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永浩還款4億元的真相:直播賺錢背後大頭還來自哪?

羅永浩再次向人們貢獻了一個「傳說」。9月23日晚間播出的《脫口秀大會》第三季上,他透露自己欠下的6億債務已經償還4億,預計剩下債務一年內還清。此時,距離羅永浩開啟自己的直播首秀,才剛剛過去6個月。他還不忘調侃,說全部債務還清後,要拍一部紀錄片,名字就叫《真還傳》。

出品 《風眼》深度報道組 鳳凰網科技 鳳凰新聞客戶端

作者 | 薛星星 編輯 | 於浩

羅永浩還款4億元的真相:直播賺錢背後大頭還來自哪?

第二天,《人民法院報》專門跑去向丹陽法院求證,此前,羅永浩因為欠了一家公司370萬元被這家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費人員名單。丹陽法院證實,羅永浩已全部履行完畢。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中,也找不到和羅永浩相關的執行信息。惹得媒體在微博上高呼,「羅永浩真還了!」

前英語教師羅永浩總是能突破人們對他的認知。14年前他創辦牛博網時是如此,9年前砸冰箱也是這樣,8年前宣布要做手機公司,更是打破人們對他的想象。如果套上當下最流行的「乘龍贅婿」劇情,羅永浩的人生就是一場活脫脫的「打臉史」,不僅打他自己的臉,也打那些嘲諷他的人們的臉。

「感謝,慚愧」,羅永浩回應說。直播首秀時,他剃光了自己的鬍子,現在,鬍子又長出來了。

1

羅永浩成為一名「失意企業家」是從2018年開始的。但在這之前,他創辦的這家手機公司,早就搖搖欲墜了。

負面消息從未斷過,在它長達8年的發展歷史中,幾乎每一年都有提心吊膽的時刻。2016年是一個重點節點,據《人物》雜志報道,他們與阿里巴巴洽談了半年的融資最終流產,兩度無法發出員工工資。

最早伸出援手的是成都市政府。2017年8月,錘子科技獲得10億人民幣的新一輪融資,成都市政府基金投了6億。據報道,6億元中一半為股權融資,一半為債權融資。

作為回報,羅永浩承諾將錘子科技總部搬至成都。他在那里建了3家公司,並發布了堅果Pro2及一款呼吸機產品。定位中端的堅果Pro2系列是錘子科技有史以來最成功的手機產品,叫好又叫座,累計銷量突破百萬台。

那也是僅有一款在成都發布的堅果手機。2018年10月,錘子科技的成都部門被曝解散。《財經》在報道中稱,錘子科技面臨着巨大的資金負擔,「多條後路被堵」。文章中稱,5月,錘子科技賬上的可用資金僅剩5000萬人民幣,「錘子科技已經無力回天」。

多家媒體在此之後實地探訪錘子科技成都總部以探究竟,發現錘子科技位於成都的辦公場所大面積閒置,近2000平米的辦公區內僅有寥寥數名員工。

羅永浩在微博上回懟媒體,「假的」,還說「做企業的必修課是去報復心,即便隔三差五被無聊記者搞出各種不必要的麻煩,即便傳謠的記者和媒體從不道歉,從不澄清。」

在那之後,羅永浩治下的錘科再無新款手機產品發布。被他寄予厚望的「次世代工作站」TNT,從未真正量產。

2018年下半年,他傾注心血最大的是子彈短信,一個原本內置在TNT工作站中的高效率溝通軟件,曾被人們揶揄為「微商專用」。

子彈短信也創造過一個奇跡,上線7天就完成了第一輪1.5億元融資,沖上App Store免費下載排行榜首位。盡管後來這款軟件很快銷聲匿跡了,但在當時,羅永浩仍有極大信心。

2019年1月,他最後一次為子彈短信站台,頹勢盡顯。那款軟件已經更名為「聊天寶」,主打的是購物返現,軟件中內置了拼多多的購物接口,就連軟件圖標,也改為一個金色元寶圖案。

僅一周後,字節跳動就收購了錘子科技旗下的手機業務。1月底,錘子科技的員工開始改簽合同到字節跳動旗下。

2

外界第一次得知羅永浩欠債,源自2019年11月丹陽市人民法院發出的限制消費令。11月3日,羅永浩在其個人微信上發布《一個「老賴」CEO的自白》,對其欠債傳聞進行回應。

那也是人們第一次知道老羅欠了6個億,其中還有他個人簽的無限責任擔保的1個多億。他說,他申請破產清算、重新創業會輕松很多,但他不想這麼做。因為破產清算會讓當年很多幫助他的債權方及投資者徹底失去希望。

他承諾會還上這部分債務,「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徹底關掉,我個人也會以『賣藝』之類的方式把債務全部還完」。「給大家添麻煩了,真是對不起」,他說。後來的媒體報道中,他提起自己欠債窟窿越來越大的那段時光,「最嚴重的時候是想過自殺的」。

電子煙是他想到的第一個還債方式,2019年初,他加入了由原錘子科技總裁彭建州創辦的小野電子煙。但還未等小野發布第一款產品,央視315就直接點名電子煙有害性不輸普通香煙,為電子煙蒙上了一層陰影。

老羅沒放棄,他還在微博上賣力宣傳,更有消息稱那幾個月他直接住在了深圳,天天跑去深圳的電子煙代工廠里,挑煙油、研究硬件。2019年8月,他簽下陳冠希作為小野電子煙的代言人。

更嚴厲的監管在2019年11月下發。當月1日,國家煙草專賣局、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下發通知,禁止網售電子煙,禁止通過互聯網發布電子煙廣告——幾乎宣判了電子煙的死刑。

幾乎同期,被字節跳動收購的錘子科技手機團隊發布了新的堅果Pro3,沒有延續錘科的設計傳統,羅永浩在微博上發表不滿,「作為前同事,我能勸得都勸了」。他後來刪除了相關微博,並對外致歉。

12月,羅永浩又開始為一款Sharklet鯊魚皮的抗菌技術站台,開了一場盛大的發布會,宣稱其抗菌技術達到95%,為其站台招商。不過,這項技術之後遭到多方專業人士的質疑,發布會所謂的招商現在也沒了下文。

「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還債」,老羅後來對媒體說,「這場會本質上就是一場招商大會」。

3

直播是羅永浩最後的砝碼。

他在今年3月正式宣布入場直播。用他的話說,是看了招商證券一份調研報告才下定決心的。那份調研報告中說,2019年直播電商總GMV約超3000億元,未來有望沖擊萬億體量。

作為初代網紅,羅永浩在互聯網上有着他人無可企及的影響力。他剛剛對外宣布這一消息,品牌方、電商平台、短視頻平台都發了瘋似的過來找他,6小時內,就收到了上千封合作郵件。媒體報道稱,抖音拿了6000萬,才獨家簽下羅永浩。

一位合作廠商曾向鳳凰網科技透露,他們和羅永浩僅花了3天就達成合作。當他帶着 10 個產品跑去和羅永浩團隊商討時,見到的景象讓他嚇了一跳,「公司過道上都排滿了人」,都是各個品牌方拿着產品來找羅永浩合作,「有不少還是 CEO 老總親自下場」。

競爭是如此激烈,有消息稱光是老羅直播間的坑位費就達到了60萬。如果按照羅永浩直播首日的22個產品算,只是坑位費就已進賬千萬。

但你很難說清楚,到底是不是直播幫老羅還了債。羅永浩直播間的數據高點是前三場直播,除了首日的1.1億元銷售額外,其後的幾十場直播均在下滑狀態。不過,8月羅永浩和蘇寧的合作中,其銷售額首次突破2億元,打破了這一記錄。

除了直播,他還密集地參加綜藝節目、代言網絡游戲,甚至還有消息稱他幫一個微商大會站台。是有些不「體面」,一些粉絲覺着他在不斷彎腰,他出口反駁,「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迫於生活有什麼無奈,還債是責任感使然,也是為了讓自己心里好受一些」。這話聽起來,又十足得「體面」。

在他透露自己已經成功還債4億後,媒體們開始卯着勁兒算他到底靠直播掙了多少錢。甚至有的媒體稱,半年下來,羅永浩只是坑位費,就拿了超過4億。

但羅永浩自己否認了這一說法,「直播雖然是風口,但也沒那麼掙錢」。他對外透露,4億元一共還了將近兩年,其中還包括賣掉手機團隊及相關知識產權的1.8億,另外2個多億是參與做另一家公司賺的錢和做直播電商賺的錢兩部分構成。

實際上,羅永浩在去年11月的《一個「老賴」CEO的自白》中就已經披露,6億多的欠款當時已經償還近3億元。以此計算,今年羅永浩的還款數可能在1億元左右。

細究人家到底掙了多少錢實際上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有媒體說他掙的錢已經超過了6億元,還有媒體反問,1億元真的會是主播羅永浩2020年的全部收入嗎?

羅永浩一臉坦然,「為了還債,我做了很多我不喜歡的事,但我沒有做任何我瞧不起的事」,他甚至在打算着,還可以去接一接婚喪嫁娶的司儀。

至少現在,羅永浩還可以在綜藝節目里把欠債6個億當成段子講,「下周回國」的賈躍亭,卻只能活成別人口中的笑話。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