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讀完秦國的逆襲史

一口氣讀完秦國的逆襲史

你好,這里是保哥談歷史。在講秦之前,先來說說為什麼要講秦。最近收到一個提問:「古代中國是不是「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典型?」

這個問題很有意思,因為在古代,「中國」一詞其實指的是以中原為中心的區域,正所謂「逐鹿中原」,所以如果從詞語本意來看,古代中國其實全部都是外戰,是偌大的東亞乃至中亞區域間發生的各國交戰,以及占據中原的王朝不斷擊退外敵。

正是因為古代華夏的地理環境,東部臨海,西部山地高原,北方則是高原山地,只有中原是適合農業種植的沃土,所以古代華夏各方都是從外向內進攻,而出征中亞北亞的次數屈指可數。

不是因為古代華夏不擅長對外戰爭,而是因為對外戰爭實在是個虧本生意。西域很大,可是大有什麼用?都是沙子啊。西域國家有富饒的綠洲,可綠洲有多大?有打仗的時間,還不如多去長江黃河沿岸開闢出幾片耕地來種糧食呢。

至於北方草原的遊牧民族,那更是窮得叮噹響,除了一匹馬一座帳篷外什麼都沒有。所以中原王朝一貫的政策是有錢了就跑出去跟遊牧部落玩一玩捉迷藏,能打多遠是多遠;沒錢了就好好守住土地。

現在來說回秦國。秦國是很典型的一個戰爭國家,一切服務於戰爭,戰爭效率至上,不管是打外族還是打自己人。

你肯定知道秦始皇統一華夏,合縱連橫,但實際上在春秋戰國的幾百年時間里,秦國其實一直在裝孫子,直到戰國末期才長驅直入,南下滅亡巴蜀,東去奪取中原。

我的觀點是,地理區位決定戰爭結果,也就是不管打外族還是內戰,最重要的是國家所處的地理位置。注意,我說的是結果,也就是最後誰來統治中原、建立大一統王朝,而不是單純一場戰爭的勝負。

特別是在春秋戰國時代,五霸強、七雄出,各個國家打得有來有去異彩紛呈,但最後終結戰爭的是秦國。我們看戰爭的歷史,不能只看一次戰役的勝負,而要看大混戰中誰有能力終結戰爭。

問鼎者,必然是終結戰爭之人。

在華夏版圖上,秦國位於西北方,與犬戎、白狄這些蠻夷接壤,秦人先祖嬴姓部族早在殷商時期就是鎮守西戎的將領,在中原諸侯看來也是個蠻夷,在西周剛建國的時候根本沒把它當回事。

秦國並不在意,它關心的目標,是長久地保證自己國土的安全。秦國始祖秦非子因擅長養馬,被周王賞賜封地,在西北地帶設「秦地」,防禦西戎。秦與西戎在數十年的戰爭中變成了世仇,秦人也因為常年作戰,外加封地生態環境惡劣(今天依然惡劣),披荊斬棘,成為與中原養尊處優的諸侯們完全不同的強悍國家。

在周幽王「烽火戲諸侯」惹怒諸侯國,西周被犬戎滅亡後,歷史進入了東周時期。秦襄公因多次擊敗犬戎有功,獲得了岐山以西的土地,此時才正式讓秦國成為了諸侯國,占據關中平原大部分領土。

於是,春秋戰國來了,禮崩樂壞。整體上有四到七個大國互相攻伐,在戰爭中追求規模、兵員、效率、占有領土和毀滅敵國,周王室基本上只能成為一個吉祥物。在一開始的春秋爭霸中,所有諸侯國都試圖增強國力,吞併小國,將自己的勢力擴大到中原地區。

其中,齊、楚、晉、秦從四方脫穎而出。但根據史學家的研究,其實這些國家能成為霸主並沒有必然的原因,只是因為它們較少受周王朝的禮儀觀念影響,追求戰爭效率,以打勝仗為目標。

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就是地理位置。因為在地理位置上週圍敵國數量越少,受到的威脅越少,就越便於擴張。

典型的例子就是秦國遠離中原,早期專心對付西戎,取得了巨大成功,成為西方戰區的霸主。然而公元前628年,秦國決定攻打距離它580公里的鄭國,途路遙遠,不僅無功而返,還在回家的路上被晉國給伏擊了。

自那以後,秦國力量衰退,淪為二流強國,也開始學乖了,決定好好在西方養精蓄銳。待霸主時代結束後,整個華夏的諸侯國數量銳減,剩下的國家開始專心經營國內政治,很少再打大仗。

也許你知道秦國的商鞅變法和後來的郡縣制,但事實上為了統治通過戰爭征服的土地,楚國最先實行了郡縣制,齊國、魏國、吳國、楚國率先掀起變法的風潮,通過把土地分給農民、確立嚴刑峻法、擴大徵兵、徵收賦稅等方式為軍事行動提供資源。

秦國在這時候充分保持了猥瑣發育的優良作風,每次其他國家一有新政策、新變法出來它就學習,悄摸摸地擴充國力。

等到國力恢復得差不多了,接下來諸侯國又開始打仗。但這時已經沒有多少小國可以給它們去吞併,戰爭也轉向成為全民戰爭:不再以兼併領土為主要目標,而是全民皆兵,全面摧毀敵國的人口、經濟、政治。

最早推行改革的魏國在秦國領土「少梁」修築城池,正式開始全民戰爭。公元前419到408年,魏國擊破秦國在黃河一帶設置的防線,將秦國逼退到洛水。

秦國並不慌,因為它已經是西方戰區唯一的強國,即使再退後,也有極大的戰略縱深和迂迴餘地。但魏國不同,它在地理上處於趙、齊、楚、秦和韓國的合圍中,基本上是被包了餃子。

公元前366到362年間,秦國三次伐魏。距離魏國侵占秦國領土已經過去五十多年,但這次,秦國全滅魏國六萬大軍。這時候應該乘勝追擊吧?並沒有,秦國又等了二十年,才發起決定性攻擊,從魏國手中奪回了黃河一帶的土地。

在與魏國長達五十多年的拉鋸戰對抗中,秦國表面上裝孫子,基本上不主動出擊作戰,卻在暗地里學習魏國的政治。在軍事上,秦國也不冒進,除非出現絕對的必勝時機,否則絕不輕易出手,一出手就是山河國破。

自那以後,魏國無力回天,又被齊國擊敗,淪為了二流國家。公元前366年到322年間,秦國羽翼豐滿,與魏國進行了16次戰役,全部獲勝。

是時候了,秦國上上下下的人民都在想著,是時候主動出擊,終結戰爭了!於是有了後來的秦趙長平之戰,四十萬趙軍血流成河。

全民戰爭要求一個國家投入全部人民、全部產業、全部土地、全部金錢來決戰,戰敗則毀滅。其他國家在長期的征戰中力量虧損,無力反擊;而秦國保持著充沛的國力,趁勢一舉拿下了整個華夏。

但這里還有一個問題,不知道你發現沒有:為什麼其他諸侯國養精蓄銳都沒有什麼用,秦國養精蓄銳猥瑣發育就能成為王者?秦國究竟有什麼特殊的天賦?為什麼其他國家都要窮得沒錢打仗,秦國卻能富得流油?

原因還是地理位置。秦國祖先最早來到西北地區時,其實壓根沒有立足之地,因為滿眼望去全是遊牧部落。秦國的領土完全是秦人一刀一槍打拚出來的,在這樣的條件下,他們也學會了遊牧部落的作戰方式:比如將全部力量投入到一次戰役;以閃電戰的方式快速摧毀對手;打得贏就滅國,打不贏就回老家繼續備戰。

秦國雖然位置偏遠,但正是因為偏遠,其他國家的軍隊很難打到大本營,最多只能占領一些邊緣領土。秦國南有秦嶺,不用擔心有國家偷襲,西北方的犬戎已經被滅掉,剩下的唯有東方諸國。

從秦國出發到中原去,有一條渭河自西向東流淌,秦軍可借水利運送糧草兵士;而東方諸國如果想打秦國,卻面對西北地區的高原山地。

山好水好,秦國便可以在不受干擾的條件下努力種田擴軍。

但是,秦國的輝煌是以其他諸侯國的鮮血為代價的。從公元前317年到256年,各國總共有150萬人死於秦軍之手,如此傷亡,對於一個國家來說是無法挽回的災難。

古有堯舜禪讓,講的是道德;商湯伐夏,攻伐荒廢無道的夏桀,講的是天下百姓;周王伐商紂王,亦是仁義之氣。然而春秋戰國無義戰,每一個國家都是為了一己私利發起戰爭,將全部子民拖入戰爭漩渦中。

勝敗兵家事,江河萬古流。即使秦國終結了持續五百多年的大混戰,其國家也很快便滅亡了。我們今天看歷史往往只看到戰爭,但戰爭並非歷史的全部,它的背後是兵器、糧食、土地、軍人和農民,有血有肉的鮮活生命。

理民生、施仁政,才是興國之路。

來源:kknews一口氣讀完秦國的逆襲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