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美國東部時間9月17日,第30個第一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由於疫情的緣故,這次頒獎典禮並沒有在經典的哈佛大學桑德斯劇院舉行,而是開了一個盛大的視頻會議(差不多那個意思)。不過,頒獎典禮的經典流程還是不能少的,比如大家一起扔紙飛機,這次換成了播放大家扔紙飛機的視頻。第一輪,扔!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一個發現:外國人似乎並不會對着紙飛機哈氣

波士頓大學名牌教授貝爾科·格里森發表了30年如一日的搞笑諾貝爾獎歡迎致辭:

WELCOME,WELCOME!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每年的搞笑諾貝爾獎都有一個主題,比如前年的主題是「心」,去年的主題是「習慣」,今年的主題是……「蟲子(bugs)」。為了跟主題契合,今年的獎杯也是蟲子主題:獲獎者會收到一份PDF文件,打印出來後按照說明粘起來,會得到一個「獎杯」,其中5面分別印有1種蟲子,有跳蚤、蟑螂、計算機bug(好吧,也算)、諾如胃蟲(也就是讓人鬧肚子的一種病毒),以及大眾的甲殼蟲轎車(行,你說了算),另外一面印的是粘貼指南。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除此之外,獎品還有一張手寫獎狀,以及一張真的10萬億津巴布韋元的仿製幣。

好,開獎。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聲學獎:我們想聽鱷魚叫

第一個獎項是聲學獎,獲獎者是史蒂芬·瑞博(Stephan Reber)、西村武史(Takeshi Nishimura)、朱迪斯·佳尼斯(Judith Janisch)、馬克·羅伯森(Mark Robertson)和特庫姆塞·費奇(Tecumseh Fitch)。這幫人搞到了一隻揚子鱷,並且把鱷魚放在充滿氦氣和氧氣的密封箱子里,引誘鱷魚發出叫聲。

人吸入氦氣後,發聲腔里的空氣共振頻率變高,使得高頻泛音被放大,聲音聽起來就顯得又高又尖,跟唐老鴨似的。那鱷魚吸入氦氣後會變成唐老鱷嗎?這個研究發現,會的。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就是這只鱷魚(此時解說的研究者也吸了氦氣,聲音變得很好笑)

心理學獎:自戀的眉毛

今年的心理學紙獎杯被米蘭達·傑克明(Miranda Giacomin)和尼克拉斯·魯萊(Nicholas Rule)捧走,獲獎理由是,他們發現通過觀察眉毛能判斷一個人是不是自戀狂。簡單來說,就是自戀的人會有更獨特的眉毛,比如高高飛起的眉尾、稜角分明的眉形之類。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右下角的研究者,把自己眉毛貼住了,我們無從知曉他是不是自戀

和平獎:按了門鈴就跑真刺激

在一段歌頌蟑螂的音樂劇後,我們迎來了和平獎的頒獎時刻。獲得這一殊榮的是印度和巴基斯坦政府,他們指使自家的外交官在深更半夜去按對方的門鈴,然後迅速跑掉。這種非暴力較勁手段確實是非常和平哈。

可惜的是,獲獎者們今天不能去領獎,也可能是不想去吧。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那就一起聽聽蟑螂音樂劇吧

物理學獎:讓蚯蚓蹦迪

由於研究高頻率晃動下的蚯蚓會發生什麼樣的形變,伊萬·馬科斯莫夫(Ivan Maksymov)和安德烈·珀托斯基(Andriy Pototsky)拿走了今年的物理學獎。

他們先把活蚯蚓放在20%濃度的酒精里「麻醉」一下,然後把它們放在塑料板上,再通過一個音頻放大器,對塑料板施加垂直方向的正弦波振動信號,讓放置在上面的蚯蚓也隨之振動起來。

讓人欣慰的是,實驗結束後,研究者會給蚯蚓醒酒,然後把小蟲子們送到蚯蚓養殖場度過餘生。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莫慌,這是蚯蚓軟糖(我喜歡這件衣服,上面寫的「我愛豬油」)

經濟學獎:吻的奧秘

拿走經濟學獎的研究者有點多,不一一點名了啊。總之,他們認為,越是貧富差距大的地區,人們越喜歡接吻,原因可能是當地資源競爭激烈,為了維護長期穩定的伴侶關系,人們更傾向於多親親。

還有一點:口腔衛生與接吻質量息息相關。為了多接吻、多接好吻,大家一定要注意口腔衛生,早晚刷牙,飯後用牙線。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親親我的獎金

管理學獎:套娃殺手

又是一段稱贊蟑螂的歌劇,在這之後就是中國人的「高光時刻」了。2020年度搞笑諾貝爾獎管理學獎,頒給了5位中國人。這5位老哥哥做了一件套娃謀殺未遂的行為藝術。

老哥A收到殺人任務後,拿走了一部分酬金,把任務外包給老哥B;

老哥B收到殺人任務後,拿走了一部分酬金,把任務外包給老哥C;

老哥C收到殺人任務後,拿走了一部分酬金,把任務外包給老哥D;

老哥D收到殺人任務後,拿走了一部分酬金,把任務外包給老哥E。

最後沒人被殺,但酬金從200萬縮水到了10萬。

跟和平獎一樣,獲獎者沒法來領獎,因為他們還在牢里蹲着。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昆蟲學獎:我只接受6條腿

摘得昆蟲學獎桂冠的是理查德·維特(Richard Vetter),他發現那些終日與蟑螂、跳蚤、蝗蟲為伴的昆蟲學家,其實很怕蜘蛛。

「對於他們來說,只是多了2條腿,事情就大不一樣了。」維特說。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老先生,您頭上的蜘蛛要掉了

醫學獎:別吧唧嘴了!

醫學獎得主是尼恩科·吳林科(Nienke Vulink)、達米阿尼·德尼斯(Damiaan Denys)和阿諾德·凡·龍(Arnoud Van Loon)。他們診斷出了長久以來被忽視的一種疾病——恐音症。

患上這種疾病後,聽到別人吃東西吧唧嘴的聲音就會特別難受。治療方案也是有的,研究者建議患者在聽到這種聲音後,想象自己走在濕噠噠的泥沼里,吧唧聲來自於鞋子和泥巴的接觸,這樣一來就不會生氣了。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下面中間這位,你是故意在視頻會議中大聲吃蘋果的嗎

醫學教育獎:「以身作則」

這個獎的得主們就很大牌了。他們分別是巴西、英國、印度、墨西哥、白俄羅斯、美國、土耳其、俄羅斯和土庫曼斯坦的國家領導人。獲獎理由:他們利用新冠疫情告訴了全世界,比起科學獎和醫生,政客們會對人們的生老病死產生更直接的影響。

該獎項得主並未參加頒獎典禮。

值得一說的是,這是白俄羅斯總統亞歷山大·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第二次得搞笑諾貝爾獎了。2013年,盧卡申科因規定在公共場所鼓掌非法而斬獲搞笑諾貝爾獎和平獎,同時獲獎的還有白俄羅斯警方,他們根據前面的規定逮捕了1名獨臂男子。

材料科學獎:屎冰刀不好用

獲得這個獎項的研究者也很多,他們群策群力,發現用冰凍大便做的刀子根本不好用。

第30屆搞笑諾貝爾獎隆重登場 5位中國人迎來「高光時刻」

一割就融化了

隨着格里森教授的告別演講(全文:Goodbye。 Goodbye。),第30個第一屆搞笑諾貝爾獎圓滿結束。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