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該優先接種新冠疫苗?

世界各地的顧問組發布指導意見,建議給醫療工作者和其他一線人員優先接種新冠疫苗。無論還要等幾個星期——按照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說法;還是要等幾個月——按照大部分醫療專家的預期,大家翹首以盼的新冠疫苗離獲批不遠了。不過,疫苗一開始會出現供應不足的局面,要等到製造商擴大生產後才能緩和。如今每天有上百萬人面臨着感染風險,包括醫療工作者、老年人和患有其他基礎疾病的人,究竟誰該優先接種疫苗?

誰該優先接種新冠疫苗?

近日,世界衛生組織的一個策略顧問組對全球疫苗分配的初步指導意見進行了評估,確定了應優先考慮接種的人群。除此之外,9月早些時候,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研究院(NASEM)組成的一個專家組所制定的一份草案也對外公布。

以上兩份方案都是針對新冠疫情的歷史性規模和獨特的流行病學特徵而制定的,專家們對二者都給予了高度評價。他們稱贊NASEM在其指導方案中從社會經濟因素考慮了少數族裔群體的情況——這些群體受到了疫情的沉重打擊。另一方面,有專家表示,世界衛生組織的方案仍處於初期階段,還需要打磨更多的細節才能付諸行動。

「不同的團體共同思考這一個問題,具有重要意義。」Eric Toner說。Toner是一名急診醫生和流行病專家,他在約翰斯·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做了類似的規劃。他說雖然這些方案不盡相同,但是能看到很多一致的地方,「能在這些問題上達成共識非常好。」

優先通道

世界衛生組織現階段的指導方案只列出了哪些人群應優先接種疫苗,NASEM的則更進一步,羅列了不同人群接種的先後順序(見「分層方法」)。

根據NASEM的草案,在醫療工作者之後,醫學上的弱勢群體應首先接種疫苗,他們包括居住在擁擠環境中的老年人和患有多種基礎疾病(如嚴重的心髒病或糖尿病)的個體,基礎疾病使這些人易發生較嚴重的COVID-19感染。

該方案將基礎行業工作者也列為優先接種對象,如公共交通從業者,因為這類工作會接觸到很多人。同樣,居住在特定擁擠環境中的人群也被視為優先接種對象,比如流浪漢庇護所和監獄中的人員。

誰該優先接種新冠疫苗?

許多國家已有整體疫苗分配方案,但都是針對流感而非新冠病毒。這些方案一般以兒童和孕婦為接種重點,而新冠疫苗的分配方案則不然,因為目前大部分的疫苗試驗沒有包括孕婦,而且新冠病毒對兒童的致命性不如流感。事實上,NASEM的指導方案推薦在最後幾個階段再給兒童接種。

世界衛生組織的方案與NASEM的不一樣,它指出政府領導人應及早接種,但是提醒稱,按照這種方式劃分的重點對象只應「嚴格地解讀為少數個體」。

「我們非常擔心這個群體劃分可能被鑽漏洞,即大量被認為重要的人群都要求優先接種。」Ruth Faden說。她是約翰斯·霍普金斯伯曼生物倫理學研究所的一名生物倫理學家,參與起草了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導方案。

重創人群

上述兩種方案都考慮到了弱勢群體的接種。有鑒於一些失敗的先例,世界衛生組織的方案敦促富裕國家在疫苗分配早期確保貧窮國家可以獲得疫苗。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期間,「在全球終於弄清楚要如何給中低收入國家分配疫苗時,大流行已經結束了。」Faden說。

但是,世界衛生組織的方案並沒有提示各國要如何解決國內疫苗分配和國際疫苗分配之間的緊張關系,悉尼大學的生物倫理學家Angus Dawson說。他在今年早些時候發表了一篇綜述,討論了大流行期間的國家疫苗分配倫理1。換句話說,受疫情沖擊較重的國家是否應該在疫苗分配初期享受更大的分配份額,先於其他國家的重點人群接種?

NASEM受美國疾控中心(CDC)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委託,制定了疫苗分配方案;CDC將制定美國政府的新冠疫苗接種方案,NIH在協調疫苗和療法試驗。在委託NASEM制定分配方案時,這兩個機構的負責人都要求方案要闡明如何給「高風險人口」優先接種疫苗,包括受到疫情影響、死亡率不成比例地高於比美國其他群體的「種族和族裔群體」。專家組認為這些群體主要因為與系統性歧視有關的社會經濟因素而處於弱勢地位,比如他們從事高風險工作、居住在高風險區域,因此要從這個角度考慮他們的情況,而不要因為種族或族裔身份把他們單獨拎出來。

「我們確實在努力確保受影響更重的有色人士能優先接種——但這是考慮到置他們於風險的各種因素,而不是因為他們的種族和族裔構成。」Helene Gayle說。她是芝加哥社區信託基金會的主席和首席執行官,也是NASEM方案起草委員會的聯合主席。

Faden說,指導建議呼應了目前美國對於種族不平等的關注。「我讀報告時注意的是:這份報告觸及到美國當前的文化了嗎?觸及到種族主義和其他形式的結構性不平等了嗎?答案是肯定的。」她說。

為此,NASEM專家組列出了一個長長的清單,說明哪些基礎工作者應優先接種疫苗,包括商店店員、公交客運工作者和郵政人員。受疫情沖擊嚴重的種族和族裔群體在這些工作中的占比確實過高。

NASEM的方案提出,美國各州在進行疫苗分配決策時,應採用美國疾控中心的社會脆弱性指數(Social Vulnerability Index)。這個基於地理位置的工具常被用來指導全國性災後的救助分配,它不僅考慮了人們的居住位置,還考慮了黑人和原住民以及其他有色人士面臨的尤為突出的衛生條件。

聽取意見

世界衛生組織的策略顧問組將繼續更新其指導方案,首先會劃分重點群體的接種順序,之後再納入疫苗試驗的實際數據,比如某疫苗在老年群體中的有效性如何。雖然這份指導方案對世界衛生組織的所有成員國公開,但是不會強制採用。

在美國,NASEM委員會將在10月發布最終方案。最後,美國疾控中心將綜合考慮多方意見,在此基礎上制定出自己的國家疫苗分配方案——預計會在今年晚些時候公布。

屆時,全美的公共衛生部門、醫生和藥房在分配疫苗時都要遵循該指導方案——前提是疫苗經證明安全有效且公眾願意接種。

特朗普一直主張疫苗在11月准備就位,正好趕上美國大選——但是給人拔「苗」助長的印象可能會損害人們對它的信任,馬里蘭大學衛生平等中心的行為科學家Sandra Crouse Quinn說。這會讓疫苗分配方案的有效性大打折扣。

Dawson表示,在實際落實這些方案時,「你不得不考慮政治背景。」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