三屆總選上的戴萌。

2016年的第三屆總選上,獲得第12位的戴萌特意為海外粉絲準備了一段英文發言。當時,她剛剛拿到大學畢業證,對家里「有了交代」,而SNH48剛剛成立BEJ48(北京)、GNZ48(廣州)兩大分團,使SNH48
GROUP成員超過了160人。拿到獎盃,面對全球直播鏡頭,戴萌顯得心滿意足:「我覺得能在SNH48真的太好了!從一開始沒有劇場的我們(指成員與粉絲的共同體,下同),到現在整個『梅賽德斯-奔馳』(上海萬人級別的室內演出場館)都坐滿了我們,我覺得SNH48真的太棒了,太厲害了……」

整個國內女團行業也是一片欣欣向榮——至少看上去如此。行業自媒體在一篇文章中提出了一個數字,後來被業內反覆引用:「2016年,200多個中國女團相繼破土,其中以養成係為盛。」只可惜飛馳的網際網路已經容不下更多「從前慢」的養成,短短一兩年間,眾多明星項目遺憾折戟,其中包括:宣稱計畫先期投資5億元的1931女團(廣州),日本「早安少女組」前成員領銜製作的Idol
School(上海),起點是衛視綜藝、卻辦不成第二屆「年度人氣排位賽」的蜜蜂少女隊(上海、成都、北京)……

戴萌對這些行業動盪沒什麼體感。她告訴南都記者,那時她在業餘時間除了追動漫,關注更多的是韓國的「成品系」男團女團。隨著SNH48風格路線的多元化,她越來越深地接觸了韓國的偶像工業,認識到其中學習、借鑑的可能,「會很羨慕他們的舞台,每天都在希望我們嘉興路(劇院)能有那種導播效果。」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第一屆總選舉匯報MV,韓國拍攝現場。

2014年,第一屆總選舉TOP16成員得到資源獎勵,赴韓國拍攝MV,幕後團隊同時為少女時代、Super
Junior、F(x)等韓流偶像打造作品。身高170的戴萌穿著一雙細跟長筒皮靴,跳得「腳上全是包」,她對製作團隊的印像是很制式、很專業,「他們有一套成熟的體系,比如會跑Rundown(流程表),幾點到幾點、拍什麼,是很精確的。」次年,戴萌就聽說公司有一個小分隊的企劃,「與國際頂尖製作接軌,向華語娛樂圈出征」。

實質性的一步要到2016年春夏。SNH48以團體形式參加江蘇衛視《蓋世英雄》,與韓國偶像組合同台,公司藉此機會,選送了11位主力成員上節目試煉。在這個舞台上,戴萌嘗試了披肩發、西裝元素的打歌服,開始在韓系包裝下外放地展現自身魅力。

「我運氣挺好的。」戴萌說,在她參與錄製的第一期,節目里的隊長鳥叔(PSY)便安排SNH48成員來到韓國娛樂公司YG,進行了一段時間的舞蹈特訓。她們像韓團練習生那樣,每天跑步,在昏暗的地下室無休止地練習。戴萌第一次見識到,女團可以這樣訓練:「之前就是跳(劇場)公演嘛,也會有老師教,但是只要你能把這個動作完成下來就行了,而沒有說摳你的balance、表情、wave的角度、頭頸的角度……當時還真的蠻累的。但是不會不想做,因為摳完了有效果。我可以表演得更好,那為什麼不要呢?」

女孩兒們在節目中沒能得到「金曲」嘉獎,但她們的突破性嘗試,驚艷了SNH48飯圈中同時喜歡韓流女團的粉絲們——大約從2015年開始,隨著國內偶像行業的發展,這樣的「回流粉絲」越來越多。半年後的2017年4月7日,由7位SNH48一至四期生組成的小分隊7SENSES(七感)正式出道,定位為Girl Crush帥氣女神風。戴萌覺得像做夢一樣,「我就是發現自己很適合這種風格,就想在這個方向走下去。」

「駱駝不睡覺」根本沒想到,有一天她心目中的「MC擔當」竟然會改走唱跳路線,開始自己花錢去胡彥斌的牛班上聲樂課(其工作室在星夢劇院附近),接受舞蹈加訓:「你說,她都20多歲了才開始練唱歌跳舞,想讓別人肯定她的業務能力,這怎麼可能做得到?」可是漸漸地,沒有人再笑話她是「捏著嗓子唱歌」了,舞台上的進步也是肉眼可見,「看到戴萌一直在堅持,我覺得對我影響還蠻大的。」7SENSES的隊友們也是一個賽一個地「瘋」。當時絲芭傳媒已經成立了影視分公司,陸續有項目上線。為了參加集訓,她們各自放棄了一些別的機會。

成軍半年後,7SENSES受邀出席AAA亞洲明星盛典,獲得「最佳明星獎」;次年8月,在韓國舉行的SORIBADA頒獎典禮上,獲得了「新韓流海外藝人獎」,戴萌用英文說:「希望大家感受到中國女團的魅力。」當晚,她們的舞台表演衝上了韓網naver熱搜榜第4位。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2018年8月,7SENSES出席SORIBADA頒獎典禮(左三為戴萌)。

7SENSES給很多SNH48粉絲帶來了模式自信。

在飯圈內部,他們喜歡用首字母同為SNH的「塞納河」指代自身,簡稱為「河」。後來,這支小分隊有了一個響亮的名號——河內之光。

夢不會停止

2017年的一天,紀錄片《女團》攝製組在一間會議室拍下了這樣的畫面:7個女孩兒圍坐在電視機前,觀摩7SENSES的舞蹈視頻,對螢幕上方飄過的彈幕歆羨不已。「現在最火的是SNH48嘛。」她們相互附和道。其中名叫Yamy的練習生長嘆一口氣說:「我們6月初出道了……就發了一首歌嘛,再也沒有演出的機會了。存在了一個月就解散了。」1年後,她們中的6個人參加了騰訊視頻《創造101》,最終Yamy在節目中再次出道,並當選為限定女團「火箭少女101」的隊長,在兩年間發了超過30首歌,包括人盡皆知的《卡路里》。

如今回看,《創造101》(後更名《創造營》)和愛奇藝同類節目《偶像練習生》(後更名《青春有你》)的大火,直接催生了「中國偶像元年」的來臨。這兩檔節目不僅是超強的流量入口,更如《創造101》總製片人馬延琨所言,整合了國內優質的偶像行業資源,上下打通產業鏈。

SNH48在2019年的第六屆總選現場宣佈加入這一進程,隨後,一舉派出了30多個在「河」內已有長足進步的優秀成員參加外部綜藝,去接受大眾市場的檢閱。7SENSES全員出戰,其中戴萌及隊友張語格、許佳琪、許楊玉琢以小分隊的名義參加了《青春有你2》,趙粵去往《創造營2020》,孔肖吟、陳琳代表SNH48參與了團戰節目《炙熱的我們》。

一旦面試通過,是否參加、去哪個節目,都由成員自己決定。「人各有命,結果只有你去了才知道。但做出選擇的時候,你就要對自己負責。」戴萌對南都記者直言,「我參加節目的目標,當然就是出道了。」節目中,她依次挑戰了《易燃易爆炸》的Vocal位、《MAMA》的中心位、考驗颱風的《LION》,拿過組內最高票,最終作為20強之一站上了決賽直播舞台。

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

女團選秀綜藝《青春有你2》中的戴萌。(圖片來源:@愛奇藝青春有你)

在她封閉式錄製期間,粉絲也心照不宣,將參加比賽視為她「出村」的序章。這種「101」模式選秀有點像SNH48總選的「加速版」,100多個選手參加,賽程僅有3-5個月,影響因素更為複雜。無論是劇場粉「一片雲」還是螢幕飯「駱駝不睡覺」,此時都加入進來,用自己的方式給戴萌助力。後者說:「(比賽期間)確實感覺我們是組織起來了,就是把合適的人放到合適的位置上去。也由於新粉的加入,到決賽輪的時候,感覺我們家好像離出道很近了,會有一種通過努力創造奇蹟的感覺。決賽那晚,就在卡位圈(9~12名)播報沒有戴萌的時候,我在想,那戴萌應該第8了?」

事與願違,戴萌最終無緣前9名成團。但「河妹」們的表現確實令公眾刮目相看,並得到了SNH48內部的高度評價。《青你2》結束不久,第七屆總選啟動,主題就叫做「創造炙熱的青春」。戴萌坦言,「沒有成團回來了,肯定難過,但這就是你得到的結果啊。」既然事情已經過去,她也就釋然了,也告訴粉絲們不要沉溺在遺憾中,要往前走。

從SNH48畢業之後,戴萌將退出劇場公演,專注於7SENSES的活動,此外她希望多棲發展,嘗試主持和演戲。最近,忙於小分隊年度巡演的同時,她也在準備一期生的相關活動,會在這兩個月中,辦最後一場「河內」的個人生日公演,參加最後幾次劇場公演和握手會,籌備10月份在上海舉辦的畢業演唱會。

今年一期生不再參加總選,但戴萌意外成了總選舞台上最忙的人。除了擔任主持,在當晚約2個小時的匯報演出中,她還參演了6首風格各異的曲目,其中包括7SENSES新專輯主打歌《The Shadows》和《青你2》主題曲《Yes!OK!》。這兩個舞台之間僅有一首歌的時間用於「急速搶妝」——在整場演出的流程表上,這一行字被醒目地標成紅色。

直播當晚,當通宵合完流程、凌晨5:30才休息的戴萌換好《青你2》制服衝刺到升降台的指定位置,隨著《Yes!OK!》前奏的鼓點緩緩升起時,她背對鏡頭,「眼前都發黑了」,但她還是希望盡善盡美,「不然(別人會說)你們在這個節目里學了這麼久,白學了嗎?」下一秒,轉過來身,她已經是一派自信堅定的神情。

回顧在「河」里的偶像生涯,戴萌的成績單是特別的:她參加了第一至六屆總選,從未掉出過TOP16,也從未進入過「神7」;她在塞納河的地位是特殊的:從2015年下半年到2019年初,她擔任了3年S隊的正隊長,將這支隊伍從損兵折將、士氣低落的狀態變成了「穩」的代名詞,這讓她在S隊以至SNH48全團都成了靠山一樣的存在。今年她作為主持人發放成績單,很多S隊的隊友、7SENSES組合里的妹妹、團內仰慕她的後輩們,都特意走到舞台另一邊去擁抱她,戴萌也溫柔地回抱了她們。

後來戴萌在網上看到了這些擁抱視頻,吐槽自己「每個表情都極度崩壞」。「因為我覺得,每個成員走到今天,都是經過了很多很多的努力,我會替她們之前的那些經歷難過,也為她們今年得到的好成績發自內心地開心。」在整個面訪中,戴萌都顯得直率和坦然,唯有這時在忍淚,「就是……努力的人,是會得到好的回報的。」

總選直播結束時,已是深夜。「到所有我需要做的事情都結束了的時候,我就會有一點空虛的感覺。就會覺得,怎麼這一天來得這麼快?」為了不讓內心複雜的情緒再發酵,戴萌跟隊友們約了火鍋聊天局,還帶去了商業客戶送的香檳,招呼服務員:「小哥,你會開香檳嗎?就是搖搖搖、biu biu biu的那種?」……

緊接著是SNH48的養成偶像展(總選握手會)。「塞納河」飯圈不容許私生粉的存在,粉絲不可與偶像私聯,握手會是最主要的見面機會。今年的總選握手會在預約、抽籤的前提下,分場地辦了整整一週,戴萌出席了其中兩天。現場,等著與新一屆冠軍孫芮握手(疫情期間實為面談)、簽名、合影的隊伍,排得像世博會一樣長,也有的成員沒人問津,在攤位上兀自補妝。

戴萌這邊的氛圍有點奇特:因為她能記得很多粉絲,這次見面之後認出來,可以接著聊上次沒聊完的家常。

「一片雲」在8月22日前往上海光大會展中心,參加戴萌的握手會。從2013年抱著「忐忑的心情」第一次見到戴萌、看到她「真誠的大眼睛」算起,到現在已經是第8年了,當年的大學生早已邁入社會。回想與戴萌相伴走過的這些時間,「一片雲」覺得,這種頻率的共振,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明顯,「久而久之,粉絲跟偶像形成了一種匹配,就是互相影響、互相鼓勵的關係。」

那天,她排了兩個半小時,沒有輪到與戴萌握手(後來在簽名環節見到了她)。「一片雲」心知,以後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她想對戴萌說:「希望你有更多更好更漂亮的舞台,然後吸引很多粉絲;希望你有廣闊的資源,多方發展,成為更好的自己。」

其實那天戴萌也在期待「一片雲」的出現。平時她很喜歡分享自己的生活,同樣喜歡聽粉絲講一講自己的成長。歷經這麼多年,有時她也會感慨,許多粉絲的生活都發生了大的變化,而她們還在當偶像。

後記:

8月15日晚,4大分團、近200名成員參選的SNH48 GROUP第七屆偶像年度人氣總決選結果發佈,來自S隊的二期生孫芮以3533525票奪冠,為音樂專輯帶動銷售超1200萬元;4位00後成員晉身TOP16;去年年底加入的十三期生由淼壓線「進圈」,獲得第48名。

當晚,SNH48 GROUP正式開始招募十五期生。

採寫:南都記者 侯婧婧 受訪者供圖(部分資料圖來自網絡)

歡迎更多業內人士講述自己的故事,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來源:kknewsSNH48戴萌:國內首批「養成」女團偶像,堅持8年將畢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