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澎湃新聞記者 陳若茜 陸林漢

今年是中新建交30週年,上海博物館與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聯合舉辦的「寶曆風物——黑石號沉船出水珍品展」9月14日上午在上海博物館開幕。展覽共展出248件/組文物,其中包括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邱德拔展廳精選的「黑石號」沉船出水珍品168件,以及來自上海博物館館藏與國內9家借展單位的陶瓷、金銀器、銅鏡等各類文物80件。

展覽別還將何家村窖藏出土的兩件一級文物金銀器與1970年代初次在揚州發現的最早唐青花瓷盤等國內文博機構藏的文物,與「黑石號」出水的同類文物在展廳比對展出,以豐富觀眾對9世紀唐代社會生活與海上貿易的全面認識。

「黑石號」載唐代風物揭開9世紀唐代社會生活與海上貿易

步入展廳,首先是一個巨大的螢幕,其上播放的是「黑石號」沉船的模擬動畫,光影投射在展廳地面,微波粼粼,彷彿置身於藍色的汪洋。展覽按照出土器物類目分為長沙窯、越窯、廣東窯場產品、鞏義窯、邢窯和黑石號出土其他器物幾大板塊展開緩緩敘事。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展覽現場

「黑石號」沉船是一艘往來於中國與阿拉伯世界的商船,船上滿載著中國唐代製造的各地風物,它是9世紀上半葉中國與東南亞、中東地區貿易、文化交流的重要實證。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鞏義窯青花花卉紋盤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藏

1998年,在海底沉寂了千年之久的「黑石號」沉船在印度尼西亞勿里洞島海域被發現,出水了陶瓷器、金銀器、銅器、鐵器、錢幣、玻璃器、各類香料以及生活用具等大量文物。其中,陶瓷器數量高達6萬餘件,涵蓋了唐代南北方著名窯場的諸多精品,如越窯青瓷、邢窯白瓷、長沙窯彩繪瓷、白釉綠彩器等,填補並加深了人們對唐代瓷器生產的認識;3件完整唐青花盤的發現,進一步證實了中國的青花瓷器早在唐代便已遠銷海外;出水的金銀器製作工藝極為精湛,八棱金盃、金盤及鎏金銀盒的精美程度可與陝西何家村窖藏的金銀器相媲美;揚州是唐代重要的鑄鏡中心之一,「黑石號」沉船出水江心鏡是目前所見唯一有明確紀年並能與文獻記載吻合的實物證據,所鑄銘文「揚子江心百鍊造成」明確了此鏡即為揚州朝貢之「江心鏡」。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揚州江心鏡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藏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伎樂紋八棱金盃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藏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長沙窯青釉褐綠彩胡人頭像紋碗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藏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長沙窯青釉褐斑模印貼花獅紋雙系壺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藏

「黑石號」沉船出水文物是目前海外發現最大體量、最精美的唐代文物收藏,而本次展覽是這批收藏在中國的首次公開亮相。除白釉綠彩器、唐青花、江心鏡、金銀器等珍貴品類外,上海博物館結合自身館藏,同時向陝西歷史博物館、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揚州博物館、揚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揚州唐城遺址博物館、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廣東省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和三門縣博物館借展,薈萃了何家村窖藏金銀器、鞏義窯唐青花、長沙窯外銷瓷、揚州和青龍鎮考古出土品等各類對比物,以豐富觀眾對9世紀唐代社會生活與海上貿易的全面認識。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長沙窯青釉褐綠彩「寶曆二年」銘花草紋碗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藏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長沙窯青釉褐彩詩文碗 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藏 釋文:「孤雁南天遠,寒風切切驚。妾思江外客,早晚到邊停。」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青釉褐綠彩帆船紋執壺 上海博物館藏

據陝西歷史博物館館長侯寧彬介紹,陝歷博此次共有四件文物借展上博,有何家村窖藏出土的兩件一級文物金銀器和2件唐代金銀器。這也是西安何家村遺寶和黑石號遺寶首次相逢在上博,顯示了黑石號「商船和長安的關係。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伎樂紋八棱金盃 陝西西安何家村窖藏 陝西歷史博物館藏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 鎏金蔓草鴛鴦紋銀羽殤 陝西西安何家村窖藏 陝西歷史博物館

「黑石號」沉船究竟是從哪里啟航?

「黑石號」沉船是一艘往來於中國與阿拉伯世界的商船,揭示了當時海上絲綢之路熙攘往來的盛況。沉船的航行路線是學界引人關注的問題之一。目前,學術界對於「黑石號」的始發港和目的地的討論很多,主要結合出水船貨的產地來源和歷史文獻做出分析。此前有觀點認為始發港為揚州港,也有觀點認為,「黑石號」沉船的始發港應在廣州。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黑石號」出水的玻璃瓶

據揚州博物館館長束家平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認為」黑石號「沉船始發港為揚州起碼存在這樣幾個證據,一,沉船中搭載了數量較少的唐代青花瓷器,同時期的青花瓷器碎片在河南鞏義窯遺址以及揚州城遺址均有發現。1975年在揚州初次發現唐青花瓷盤碎片,而在此之前,青花最早在元朝出現。二,「黑石號」沉船出水了揚州生產的江心鏡,與文獻記載揚州鑄江心鏡文獻記載吻合。三,沉船搭載的主要內容是數量巨大的長沙窯瓷器,長沙窯器物主要依賴水路運輸,揚州是當時長沙窯最大的海港集散地,長沙窯依靠揚州銷往中國的其它地方、乃至銷往世界各地。「這些都說明「黑石號」與揚州存在千絲萬縷的關係。」束家平說。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鞏義窯青花花卉紋盤 江蘇揚州出土 揚州博物館藏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黑石號沉船出水唐青花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黑石號沉船出水唐青花

此次展覽亦借展了揚州博物館、揚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揚州唐城遺址博物館的眾多瓷器文物,包括初次在揚州發現出土的最早的唐青花瓷盤,與「黑石號」出水的珍貴唐青花瓷盤在展廳比對展出。

「黑石號」的展出對「疫情時期」國際合作展的舉辦有何借鑑?

「寶曆風物」展是上海博物館疫情恢復開放之後,推出的第一個國際合作展覽。上海博物館館長楊志剛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因為疫情的不確定性,展覽時間經歷了四次調整,展覽的籌備過程始終像在「走鋼絲」,直到今天展覽正式揭幕。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鸚鵡銜枝綬帶紋銅鏡 上海青浦青龍鎮出土 上海博物館藏

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

唐·青釉褐綠彩執壺 湖南望城春堂公社右城大隊出土 湖南省博物館藏

楊志剛說,展覽合作方新加坡亞洲文明博物館的嘉賓也因為疫情阻隔未能到場,僅來了兩位文物交接人員。展覽最後能順利舉辦,得益於中新之間的快速通道,以及整個過程都是閉環管理完成文物的押運。「這批海外唐代文物精粹首次集體亮相中國,是繼2019年上海與新加坡開啟全面合作新機制之後,進一步深化人文藝術方面的互通互鑒。」

「疫情對國際間合作的展項影響最大,此前已經閉幕的上博巴黎高美以及唐招提寺的展覽文物運回非常艱難,現在還未完全運回。在這特殊的時刻,博物館之間更要攜手展現博物館的力量。」

楊志剛同時表示,當前,反對一切對水下文化遺產的非科學性操作和商業性打撈已成國際共識。本次展覽將進一步喚醒公眾意識,共同推進利在久遠的文化遺產保護事業。希望觀眾在欣賞美物、感悟歷史的同時,進一步加深對水下文化遺產保護的認識。

展覽將於9月15日免費對外開放,並持續至2021年1月10日。

責任編輯:陸斯嘉

來源:kknews現場|「黑石號」號唐代出水文物「浮現」上博展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