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數學是解構世界的鑰匙。」可以說人類文明的重要突破永遠都離不開數學的進步,而運算數學表達數學的方式,則是人類在解決問題構建世界時的具體表現形式。

  計算機時代人們利用數據與代碼進行函數運算,而在工業革命時代,人們則運用齒輪的旋轉與機械組合來分析函數,英國科學家巴貝奇設計的差分機正是那個時代的典型產物,而人們對那一時代的幻想與重組則變成了如今我們常說的「蒸汽朋克」。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然而利用簡單機械的組合完成復雜的運算構想,並非是伴隨着蒸汽機的出現才誕生的。早在兩千年前的中國直到歐洲的中世紀,科學家與工匠們就用自己的智慧在木製工具和零件上,構建起解決數學問題的方程式了。

  這種成果,為我們展現了世界的另一種可能:木工朋克。

中世紀海上的龐然大物

  在中國,木工朋克的鼻祖可能便是距離我們現在兩千多年前的魯班,而再近一點,這份技術中最為著名的,則是傳聞中三國時期諸葛亮所發明的運糧工具:木牛流馬。木工朋克捨去了近現代的動力,用最簡單的木與鐵的組合,完成復雜無比的技術突破。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來自無端科技的遊戲《沉浮》(Sea of Craft),就為我們展現了在中世紀人們用木與鐵的零件能構建出來的無限可能性。玩家作為中世紀的一名船長,要在開啟一場驚心動魄的海上冒險故事之前,得先從每一塊甲板開始親自構建起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超級戰艦。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遊戲中的戰艦共被拆解為九大配裝系統,合計百餘個配件。從甲板到移動模組,從武器裝備到戰艦配色,遊戲將所有的問題都分解為一塊一塊的小零件,就宛如我們小時候玩的樂高積木一般,挖掘着玩家頭腦中最原始的想象力。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作為一款海上造船共鬥的遊戲,可以猜到,遊戲本來的畫風應該是這樣的: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或者是這樣的: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然而這樣內斂的造型,很明顯不是這群「不按常理出牌」的玩家們的想象力的極限,也不是木工朋克所展現出來的最終審美效果。

  真正的木工朋克,聽起來可能有點點土,往往都是以大為美的。在極度精巧的零件的基礎上,構建的則是一個又一個龐然大物,甚至多以生物的姿態出現,比如說古代的龍。而《沉浮》這一遊戲,以構建戰艦為主題,自然也不可避免的使最終成果變得巨大,而這種巨大則是一股復古感的美學,大而有物,粗獷又不失精密。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可以看見玩家在遊戲中建造的「飛龍戰艦」,翅膀每一次揮動都帶動着身體所有的零件,呈現出一股海上巨獸的姿態。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其實「木工朋克「這個詞,筆者最早知道的時候差不多還是初中的時候。那之前大約 07 年祝佳音老師在《大眾軟件》上登載過一篇名為《碧空雄鷹》的小說,小說的背景設定為大唐貞觀十一年,然而故事中的大唐卻掌握了一種利用「牛筋索」儲存動力的技術,從而發展出了巨型戰艦甚至飛機。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在小說中就有類似的木製機械怪物:

  「巨大的遠飛雞很容易發現,它們通常都在艦隊的巽方高飛,喧嘩無比,這種怪物的體長足有華方式戰機的三倍之多,有八個槳葉,上面可以搭載數十個昆侖奴和四頭黃牛,他們整日在遠飛雞里不停的翻轉牛筋索,為自己其他飛行機補充動力,遠飛雞上的食水可以讓上面的工人支持三十多個時辰,而若是用運輸飛行機向他們傳輸補給,他們甚至可以一直翱翔在天上長達數十日之久。」

  當時將本文分享給筆者的小夥伴告訴筆者,這是中國最早的有關「木工朋克」的小說,而小說中對用木製構造的巨型戰艦的描寫,讓筆者是十分嚮往。然而在之後的許多年來,或許是木製構造沒有純金屬工業看起來那麼潮流,漸漸類似題材的作品也就越來越少了。

  而在《沉浮》這款遊戲中,筆者一瞬間就找回來中二時期的嚮往,而遊戲中玩家搭建的機械巨龍,直接把筆者年少時從小說的文字里帶來的幻想變成了現實。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這種復活的「史詩生物」,也是木工朋克的一種浪漫體現。就宛如動畫《秦時明月》中墨家的「非攻機關術」里構想的機關生物一般。以木製機關為構造核心的奇異生物,就好像沉睡在海底幾萬年等人喚醒的破壞機器一樣。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玩家在遊戲中構建的海上怪獸: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海底螃蟹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巨型章魚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鯊魚

  光看着這張圖,筆者就能夠想象出這背後的故事了:從海底深處傳來陣陣轟鳴,一群無知的探險者無意間啟動了沉睡了萬年的殺人機器, 一頭史詩機關巨鯊一躍而起將探險者飄曳的小船無情撕碎。

  遊戲給予玩家的無限自由以及真實的物理引擎,讓這款原本是戰艦作戰的遊戲已然成了海上史前生命博物館,不得不令人驚嘆玩家們的想象力。

海上機器人大戰

  不知小夥伴們以前是否有在電視上看過英國 TNN 電視台組織的節目《機器人大擂台》。節目里參賽的選手們操控着自己設計製作的機器人,在一個擂台里進行機器人之間的「生死決斗」。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在該系列節目中,參賽者們不斷地改造機器人的外觀、升級驅動裝置、搭配各式「致命武器」,想盡一切方法讓自己設計的機器人既要外觀酷炫又要具有實戰性。這種將自己的設計運用進實戰,來測驗設計的合理性與強度,一時間風靡全球,吸引了無數的機器人愛好者。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沉浮》便在上文中自由創造龐然大物的基礎上,搭建了在線系統,在遊戲中玩家們於同一片海域上冒險,可以與彼此相遇,也可以結成同盟,更可以互相開火交戰。這時候,究竟是熱愛史前的木製機關巨獸的科幻愛好者能夠獲得勝利,還是搭建出未來戰艦的硬核軍事科幻愛好者能夠獲得勝利,就拭目以待了。

  因為在機械設計上,往往美觀與實用性在某種程度上具有一定的沖突。

  《機器人大擂台》中的參賽者里就有明顯的傾向,越是建造的越高大復雜的,反而可能越脆弱,而越是樸素簡單的反而就越強大。在《沉浮》中也可以看見,玩家們不僅有搭建了無數神奇生物的,更是有強調實用性與審美相結合的,例如這名在遊戲中搭建出蝙蝠車的玩家。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帥氣的外觀又不失強大的作戰能力,較低的重心與穩定的底盤又彰顯了其防禦和抗打擊性能。

  還有《星球大戰》里的千年隼: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玩家甚至還可以在遊戲中重現《高達 SEED》里的戰役: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還有的玩家在遊戲重現了歷史中知名的戰艦,例如二戰時期的遊騎兵航空母艦: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然而我們也可以看見,就算模仿現實中存在的戰艦設計在遊戲里的海域上也不一定好用,因此更加突破想象力的動力裝置出現了: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真正的輪船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彈射起步

  究竟是哪一種動力控制的系統好,唯有拿到實戰里較量一番才能夠得知。玩家們遇到意見不合的地方也能夠用實戰來證明自己設計的先進性,可以說是令人相當熱血沸騰的決斗機制了。

  這個海上機器人大亂鬥的形式,讓遊戲不再侷限於發明創造的設想階段,我們的玩家就好像那些參加《機器人大擂台》的選手一樣,要帶着自己構造的無敵戰艦去生存與競技。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有的玩家正是以此為目的,將自己的戰艦全身上下都改造成了軍火庫,掛滿了近戰用的鏈錘和電鋸: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真的非常期待在遊戲里玩家製作的巨大怪獸同宇宙戰艦交火時的場景了,海上世界的生存法則便是勝者為王,相信玩家都能夠在遊戲里創建屬於自己的「無敵艦隊」。

  不僅是槍與火的浪漫

  不過我們的玩家在建造各種大型火力武器之外,也有着一顆止不住沙雕的心。

  例如在海上搭建小豬佩奇的: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重拳出擊: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真的應了那句話:「在《沉浮》這款遊戲里,你甚至可以造船。」

  玩家用着各種形式,來發揮充分地發揮着自己的想象力。而遊戲同樣也給予了玩家們這樣表達自我的一個平台。

  《沉浮》這款遊戲用着極度開放自由的設計和遊戲世界,給予了玩家們一個在蒸汽時代到來之前,由木製機關構成的幻想與浪漫,讓玩家體驗到「木工朋克」的精彩與魅力。

  這份「木製機關技術」同樣也是中華文明的璀璨結晶,讓人們知道早在英國工業革命之前,東方大陸上就有差點推動人類文明前進幾百年的運算技術。

  玩家在遊戲中搭建的「中華龍」。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不過該遊戲並沒有停滯於一個時代,在後續的更新里,遊戲也會逐漸加入蒸汽動力等等,達到真正的包容萬物,到時候看一看究竟是哪一種科技幻想能夠取得最後的勝利呢?請我們拭目以待吧。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此外我們還有A站、B站、其樂、知乎、頭條等平台,關注我們獲得更多有趣的遊戲內容!

首款海上建造類的遊戲 尚未發售就發掘出魯班傳人?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