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游科技收深交所問詢函 連續淨虧超19億元靠「賣身」脫困

9月23日,四川迅游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收到半年報問詢函,要求公司對應收賬款持續增長、子公司業績下滑和現金流情況等進行說明。這也是該公司在2020年第五次收到深交所函件。成立於2008年的迅游科技,是國內第一家專業網游加速服務提供商,憑借旗下的迅游加速器搶占國內市場,營收占比達
7成。2015年,公司完成上市,但此後業績卻不斷下滑。期間公司投資的多個項目收益不及預期,導致資產大幅縮水。

2020年上半年,在游戲行業普遍收割到一波流量紅利之時,迅游科技卻錯失增長機遇,利潤下滑超6成。上半年實現營收2.45億元,同比減少7.35%;歸母公司淨利潤0.35億元,同比下滑66.75%。

迅游科技收深交所問詢函 連續淨虧超19億元靠「賣身」脫困

9月7日晚,迅游科技發布公告稱,其實際控制人變更為貴陽國資委,這也是迅游科技在陷入經營困境後,迎來國資紓困。

對於企業未來轉型戰略問題,迅游科技回復《投資者網》稱:「未來公司將藉助現有的智能網絡行業地位和忠實用戶群體積累,針對游戲玩家、游戲廠商和開發者的服務需求進行業務的豐富和拓展,把覆蓋全球的用戶資源優勢和技術優勢相結合,將智能網絡優化服務拓展到更多高質量、復雜化和個性化的互聯網應用領域。」

核心業務比重下滑

迅游科技的盈利主要靠向用戶提供收費的網絡加速服務,從網游端覆蓋到手遊,每年為公司貢獻營收過億元。

作為公司的第一大收入來源,網絡加速業務的營收比重波動較劇烈,從2015年的99.45%一路跌至2018年的36.49%,到2019年為74.01%。

迅游科技的主要產品包括「迅游網游加速器」和「迅游手遊加速器」,毛利率基本保持在60%以上。作為昔日領先市場的加速器品牌,迅游科技如今面臨着數十款同類競品,包括雷神加速器、網易UU加速器、騰訊網游加速器等。

從產品營收來看,移動端和PC端的分化愈發明顯,其中手遊加速器的營收比重從2016年的0.88%上升到2018年的12.38%,網游加速器的比重從98.61%降至24.14%。對於目前的加速業務發展,公司僅在半年報中稱「PC 端加速業務基本保持穩定發展;移動端加速業務收入和利潤同比實現快速增長」。

《2020游戲產業趨勢報告》顯示,2020年中國游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預計將超過2700億元,其中移動端游戲是現階段增長的主要推動力。此外,以全球同服等運營的模式游戲產品數量的增加,將進一步刺激游戲市場對於網絡加速服務的需求。

易觀游戲分析師廖旭華對《投資者網》分析稱:「加速器是一個入門容易、做精難的行業,基礎的技術路線比較成熟和簡單。但從具體的產品用戶體驗出發,對綜合產品和技術能力要求還是很高的。從產品上看,可以說替代性比較強,但實際上用戶遷移意願還是比較低。」

福至久久董事長兼CEO孫暉表示,加速器作為工具類產品,產品性能和用戶體驗決定了用戶規模。「產品本身技術門檻不高,但是對資金要求是有的,主要體現在硬件投入。從布局來看,要實現全國互聯互通存在一定難度,整個行業也沒有呈現白熱化競爭的狀態。」

若相比細分領域眾多的游戲產品,加速器產品的賽道更為狹窄,但從近兩年來迅游科技的研發投入來看,研發費用保持較高增長。

研發費用方面,2018年和2019年分別為0.68億元和1.02元,同比增長64.18%和51.24%,公司解釋為股權激勵費用增加及人工費用增加所致。2020年上半年為0.46億元,同比增長31.20%,資金流向仍與人力成本掛鈎。

對此,公司回復稱:「報告期內,公司從市場需求出發,圍繞核心業務繼續進行技術攻關和產品拓展,主要研發內容包括 『路由器內嵌式加速系統』、『迅游大數據分析系統』、『迅游終端更新系統』等在內的加速平台功能演進開發及其他廠商合作版加速器。移動端加速產品與多家主流手機廠商實現內置合作,並與底層硬件廠商開展合作。」

此外,公司的應收款激增,背後也與第一大業務緊密相關。上半年報顯示,其應收賬款為 2295 萬元,較今年年初增加 139.31%,迅游科技稱,「主要系報告期內互聯網加速服務業務收入增加導致子公司應收款項增加所致」,應收賬款前五名金額合計1437萬元。

海外業務拓展「折戟」

從依靠單一產品到新增海外廣告業務,迅游科技試圖增加更多收入來源。然而,因業務擴展失利,導致公司資產不斷縮水,截至目前總資產為15.16億元,較年初減少7.59%。

2017年,迅游科技以27億元收購子公司獅之吼的全部股權,這是一家主打海外市場的移動互聯網創業公司,收入來源於互聯網移動廣告投放。迅游科技將其收入囊中的目的在於開拓新業務線,拓展國際市場。評估報告顯示,這筆高溢價收購也給迅游科技賬面形成商譽22.7億元。

並購完成後,移動互聯網廣告業務在迅游科技所占的比重明顯提升,一度將公司的海外市場收入占比提升至6成的地位。

從移動互聯網廣告業務方面的增長來看,表現卻缺乏穩定。2017-2019年,該業務實現營收分別為0.47億元、4.63億元和1.24億元,依次占公司全部營收的16.83%、63.38% 和25.70%,增勢猶如「過山車」。

2020年上半年,獅子吼的營收為2943萬元,淨利潤約909萬元,僅占迅游科技全部利潤的14%。其經營活動現金流量流淨額為0.61億元,同比下滑25.54%,公司稱,「由於報告期內移動互聯網廣告展示服務業務收入業績下滑所致。」

對於海外業務經營不善,公司表示受海外國家監管環境及中美貿易摩擦、行業景氣度持續下降等因素影響。

獅之吼的發展出師不利,成為公司運營的一大憂慮,在其加入迅游科技時,曾承諾在2017-2019年分別實現淨利潤:1.92億元、2.50億元和3.24億元。但這一目標並未達成,實際淨利潤分別為:1.94億元、2.25億元、0.45億元。

縱觀國內游戲行業規模不斷提升,人口紅利也漸近「天花板」,在此背景下不少游戲企業出海掘金。如騰訊、網易、三七互娛等頭部企業將目光瞄準海外市場,進行產品推廣、投資並購等。

廖旭華認為:「加速器產品的核心還是要做好網絡加速,整體上的用戶體驗提升空間還是比較大的。除此之外,增加對海外游戲的支持是比較可量化的提升用戶規模的方式,因為目前很多國產游戲先發海外,是有很多玩家關注的。」

孫暉告訴《投資者網》:「今年不管是海外還是國內,整個游戲市場實現至少30%以上的增長。到海外去的企業有成有敗,有的企業鎩羽而歸,是由於海外的流量和產品不屬於自己,發展受到一定阻礙。」

控制權最終歸向國企

自從2015年上市後,公司的業績就呈現下滑勢頭,2018年開始陷入淨虧損狀態。2018年和2019年,迅游科技分別淨虧損8.03億元和11.62億元,合計超19億元。

迅游科技收深交所問詢函 連續淨虧超19億元靠「賣身」脫困圖表來源:wind數據

期間,迅游科技進行多項投資,包括以2.17億元收購雨墨科技13.4%的股權、以1億元收購逸動無限18.18%股權,以及全資並購獅之吼,但這些收購業務均未實現業績承諾。

歷經巨虧後,迅游科技開始尋求資金支持。2019年6月21日,公司與浙數文化簽署了《股份轉讓意向協議》,擬向浙數文化或其指定主體轉讓合計持有的公司2380萬股股份,占公司總股本的10.66%。此次交易作價21元/股,若最終轉讓完成,浙數文化將成為迅游科技的第二大股東。

成立於1992年的浙數文化,聚焦以優質IP為核心的數字娛樂產業、數字體育產業、大數據產業等三大板塊,同時着力發展文化產業服務和文化產業投資業務。

迅游科技表示,本次意向交易如最終能夠順利實施,有利於優化公司股東結構、集聚更多行業資源,與浙數文化形成業務上的戰略協同效應。

然而,不到兩個月,迅游科技宣布終止股份轉讓意向協議。直到近期,迅游科技再度宣布權益變動相關事宜。

迅游科技9月7日公告稱,公司原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章建偉、袁旭、陳俊與大數據集團簽署了《紓困暨投資協議補充協議》,袁旭、陳俊與大數據集團簽署了《表決權委託協議》,本次表決權委託後,大數據集團持有或控制上市公司3652萬股股份所對應的表決權,占公司有效表決權股份總數的18.66%。控股股東變更為大數據集團,實際控制人變更為貴陽國資委。

歷經兩次易主,公司實控人變更終於塵埃落定。從「游戲加速第一股」到向海外擴張,迅游科技的輾轉體現在多年業績走勢中,直到控制權最終歸向國企。

孫暉表示,包括迅游,以及像迅雷、暴風影音這樣傳統的IT公司或互聯網企業,在過去某個階段積累了大量用戶,但隨着時代的變化,需求逐漸消失。「有的企業轉型採取了常規的脫離主業的方式,開拓一項新的業務,其實相當於做投資。但從根本上進行自我革命還是存在不小的難度。」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