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馮小剛在影視圈就像電影《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名字一樣反差巨大,前半段與記者扯罵、調侃趙本山「黑社會」……就像王朔的話「我是流氓我怕誰」,他的形象就是電影《老炮兒》里本色出演的老炮六爺,既是地頭蛇也有江湖的仗義,要不怎麼能因此獲得第52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後半段是從2007年的《集結號》開始,逐漸切換風格。

儘管馮小剛依靠《甲方乙方》、《手機》、《非誠勿擾》等被標籤為「馮氏喜劇「的娛樂片獲得市場巨大成功,馮小剛甚至成為票房的保證,但卻一直被業界判定為「小品」模式和檔次。這一直是馮小剛的一塊心病。因此,有意無意逼迫他走上了風格切換之路。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改變從2007年的戰爭片《集結號》開始。這部源自楊金遠的小說《官司》的電影,採用了紀錄片的手法來表現現實主義的風格,啟用韓國戰爭特效隊伍,改變了很多觀眾對戰爭殘酷的認識。影片在中國內地的最終票房達到2.6億元,也因此獲得第2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亞洲影片等無數獎項。從這部影片開始,他開始關心這個社會,關心大眾的柴米油鹽,把自己放低和他們一樣,用電影去反應他們在社會的喜怒哀樂。也是從這部影片開始,大眾對他的看法逐漸改變,算是對他的肯定,對他的回饋,對他後半段重新開啟影片主題之路的一個認可。

但是,2010年他制導的《唐山大地震》卻是個滑鐵盧。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關於人類災難題材影片,不妨看一位世界大師的態度。 當年,好萊塢一家電影公司買下了小說《辛德勒名單》的拍攝權,由於主題是反映猶太人遭受納粹迫害和納粹黨員辛德勒營救猶太人的故事,因此,公司決定把電影交給猶太導演史匹柏拍攝。但31歲的史匹柏看完小說後卻說:「我還沒有結婚、還沒有孩子、還不懂得什麼是愛,不懂得生命的脆弱與高貴,不懂得對生命的敬畏。給我些時間吧,等我懂得了這些,再拍攝吧。」公司同意了,一等就是十年。十年後,史匹柏有了家、有了孩子,懂得了愛、懂得了生命、懂得了死亡,他終於破釜沉舟,一反常規,用黑白片拍攝,而且向全世界徵集二戰遺物,無數的猶太人義務參加演出。電影拍攝預算一再超標,史匹柏為了堅持理念還和老闆吵起來。但是,蒼天不負有心人,面壁十年的史匹柏終於創造出了獲得11項奧斯卡大獎的傳世經典《辛德勒名單》。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馮小剛自稱拍攝《唐山大地震》是為了向24萬逝者同胞致敬,但影片中過多的廣告植入,讓大眾對災難題材頓失敬意。要說馮小剛拍攝電影有票房和市場壓力,那身處資本主義市場的史匹柏怎麼做到了?馮小剛天不怕、地不怕,難道怕票房虧損?幾十年來,靠著善良的國人支撐,馮小剛和華誼兄弟賺得盤滿缽滿,相比較比爾·蓋茲、巴菲特捐出自己巨額財產做慈善,難道只是讓馮小剛面對24萬生靈真實地表示敬意,善良一次、虔誠一次,拍一部沒有植入銅臭的電影就很難?另外,馮小剛把一部史詩般的好題材《唐山大地震》山寨(原創為錢鋼的報告文學)成了像瓊瑤情感劇賺女人眼淚品位,拉開了他與大師的距離。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一個人的能力有限,馮小剛說自己成不了大師(見鳳凰網?非常道122期《馮小剛:不做大師》),沒有人指責你,就像魯迅在《最先與最後》中說「那雖然落後而仍非跑至終點不止的競技者,和見了這樣競技者而肅然不笑的看客,乃正是中國將來的脊樑。」就如一次次失望、一次次被「強姦」的中國球迷一樣,從來不是因為踢得差責怪他們,從來只是責怪其態度(帶中國足球隊首次進入世界盃的教練米盧一直說中國球隊首要的問題是態度問題,某國腳說貝克漢姆和他水平差不多遭到板磚也是態度問題)。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馮小剛內心如果不想做大師,那麼,為什麼藉著《夜宴》鼓譟著要衝擊奧斯卡?為什麼在鳳凰衛視主辦的全球華人有影響力人物評獎獲獎(2008年度)後,站在領獎台上不自信地問主持人:「以前有人說我不算全球有影響力,現在我算了吧?」當主持人猶豫不定、吞吞吐吐地說:「算是吧。」馮小剛還有些不尷尬和不高興;為什麼當著香港的媒體自卑感溢於言表地說:「你們看不起我們。」(張藝謀、姜文需要彈丸之地的香港高看嗎?竇唯罵香港的四大天王是垃圾的底氣在哪里?)當《夜宴》衝擊奧斯卡成了笑話,當無數的媒體和業內人士不斷反問「你的電影怎麼像中國足球隊一樣走不出國門?」馮小剛才慢慢地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這本身是自我醒悟,鳳凰涅槃的一個痛苦而必要的過程。但可惜的是,馮小剛卻再一次暴露了痞子的慣性,說:「我從生理上排斥深刻。」霍金是生理巨大殘疾,和成為大師有關係嗎?讓人不得不聯想著狐狸與葡萄的故事。所以說,態度決定高度,性格決定命運。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說到性格,就想起「戲如人生」,就像張藝謀在《老井》里的農民孫旺泉、《有話好好說》里的民工,所以他總是很謙卑,因此,雖然貴為奧運會總策劃,有特權,但「農民張藝謀」卻堅持和大家一起排隊、一起吃盒飯。再如《和你在一起》里教小提琴的余教授、《建國大業》里的馮玉祥,陳凱歌的氣場和個性就註定了他高傲和孤獨的本性。再看馮小剛,其本性在他所客串的幾部電影里已經昭然若揭,《功夫》里的斧頭幫幫主、《建國大業》里的黑社會頭子,一言一行絲絲入扣,天然雕飾。因此,如果馮小剛改不了骨子里的痞子本性,不真正地、虔誠地靜下心來,面壁十年一樣地進行品性的自我修行、自我救贖,不經過浴火重生,要想成為大師恐怕就不是想不想的問題。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古人說:世間有三才—神、鬼、人。一個人在這個世上對他們總要有所信仰、有所敬畏,那怕是天上的神靈(地球球長美國總統也懼怕上帝)、地下的鬼怪,或者地上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你的老師、領導。有所敬畏,你才不敢主動去犯錯,你犯了錯,才有人敢說你、教導你改正。而如果一個人什麼都不信、什麼都不敬畏,什麼都不怕,這才是最可怕的。

馮小剛前半段就是在這種境界里煎熬並快樂著。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有了《唐山大地震》的詬病,2011年馮小剛再次執導災難片《1942》就虔誠了很多,從錢眼走出來。2016年馮小剛再次關注底層,執導劇情片《我不是潘金蓮》,開始得到國際的認可,獲得第64屆聖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最佳影片金貝殼獎,而其個人則憑藉該片獲得第53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導演獎等。

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

從《集結號》發端,馮小剛發現了不同的自己,也知道自己還能飛得更高。2017年,他再次被內心強烈的軍人情結喚醒,執導引起巨大民情支持的劇情片《芳華》,喚醒廣大民眾關心那一場快被國民遺忘的戰爭,關心被遺忘的老兵群體,他也因此於2018年獲得第25屆北京大學生電影節最佳導演獎。

這算不上馮小剛電影生涯的一個里程碑,但讓他更看清了自己,知道了他對這個社會應有的責任!

來源:kknews原創 | 馮小剛——最可怕的是什麼都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