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帶第一股」斷臂求生遭問詢 鵬博士還為自己挖了多少坑

在業績下滑、債務高企等重重危機之下,鵬博士電信傳媒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鵬博士」)宣布以「白菜價」售賣了長城寬帶等4家重要子公司。曾經坐擁千萬用戶、身價10多億元的長城寬帶,為何會淪落至此?

《思維財經·正經社》周淼

甩賣子公司遭問詢

鵬博士公布的《關於子公司股權轉讓的公告》顯示,擬轉讓全資子公司長城寬帶網絡服務有限公司、河南省聚信網絡信息服務有限公司、沈陽鵬博士網絡服務有限公司、浙江鵬博士網絡服務有限公司的100%股權,轉讓價格合計100萬元。

公告顯示,上述擬轉讓的四家公司主營業務均為互聯網接入,且都處於虧損狀態。2020年上半年,淨虧損數額分別為:5715萬元,86萬元,362萬元,214萬元。其中長城寬帶虧損最為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長城寬帶10年前為買下鵬博士時花費了17億元。2012年12月,鵬博士與中信網絡有限公司就長城寬帶50%股權轉讓事宜簽訂了《產權交易合同》,產權轉讓價款7.12億元,按照該支付價格,長城寬帶彼時估值14.24億元。

所謂此一時彼一時,長城寬帶的身價在8年時間內「縮水」到了100萬元以內,而鵬博士出售長城寬帶一事也被業內貼上「甩包袱」、「賤賣」等標簽。

鵬博士此次的交易對象為中安實業投資(深圳)有限公司(下稱「中安實業」),其股東中安國際投資有限公司(下稱「中安國際」)為6月底剛被公司引進的戰略投資者。

不過,2017年才成立的中安國際自身同樣處在虧損狀態。公告顯示,該公司淨資產約-305萬元,2020年上半年營收為0,淨利潤約-113萬元。

此次交易不僅飽受市場熱議,還受到了上交所的關注。9月5日,上交所對鵬博士轉讓子公司股權及相關事項發送了問詢函,要求鵬博士披露中安實業方與公司、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之間是否存在關聯關系、前後交易作價的合理性等。

這不是鵬博士第一次被監管問詢。據不完全統計,其違規記錄超20條;其中,2019年3條,2020年6條,多為問訊、監管關注、警示;2020年7月10日,董事長楊學平等4人,還曾因鵬博士信披內控多宗違規而遭到監管關注。

值得一提的是,鵬博士的董事長楊學平是一名前深圳市政府官員,其子公司已經與政府實體合作的幾個項目中,包括為某地警方建立的一個光纖監控網絡。據鵬博士在一份交易所備案文件中披露,旗下有兩家全資子公司曾被罰款人民幣200萬元,原因是其高管曾賄賂與某地警方項目有關的地方官員。

17億砸出了個」窟窿」

公開資料顯示,鵬博士主營互聯網接入、數據中心等業務,是一家上市超過25年的公司,在業內曾有「第四大電信運營商」、「最大民營電信運營商」、 「寬帶第一股」之稱。其主營業務早期是特鋼冶煉,直到2009年才進入互聯網接入、數據中心業務及相關的互聯網增值服務業務。

彼時,鵬博士自身也有寬帶業務,但由於規模很小,才逐漸謀劃收購長城寬帶。長城寬帶成立於2000年4月,是國內一家老牌民營寬帶品牌。收購之初,長城寬帶採取的低價策略的確曾為公司帶來了豐厚的利潤。

但隨後在行業「提速降費」的大趨勢影響下,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三大傳統運營商崛起,對非傳統運營商造成巨大沖擊。再加上被客戶頻繁投訴「網速慢」、「不續費就斷網」、「退費難」及「服務差」等問題,長城寬帶口碑急轉直下,最終在激烈的競爭中落敗。《正經社》分析師在黑貓投訴平台輸入關鍵詞「長城寬帶」,搜出的投訴信息多達2648條。

「寬帶第一股」斷臂求生遭問詢 鵬博士還為自己挖了多少坑

來源:黑貓投訴

2016年起,長城寬帶的利潤就開始持續下滑,2018開始虧損,2019年淨虧損26.39億元,幾乎虧掉了2018年前4年的利潤總和,並陷入資不抵債狀態。到2020年上半年,長城寬帶的淨資產為負1.7億元。

這也導致鵬博士互聯網接入業務陷入用戶流失、營收下滑的局面。年報顯示,2016年至2019年,其互聯網接入業務收入分別為74.67億元、67.14億元、52.82億元、41.62億元,逐年下滑;在網用戶數也由2016年的1359萬戶降至1046萬戶,減少了300多萬戶。

不僅如此,《正經社》查詢企查查還發現,近年來鵬博士還曾因長城寬帶涉及多起訴訟。據不完全統計,自2018年以來,鵬博士與長城寬帶涉及的訴訟案件達130起左右,主要為建設工程合同糾紛及買賣合同糾紛等。

「寬帶第一股」斷臂求生遭問詢 鵬博士還為自己挖了多少坑

來源:企查查

其中,最大一筆官司涉及近億元。鵬博士財報顯示,長城寬帶被北京格林偉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起訴請求支付采購款項及逾期利息,涉及金額8328.83萬元,形成預計負債金額為2438.89萬元。

而且,因長城寬帶2019年巨虧,鵬博士商譽賬面價值也由前期的20億元左右驟降了95%,這也導致其業績巨虧幾十億元。而早在2012年年末,公司商譽還僅為4.73億元。

鵬博士2019年業績報告顯示,公司2019年實現營業收入約60.5億元,同比減少11.81%。2019年度公司計提商譽減值准備19.99億元,計提固定資產減值准備30.75億元,計提壞賬准備及其他資產減值損失等4.17億元。受此影響,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後的淨利潤為-56.93億元。

還有多少窟窿待補

其實,鵬博士的上述商譽爆雷是在為近幾年的不斷並購「買單」。公開資料顯示,除了寬帶業務,其還「蹭熱點」式地投資過機頂盒、攝像頭、雲會議、人工智能、區塊鏈等其他業務。

其中,涉及金額較大的有兩筆交易:2017年11月耗資900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6億元)收購PLD Holdings Limited 93%的股權,2019年6月以3億元增資訊通聯盈。

彼時,PLD正與國際知名互聯網公司合作推進「太平洋之光」海底光纜項目,後來該項目由鵬博士旗下一家子公司接手。該項目計劃2018年年底建成投產。

為此,鵬博士前前後後至少投入了25億元。後來,該項目被海外以「存在國家安全隱患」為由要求終止。《正經社》沒能從鵬博士最新披露的財報中查詢到該項目的相關信息。

《正經社》梳理公司年報發現,盡管鵬博士近幾年經營現金流持續為正,但投資性現金流淨額持續為負,且幾乎沒有投資現金流入,投資收益更是可以忽略不計。

「寬帶第一股」斷臂求生遭問詢 鵬博士還為自己挖了多少坑

來源:同花順

在這期間,鵬博士還進行了大筆融資,並宣稱用於還債。2019年12月,鵬博士發布了《關於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預案的公告》,擬通過非公開發行公司債券20億元。今年3月,鵬博士又發布定增融資預案,擬募資24.62億元。

大量投資和融資也為公司帶來了巨額負債。2018年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9.53%、94.84%和92.90%,處於高位水平。鵬博士宣稱,主要是因為公司所屬行業為資金密集型行業,固定資產投資規模較大,公司銀行貸款、公司債券等借款規模較高所致。

截止2020年上半年,鵬博士賬面上的短期借款、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長期借款、應付債券等有息負債金額累計約為45億元,前兩年分別約為60億元和54億元。而公司同期賬面上的貨幣資金則分別是22.04億元、7.52億元和19.31億元,難以覆蓋其負債規模。

2015年,鵬博士股價曾飆升到50.28元/股(前復權)。但在不斷折騰之後,其股價在短短5年時間一路下跌到了如今的10元以下,跌幅超80%。如果賣資產是鵬博士「續命」的方式,那麼,投資者的信心又能靠什麼來彌補?(思維財經&正經社出品)■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