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

衣賜履按:這兩回的標題是「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上一回,我們講了曹操「蓄謀已久」,這一回,我們討論一下,曹操是否打算篡漢。

討論之前,我們先看另外一位也曾想過奉迎天子的人物,這個人就是袁紹。

袁紹動「奉天子」的心思,比曹操早。

公元191年,七八月間,袁紹從韓馥手里奪取了冀州,立即起用了一批不受韓馥待見的河北能人,其中一位叫沮授

沮授對袁紹說:

將軍您很年輕時就入朝做官,名播海內。後來,朝政混亂,董卓陰謀廢君另立,又是您正義剛直,阻止亂臣賊子的胡作非為。您單騎奔出洛陽,讓董卓始終心懷恐懼;您渡黃河北上,勃海郡的吏民敲鑼打鼓歡迎您。如今,您統率勃海軍隊,又得到冀州的支持,威震河朔,名重天下。現在,雖然黃巾反賊到處襲擾,黑山一帶也有賊寇,但只要您揮師東征,則青州黃巾一舉可滅;回師黑山,那里的賊寇也在劫難逃。鋒芒指向幽、燕,公孫瓚必會覆滅;以武力威脅戎狄,匈奴也必俯首稱臣。將軍您藉此廣納天下英才,麾下雄師百萬,到長安迎奉天子,重建洛陽,恢復宗廟。以朝廷的名義號令天下,討伐那些不肯歸附的亂臣賊子(號令天下,以討未復),以此爭鋒,天下誰是對手?用不了幾年,蓋世功業必將成於您手。

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

【老沮對袁紹死心塌地,說明袁紹必有可取之處】

袁紹聽了,大為激動,對沮授說,先生真說到我心坎兒里去了!於是,提升沮授為監軍和奮威將軍。

衣賜履說:這簡直就是袁紹、沮授版的「隆中對」啊。此處告訴我們,獻帝劉協,不是一條誰都不待見的臭襪子,劉協,有用。那麼,袁紹後來為什麼沒有採取行動呢?

公元195年,劉協東返。沮授向袁紹建議說:

將軍您家世代重臣,忠義傳家。如今,天子流離,宗廟殘敗。我見各州、郡表面上都稱自己是義兵,但實際上互相算計,沒有哪個是真正憂國憂民的。現在,您已基本平定冀州,兵強馬壯,應該西迎天子,遷都鄴城,「挾天子而令諸侯」,積蓄兵馬,討伐不服從朝廷的叛逆(畜士馬以討不庭),天下有誰能與您對抗?

袁紹頗為興奮,就打算聽從沮授之言。這時,潁川郡(河南省禹州市)人郭圖、淳於瓊反對說:

漢朝王室已經沒落,如今要使它復興,不是太扯淡了嗎!而且英雄豪傑紛紛起兵,各據州、郡,手下人馬動輒數以萬計。正所謂「秦失其鹿,先得者王」的大好時機。如果把天子迎到身邊,一舉一動都要上奏請示,聽他的,則自己權力削弱;不聽他的,則為抗旨不遵。左右都不妥,豈為上策!

沮授說,現在迎接天子,既符合君臣大義,時機也非常好,如果不早作決定,讓別人搶先下手,到時後悔莫及。

袁紹想來想去,沒有採納沮授的意見。

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

【真把皇帝弄來了,對袁紹並不一定是好事】

衣賜履說:「挾天子而令諸侯,畜士馬以討不庭」,與曹操的謀士毛玠提出的「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畜軍資」,如出一轍。可見,天下能人的見識,都是差不多的。

那麼,袁紹拒絕沮授,採納了郭圖、淳於瓊的意見,原因是什麼呢?

郭圖、淳於瓊的意見可以歸納為兩點:

第一,天下大亂,漢室將傾。意思是老劉家要完蛋了,江山要改姓了,將軍您可要抓住機會哦。

第二,如果把皇帝接來,你袁紹做事情,是自己拿主意,還是要請示天子?我們做臣子的,是聽你袁紹的,還是聽天子的?

袁紹本來支持沮授,聽郭圖、淳於瓊這麼一講,心道,對啊,一旦把天子搞過來,我特麼還得天天早請示、晚匯報,還得戰戰兢兢,什麼事都得問他,這不是自找麻煩嘛!

於是,放棄。

而毛玠向曹操建議「奉天子」時,曹操什麼反應?

曹操根本就沒任何反應,他壓根兒就沒想過是聽天子的還是聽他曹操的,因為,那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天子算什麼,當然是聽我曹某人的啊!

袁紹和曹操之間一個重要區別立即顯示出來:袁紹顧臉面,曹操重實利。

對曹操而言,只要能獲得實質性的好處,臉面這種東西,有,固然不錯;沒有,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袁紹家族,四世三公,老袁家伺候老劉家,將近一百年,習慣了。如果把獻帝劉協接到身邊,卻視之為無物,或者玩物,袁紹過不去心里那道檻兒。還權給皇帝吧,心有不甘;不還吧,又怕別人指指點點,於臉面上不好看。乾脆不接了。

實際上,對普通人而言,顧及臉面,做事才有底線,不會幹出太出格的壞事。但對於爭天下的野心家們而言,顧及臉面,則是致命傷。

不顧臉面,也可以換個說法:胸懷天下,有大格局,不會拘泥於臉面這種小事。

好,我們看看,曹操是怎麼對待獻帝劉協的。

首先,攫取權力。

奪軍權。獻帝劉協於公元196年7月回到洛陽,當時手下有兵的主要是三個人,大司馬張楊,駐軍野王(河南省沁陽市,位於洛陽東北方);車騎將軍楊奉,駐軍梁縣(河南省汝州市,位於洛陽東南方);大將軍兼司隸校尉韓暹,在洛陽保衛朝廷。

八月,曹操率軍到達洛陽,立即向劉協奏報韓暹、張楊有罪,應予征處。韓暹害怕被誅殺,單人匹馬投奔楊奉。手下軍隊自然歸了曹操。

劉協認為韓暹、張楊護駕有功,下詔不予追究。

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

【曹公,心理素質不是一般地強啊】

十月,曹操出兵征討楊奉,楊奉投奔袁術,曹操攻陷了楊奉在梁縣的營寨,奪取楊奉的大量物資。

衣賜履說:皇上認為韓、張有功,曹操認為有罪,甫一見面,君臣就起了衝突。

張楊和楊奉都沒有得罪曹操,而且曹操信誓旦旦和人家是好哥們兒,但一進洛陽就翻臉,只是因為這倆人手上有兵罷了,幹掉他們,或者趕跑他們,便於下一步對獻帝的控制。

行政權。八月十八日,曹操自任為司隸校尉,兼尚書事。封衛將軍董承為輔國將軍,封伏完等十三人為列侯。

八月底,遷都許縣,改稱為許都。隨後,劉協到曹操軍營,任命曹操為大將軍,封武平侯(向皇帝展示軍威)。

九月,太尉楊彪、司空張喜被免職。

十一月二十五日,任命曹操為司空,代理車騎將軍(大將軍讓給了遠在冀州的袁紹)。

衣賜履說:曹操自任為司隸校尉,這個崗位很重要,掌管首都,監察朝臣。不久之後,曹操任命自己的親信丁沖為司隸校尉。衛將軍董承,理論上應該有一定兵權,但曹操給人家改成輔國將軍,名字挺好聽,權力沒收了。大將軍給了袁紹,自己擔任車騎將軍,徹底把原大將軍韓暹、車騎將軍楊奉踢出了朝廷序列。

另外,公元196年,罷掉三公中的太尉、司空,只剩了司徒趙溫。曹操擔任司空,一直幹到公元208年。這一年,徹底廢掉三公,設置丞相和御史大夫,曹操自任為丞相。我們有理由相信,司徒趙溫,非常溫,從來沒跟曹操叫過板。實際上,公元208年,趙溫為了拍曹操馬屁,舉薦曹丕,不知怎麼拍到馬蹄子上了,曹操把他給撤了。

其次,編織鳥籠。

曹操把劉協當成什麼?

當成鳥。

因此,得編個鳥籠,關起來。

曹操一到洛陽,就誅殺了議郎侯祈、尚書馮碩、侍中台崇,這三個人是劉協從長安帶過來的,是劉協的身邊兒人。殺了他們,目的是隔絕劉協與外界的聯繫。

有人可能會問,曹操真的完全阻斷了劉協與外界的聯繫了嗎?

是的。

《後漢書·伏皇后紀》載,自從劉協到了許都,只是名義上還是皇帝罷了,身邊的侍從、護衛,全都是曹氏心腹,或者曹家的親戚。有個叫趙彥的議郎,有一次給劉協講了一點時事,曹操聽說後,立即誅殺趙彥。

皇帝身邊,只要有不和曹操一條心的,基本上都被幹掉。

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

【再高級的鳥籠,也是鳥籠】

曹操有一次入殿,見到獻帝。獻帝忍不住對他說,您如果能輔佐我,那就對我好點;如果不能輔佐,那你就行行好把我放了。曹操大驚失色,趕緊離去(操失色,俯仰求出。有的人把「俯仰」譯為磕頭,似不妥)。

衣賜履說:自從劉協到了許都,就成了被關在籠子里的金絲雀,可謂籠中天子。

劉協從當皇帝那天開始,就一天好日子都沒過過。但在董卓手上,甚至李傕、郭汜手上,雖然劉協說了不算,但身邊好歹有幾個自己人,還可以一起說說話、流流淚、嘆嘆氣的人。

在曹操這里,一個自己人都沒有。可以說,劉協是東漢十幾個皇帝中,最慘的一個。

我們是否可以問曹操,如果你要有一丁點想還權給皇帝的想法,都不能這麼幹吧?

再次,痛下殺手。

董卓,殺了一個皇帝,殺了一個太後,被天下視為亂臣賊子。

曹操,沒殺皇帝,但殺貴妃、殺皇后、殺皇子。

先殺董貴妃。董貴妃是輔國將軍董承的女兒。據說獻帝劉協實在受不了曹操的專橫,決定刺殺曹操。東漢以前的皇帝,想要幹掉專權的外戚大將軍,常規的方法是找幾個可靠的太監,找一機會,把專權的傢伙幹掉。但太監們不都被袁紹他們殺光了嗎?劉協沒辦法,四下一望,似乎只有董貴妃的老爹、輔國將軍董承可以商量,於是,給董承下了一道密詔,讓他聯合可靠的人,誅殺曹操。結果事泄,曹操誅了董承等人的族。然後派人到宮里頭抓董貴妃。劉協說,貴人現在懷有身孕,朕求你放過她吧。如果董貴人沒懷孕,沒準兒放一馬也不好說,現在居然懷孕了,那更是要斬草除根,必須殺!

再殺伏皇后。董貴妃被殺,伏皇后恐懼,皇帝的老婆,曹操說殺就殺,這哪天可能就輪到我了誒!於是,寫信給他父親伏完,講曹操如何兇殘,要她父親秘密地圖劃剷除曹操(這麼兇險的事,居然寫信而不是面談,只能說明,皇后的父親想見皇后,也是千難萬難,進一步說明,獻帝劉協被關得密不透風)。伏完不敢動手,但這個事還是泄露了。曹操大怒,便逼著劉協廢了伏皇后,然後,命御史大夫郗慮、尚書令華歆帶兵入宮逮捕伏皇后。伏皇后緊閉門戶藏匿在牆壁中,華歆進去把她一把抓出來。當時,劉協與郗慮坐在外殿。伏後被帶出來時,光著腳,披頭散髮,哭著與劉協告別,說,老公啊,你就不能救救我嗎?劉協愴然說,你先去吧,我也不知道能活到什麼時候呢。回頭對郗慮說,郗公,天下竟然有這樣的事嗎?

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

【劉協:媳婦兒,你先去吧,我說話兒就到】

我們不知道郗慮是怎麼回答的,但他圓滿完成了任務。伏皇后被關到掖庭暴室,幽禁去世,生的兩個皇子,都被毒死。伏皇后的兄弟及宗族死者百餘人,母親等十九人放逐涿郡。

衣賜履說:曹操就是這樣「奉天子」的。曹操包辦了皇帝的所有工作,因此,獻帝劉協很清閒,以致於我們在讀《後漢書·獻帝紀》時,發現里面記的都是曹公幹這個、幹那個,就沒劉協什麼事。

公元220年,曹操去世,同年,劉協將皇帝的位子禪讓給曹丕,大漢朝正式結束。

那麼,篡漢的是曹操,還是曹丕?

實際上,曹操從迎接劉協那一刻起,就沒打算還權給劉協,權臣沒有退路,這一點曹操比誰都清楚。

前面,霍光被誅族,董卓被誅族,跟那兒擺著呢!這兩個家族的遭遇告訴曹操:

第一,千萬不能放權,死都不能放;

第二,高度重視個人安全,對各種刺客、內鬼嚴密防範,只要抓住,必須斬草除根。

曹操在《讓縣自明本志令》里說得很清楚,想讓我放權,告老還鄉,做夢!老子一放權,立即就會被人謀害。

那麼,曹操不放權,也不稱帝,就打算這麼耗下去?也不是。

曹操說,若天命在吾,吾為周文王矣。看,人家一早就決定,把權力交給兒子的嘛。

那你說是曹操篡漢,還是曹丕篡漢?

其實,當時的大小諸侯,都想當皇帝,曹操卓然其中,想當皇帝,不丟人,後人沒必要非把他美化成忠君愛國的那副怪模樣。

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

最後說點兒又好笑又嚴肅的事。

上面,我們說袁紹不如曹操,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袁紹顧及臉面,曹操卻不大在乎。當時,十來個諸侯爭奪天下,最後勝出的是曹操,劉備,孫權。你會發現,這哥兒仨,都具備這個特點。

皇叔劉備,逃命比兔子快,每次都把老婆娃娃丟掉,從來都沒覺得愧疚;投降比呂布利索,先投公孫瓚,再投陶謙,再投呂布,再投曹操,再投袁紹,再投劉表;益州牧劉璋請他去打張魯,他卻搶了人家的地盤,終成帝業。要是麵皮不夠厚實,皇叔早就愧死幾百回了。

孫權雖然年輕,麵皮功夫也很了得,他和劉備同盟,並且是劉備的大舅哥,忽然奪取荊州,把關二哥殺了,然後把首級送到魏國,嫁禍曹丕,轉而又向劉備求和;曹丕稱帝,劉備稱帝,孫權偏偏不稱帝,反而向魏國稱臣,稱完臣又隨時翻臉,這份兒從容和淡定,也需天賦。

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

袁氏兄弟幹不過這幾位爺,實屬正常。

【圖片來自網絡】

來源:kknews解讀三國 | 曹操篡漢,蓄謀已久(下):籠中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