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提起「香港四大天王」——劉德華、張學友、黎明、郭富城這四位知名巨星,相信大家都並不陌生,他們也曾多次同台演出過。但是,如果說,「香港四大天王」響應國家號召,一起開了一家集成電路公司,估計鬼都不會信。

泉能研究院集齊了「香港四大天王」?

9月22日消息,昨日,業內一家名為泉能先進集成電路產業研究院(濟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泉能研究院」)突然在很多半導體行業從業者的朋友圈火了,而其引發業內關注的原因則是,其官網(http://www.qnic.com.cn/)介紹當中,其主要的四位高管與「香港四大天王」幾乎同名。

泉能研究院官網顯示,其創始人兼CEO為劉德華,三位副總裁分別為郭富城、黎明明、張學友,當然從個人介紹來看,除了同名之外,又與香港四大天王沒什麼關系。

「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如果說,一家公司的高管當中,有一位或者兩位與「香港四大天王」同名並不奇怪,但是四位高管都幾乎同名,這就完全不可能了。

所以,幾乎可以肯定,泉能研究院的官網被「黑」了,相關信息被篡改了。

這一點,通過官網的「關於我們」也可以看到,里面寫道「騰訊是全球智能芯片行業的領域的先行者」、「公司創始人、首席執行官陳天石博士」、「2016年推出騰訊1A處理器」。

顯然,這里泉能研究院的公司介紹被改成了寒武紀公司的介紹了,並且寒武紀的名字,也改成了騰訊。顯然,這是可能一場由「黑客攻擊」造成的鬧劇。

「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不過,並未能聯繫到泉能研究院對此進行進一步確認。而在發稿前,泉能研究院的網站已經無法訪問,應該是發現了網站被黑,所以主動下線了。

泉能研究院是誰?

根據天眼查的資料顯示,泉能研究院成立於2019年8月30日,注冊資金1億元,實繳資本4900萬元,公司法人代表為曹山。

泉能研究院是一家智能芯片開發商,致力於打造各類智能多媒體芯片、5G、智能終端以及智能機器人的核心處理器芯片。

「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從泉能研究院的股權結構來看,其為海佑集成電路(山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佑集成」)和濟南國資委旗下的濟南高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合資公司(以下簡稱「濟南高新控股」),雙方分別持股51%和49%。海佑集成則是由自然人曹山獨資的企業。

「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值得注意的是,泉能研究院是泉芯集成電路製造(濟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濟南泉芯」)的關聯企業,因為,曹山以及濟南國資委旗下的濟南高新控股也都是這兩家企業的股東。

武漢弘芯、濟南泉芯、泉能研究院背後的男人

早在今年6月,就率先獨家曝光了號稱千億投資的武漢弘芯恐將「爛尾」的問題,隨後在8月下旬,武漢市東西湖區政府的一份報告,也正式揭開了弘芯此前一直被捂着的「蓋子」。

「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近日還通過天眼查發現,曾於2019年7月加盟武漢弘芯的蔣尚義當時曾參股武漢弘芯的股份,但是在2020年7月3日就退出了。

近期,濟南泉芯也引發了業內的關注。因為武漢弘芯和濟南泉芯都曾有着一個共同「推手」——曹山。

根據天眼查資料顯示,武漢弘芯的控股股東是北京光量藍圖。而曹山曾是北京光量藍圖的大股東及法人代表,只不過,曹山在2019年1月退出了北京光量藍圖,不再擔任法人代表、執行董事。

「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而在退出北京光量藍圖之前,曹山就於2018年11月,在珠海成立了由其持股93%的逸芯集成技術(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逸芯集成」)。法定代表人正是曹山,總經理是夏勁秋。值得注意的是,夏勁秋曾是跟隨梁孟松加盟三星電子的大將之一。

隨後,在2019年1月底,曹山又通過逸芯集成又聯合濟南國資委旗下的兩家子公司——濟南高新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濟南產業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以及濟南集芯產業發展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共同成立了注冊資本59.5億元的濟南泉芯。

根據資料顯示,泉芯濟南項目總投資高達598億元,計劃建設12英寸12nm/7nm工藝節點的晶圓製造線。項目於2019年第一季度悄悄開工建設,工地位於濟南臨空經濟區,用地面積39公頃。總投資額為590億人民幣項目分兩期建設,一期投資230億,建設月產能7000片的12英寸12nm 生產線;二期投資260億元,擴增月產能23000萬片12納米邏輯芯片;第三期投資100億元,增加1萬片的7nm產能。

在股權結構上,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目前持有濟南泉芯41.18%的股權。

「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另外,根據工商資料顯示,濟南泉芯雖然注冊資本高達59.5億元,但是實繳資本卻只有5.1億元。據AI財經社此前報道稱,這5.1億的注冊資金都是由濟南國資委旗下的兩家子公司出資,曹山控制的逸芯集成則一分未出。

「香港四大天」助攻?造芯難道靠的是「唱功」和「演技」?

怎麼樣,通過上面的介紹,有沒看出,濟南泉芯的路數與武漢弘芯是否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造「芯」如戲,全靠演技?

近幾年隨着國家對於集成電路產業的重視和大力扶持,也推動了地方政府及各路資本針對集成電路產業的投資熱潮。在這過程當中,一些二三線地方政府為了政績,也紛紛大把出錢、出地皮、出政策,而一些投機分子也開始利用這一點,忽悠地方政府盲目上馬了不少投資動輒近千億,看似技術高端、前景廣闊的項目,並從中牟利,最終搞出了不少爛尾項目。

比如,已被申請破產的南京德科碼,以及陷入停滯的江蘇淮安德淮半導體。

南京德科碼成立於2015年12月,法人代表為李睿為。而在公司注冊成立之前幾日,德科碼「CMOS 圖像傳感器芯片(CIS)產業園」項目就已經簽約落戶南京經濟技術開發區(下稱「南京開發區」),總投資號稱約25億美元。

2016年6月,南京市政府、南京德科碼以及TowerJazz宣布合作,在南京建設晶圓廠,宣布的總投資額已經達到30億美元。

根據前期規劃,項目將分期建設。一期項目為一座8吋晶圓廠,以電源管理芯片、微機電系統芯片生產為主,預計投產後產能可達4萬片/月;二期項目為8吋晶圓廠1座和12吋晶圓廠1座,預計總投資不低於25億美元,8吋晶圓廠以電源管理芯片、射頻芯片生產為主,投產後產能可達6萬片/月,12吋晶圓廠以自主開發的CMOS圖像傳感器芯片生產為主,投產後產能可達2萬片/月。

不過,由於本身缺乏技術積累,因而走的是技術引進路線,先是從ST手里買到COMS傳感器的相關工藝授權,然後又從安森美半導體買相關專利和技術授權。之後又在日本成立芯片設計公司,並找來了原來日本東芝CMOS圖像傳感器的設計和研發團隊,此外還需要向合作方TowerJazz支付高昂的技術授權費(為德科碼項目提供專業技術、運營及一體化咨詢)。可以說,德科碼在技術上高度依賴海外技術輸入,本身並不具備太強的技術研發能力。

再加上李睿為本身就沒有資金投入,主要是依靠政府的投資,使得德科碼很快就出現了資金問題。2017年,德科碼就持續被爆出欠薪問題。2019年5月,德科碼發布了等同於破產公告的「全體休假」通知。

今年5月,南京德科碼已被提交強制清算與破產申請。

此外,在當初南京政府還在對南京德科碼的投資搖擺不定的時候,2016年1月,李睿為又通過碼揚(上海)微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計劃出資4000萬與江蘇淮安市政府合作,投資成立了淮安德科碼,並於2016年3月開工建設。

但是在淮安德科碼開工之後,李睿為承諾的投資並未到位,最終李睿為退出。但是李睿此後又以公司名侵權為由起訴了淮安德科碼,「雙德」糾紛期間,剛剛開工的項目停滯,直到2017年淮安政府出資賠償,並改名了德淮半導體之後才重新啟動。

而在今年年初,德淮半導體就已停工,並拖欠了近億元的員工工資,還被踢出江蘇省2020年重大項目名單。可以說,德淮半導體目前已陷入「爛尾」。

李睿與南京德科碼和德淮半導體的戲碼,是否與曹山與武漢弘芯和濟南泉芯戲碼很相似?

除此之外,還有已陷入停擺的陝西的坤同半導體(號稱總投資400億元),已被爆出騙取騙取國家優惠土地資源搞房地產的河北昂揚微電子項目等。

真的的是,造「芯」如戲,全靠演技啊!

或許這也解釋了為何,黑客要將濟南泉芯關聯企業——泉能研究院的高管全都改成了「香港四大天王」,這是在諷刺該企業高管的「唱功」和「演技」高啊!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