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8000口井面臨乾枯威脅 金融專家們要賣「水期貨」了

「給我來一千手100兆升的九月薩克拉門托河水。」——可能不久之後,大家就會聽見身邊的某個交易員對着電話這樣吼道。近日,美國當地時間9月17日,全球最大期貨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 Group)宣布, 他們將在今年年底前推出全球首張水價格期貨合約,每份合約將代表10英畝英尺的水。

並且該合約將以納斯達克韋萊斯加利福尼亞水指數(NQH2O)為標的進行交易結算,該指數涵蓋了整個加利福尼亞州的水價格。

加州8000口井面臨乾枯威脅 金融專家們要賣「水期貨」了

圖片來源:CME官網

這意味着水將成為一種像原油一樣的投機商品,同時標志着水資源在商品化的道路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水資源匱乏催生水權交易市場

CME Group Global的Tim McCourt表示:「 預計到2025年,全球近三分之二的人口將面臨水資源短缺,水資源短缺給世界各地的企業和社區,尤其是擁有價值11億美元的加利福尼亞水市場帶來了越來越大的風險。」 

在加利福尼亞州,用水尤為緊迫,水資源少,但需求量卻巨大。該州大片屬於乾旱地區,降雨或降雪相對較少,山火頻發。但與此同時,其中央山谷地區又是是美國一些最重要,最活躍的農場所在地,這些農場種植的糧食將銷往全國市場甚至國外。CME集團表示,該州40%的用水量用於農業目的,而在乾旱年份,這一比例甚至可以超過60%,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水資源決定了加州農業的生死。

根據美農業部農業經濟研究中心發布的2017年農業經濟統計數據(最新,該數據每5年發布一次)顯示,加州是美國最重要的農業州和畜牧州,全州共種植了200多種商品作物,每年農業產值500億美元左右,在全美50個州里面常年占第一,產值比第二名高出50%。

加州8000口井面臨乾枯威脅 金融專家們要賣「水期貨」了

加州的年年山火不僅僅是氣候異常和氣候變化造成的,跟加州農業過度、無節制使用水資源也有很大關系。

加州農業缺水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一開始是使用地表水,再後來不夠用就抽地下水。早在2012-2016年加州就出現了連續5年的乾旱,結果農場主們就瘋狂抽地下水進行灌溉,最後幾千口井都被抽乾。

據Canada National Observer今年3月的一篇報道指出,美國加州中央河谷地區近8000口井面臨乾枯威脅。

隨後加州的缺水狀況一直沒有任何改觀,反而反而越來越嚴重。加州的大火越來越頻繁且面積越來越大,持續時間越來越長,非常難以撲滅,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地下水乾涸。

一邊是加州水資源越來越緊缺,一邊是加州的農業產值和產量連年增長,這種趨勢顯然是不可持續的。這次加州大火讓美國下定決心來解決這背後的根本問題——現行的體制是農場主可以在自家地上打井取地下水,這就導致了對地下水的「濫用」,因為地下水實際上是存在於地下水系,而不僅僅是井下——這就導致了對准公共資源的競爭性「濫用」。

美國西部地區常年缺水的困境不管在用戶心理預期上,還是在絕對價格上都推高了水的價值,也促進了水交易市場的形成。該地區已經建立了新生且迅速增長的水權交易市場。而加利福尼亞州,尤其是其南部,是數量和價值最大的市場,加州每年交易的水的價值和數量幾乎是其他州的四倍。

加州8000口井面臨乾枯威脅 金融專家們要賣「水期貨」了

圖片來源:西水研究(WestWater Research)

水資源交易發生在每個西部州,共有20多個不同的區域,這些市場已經在地方和地區各種市場條件以及公共政策下形成,並最終滿足因不斷增長和變化的供水需求。

金融創新促進價格發現?

水對於我們的日常生活至關重要。除了生活需要之外,我們還依靠水灌溉農業,輔助製造業,開采能源甚至運輸,因此,保持獲得的可靠性和穩定的水供應對於持續的經濟活動至關重要。但是,水資源管理通常沒有透明的價格發現機制,導致交易效率低下。

期貨市場就是一種非常合適解決這些問題的金融工具,既鎖定了遠期水的價格、又保證了水獲得的可靠性以及水供應的穩定性。期貨(Futures)的含義本身就是交易雙方不必在買賣發生的初期就交收實貨,而是共同約定在未來的某一時候以合約約定的價格和數量以及其他交易條件進行交收現貨。

另一方面來說,要實現水的大宗商品化交易,首先就是要有明確的價格確定機制以及可以量化的交易標的物,而在水的交易市場中,一般涉及出售或租賃各種水的所有權就是很好的標的物。

水權是所有權權益中最常見的交易類別,擁有水權的所有者有權從河流,溪流和地下水盆地中轉移或抽水。 其他通常交易的權利包括地下水庫中的股份,地表水庫的存儲權以及處理過的廢水的權利。 

納斯達克韋萊斯加利福尼亞水指數(股票代碼:NQH2O)就解決了水的價格確定機制以及量化了水的交易標的物,並且反映了加利福尼亞水相對稀缺的變化。該指數根據加利福尼亞州交易價格的成交量加權平均數,確定加利福尼亞州水權的每周基準現貨價格,不包括與運輸或損失相關的額外成本。

也就是該指數將跟蹤加利福尼亞五個最大,交易最活躍的地區的水權租賃和銷售交易的價格,以及加州地表水市場和四個地下水盆地(中央盆地,奇諾盆地,聖加布里埃爾主盆地和莫哈韋盆地奧拓分區)的水權交易加權平均確定當前水價。

NQH20的價值以美元每周每英畝英尺($ / AF)(覆蓋一英畝土地(43,560平方英尺)至一英尺深所需的水量)的價格為准。

用於計算該指數的數據由西水研究(WestWater Research)提供,西水研究是一家經濟咨詢公司,致力於為水權和水資源開發提供定價,估值和交易咨詢服務。

加州8000口井面臨乾枯威脅 金融專家們要賣「水期貨」了

納斯達克韋萊斯加州水價指數期貨合約將根據2018年發布的納斯達克韋萊斯加利福尼亞水指數進行財務結算。

納斯達克全球信息服務部執行副總裁兼主管Lauren Dillard表示,流動性強,透明的期貨市場將有助於建立並推動整體水權市場的發展,方便用水戶對沖未來的價格風險。例如,目前加州40%的水用於灌溉其900萬英畝的農作物,納斯達克韋萊斯加州水價指數期貨將使農業生產商能夠為大規模灌溉所需的水價變化提前計劃。當水價波動時,這還將使商業最終用戶(如製造商)更好地應對業務和財務風險。

水期貨的推出,背後肯定還會跟上各種州立法和監管,在本質上是對稀缺水資源進行統一定價——不僅僅可以節約用水,還可以優化水資源配置。

這項金融工具創新,意味着什麼?

農業產品期貨和石油期貨交易已經存在了幾百年,但是大宗期貨市場在規模和影響力上的真正崛起,還是上世紀70年代全球石油危機爆發以後的事。

對於水期貨這個新興的品種,Waterfind共同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湯姆•魯尼表示,有些投資者可以繼續持有期權,通過一個特定的體系進行水的交付,也可以以更好的價格銷售期權。它就像購買濃縮橙汁期貨或豬肉期貨一樣。大家可以選擇按期收到將付的豬肉,然後自己吃掉大量豬肉……也可以把合同轉手,賺取利差。

他還認為,引入期貨交易後,由於不必再擔心水的實物交付問題,或許將會有更多的投機者進行水交易市場。同時,期貨交易可以讓農民獲得某種安心,就像棉花和玉米期貨一樣。他們不用再擔心半年後收獲或灌溉時的水價到底是高還是低。農民們喜歡通過買賣期貨合同來鎖定一個固定的價格。因為期貨市場本身就是買賣雙方更有效地管理風險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工具。

不過,支持和反對設立水交易市場的人士都認為,水期貨市場的出現可能會改變人們對待水的態度,把它從一種像空氣一樣免費和普遍的資產,變成一種像石油一樣待價而沽的商品。水也正在變成一種價高者得商品。

盡管CME在聲明中稱,推出水期貨是為農場主提供一個可以「對沖」水價的金融工具,並可以做為加州乃至全球水資源緊缺程度的市場指標,但實際上是通過更強的監管和統一的用水定價,推高水現貨的價格,而水做為加州農業的關鍵性要素,價格趨向上行,繼而推動加州農產品價格上行。

值得一提的是,加州的農產品約占全美農業總產值的12%左右,其價格上漲將帶動整個全美農產品價格上升。

對於投資而言,這就意味着,美國食品價格通脹將長期保持較高的水平,繼而

繼而帶動美國整體物價水平上行。

加州8000口井面臨乾枯威脅 金融專家們要賣「水期貨」了

圖片來源:全球經濟指標數據網(美國在受到新冠沖擊之後,食品價格通脹指數一直居高不下)

專家警告:金融投機可能導致水價飆升

另外從更一個更長遠的角度來看,水期貨或許會是下一個值得前往的投資窪地。

CME在對此次發布水期貨時評論稱:「到2025年,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都將面臨水資源短缺的問題……」世界水資源協會也表明:」未來為保障水資源安全,全球經濟每年的負擔約會高達5000億美元。」聯合國預測:「到2050年人類水資源消耗量將比現在暴增44%。」

另外還有一些聯合國關於全球水資源發展態勢的一些數據:

到2030年,全球7億人會因為水資源匱乏而「流離失所」;

現在全球三分之一的地下水水系已經處於「透支」狀態,大約有40億人在一年中至少有一個月,會遭遇水資源短缺問題——這一數字到2050年會增加至48億至57億人,其中約70%在亞洲。

加州8000口井面臨乾枯威脅 金融專家們要賣「水期貨」了

從更長期的投資角度來看,農業節水基礎設施和技術,以及海水淡化等領域,將是未來長線投資布局的重要節點。或許水期貨的推出正逢其時。

不過金融衍生品在提高資源的社會分配效率,管理風險的同時,也會導致投機行為的大量出現,也可能引來社會的動盪,尤其是這些和生存相關的直接生產要素,如果產生泡沫將會帶來嚴重的社會動盪。

《農業賭博:食物如何不再是食物》一書的作者弗萊德里克•考夫曼卻從大宗商品交易和衍生品市場的歷史的角度給魯尼的話潑了一瓢冷水。他認為,水資源的金融衍生品和投機可能導致水價飆升,甚至使旱情進一步惡化,就像糧食和能源期貨也曾導致社會動盪一樣。考夫曼還表示:」我們已經見證了金融衍生品對抵押證券產生的影響,我們不希望同樣的事發生在水身上。」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