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南山團隊最新研究:馬桶會散播鄰居家的新冠病毒

2020年9月,鍾南山教授團隊在《內科醫學年鑒》(ANN Intern Med) 發表了一篇文章,通過研究於2020年1月26日至2020年2月13日位於廣州一幢高層公寓中爆發的9例確診病例,為糞便氣溶膠傳播新冠病毒的方式新添證據 。

來源:知識分子

撰文:李   礪

責編:何義均

事實上,當2020年2月新冠病毒肆虐時,多項研究通過臨床數據對於其傳播方式推測出:病毒主要通過密切接觸以及呼吸道飛沫進行傳播。之後有研究從人類糞便中分離出了活病毒和高病毒載量,引發了圍繞病毒可以利用糞便-口腔的途徑傳播的猜測和討論。

對於國內多數普通住戶來說,地漏乾燥一直是一個非常普遍的衛生問題。20年前,香港淘大花園里有329名住戶感染了非典型肺炎,其中42人死亡。部分原因歸結於有問題的污水管道。即使污水管道里的固體和液體應向下沉降,但管道內的氣體會通過沒有足夠多水的管道向上漂浮。

於是,研究人員希望通過調查三個新冠肺炎爆發住戶的時空分布以及環境變化,來驗證糞便氣溶膠傳播病毒的可能性。該研究共有226名參與者,分別為9名新冠患者,193名同單元其他住戶,以及24名該樓的管理人員。研究人員採集了參與者的咽拭子樣本、戶型、旅行史、病史、外出史。同時還收集了公寓樓的下水管道設計圖,天氣與風向數據,和電梯錄像。對於環境采樣,研究人員收集了237個地面和空氣采樣(來自於該建築物的11個公寓),並且利用了示蹤氣體代替排水系統中載有病毒的氣溶膠做了氣流和擴散測試。

研究結果顯示,該實驗一共有九名新冠肺炎感染患者,分別來自三個家庭。其中一個家庭(A)有過1月中旬時武漢的旅行史。而其他兩個家庭(B和C)則沒有旅行史並且有較晚的發病症狀。另外217名住戶的核酸檢測均為陰性。環境采樣中,只有5個來自A家庭主衛生間的樣本和1個來自A家庭垂直對齊樓上主衛生間(常年空房)的樣本呈現陽性。

調查過程中,研究者並沒有找到通過電梯或者其他方式進行病毒傳播的證據。不過,三個感染家庭因為戶型地理位置與彼此垂直對齊,所以主浴室通過排水管和通風孔連接。在所有主衛里,馬桶、洗手盆、地漏和浴缸都使用了U型圈。U型疏水閥中的水封深度為75毫米,如果不加水,時間久後就會變干。氣溶膠則會通過管道向上漂浮。而收集的氣流與擴散測試數據也顯示,陽性環境樣本的位置與煙囪和通風口的病毒載氣溶膠的垂直擴散方式一致。

鍾南山團隊最新研究:馬桶會散播鄰居家的新冠病毒

三個感染家庭的住戶圖以及新冠病毒可能的傳播途徑圖源:參考文獻 [3]圖A:三個家庭(A,B,C)被檢測出新冠陽性的時間線。圖B:住戶圖,-02號住戶的陽台以及主衛生間地理位置。圖C:新冠病毒可能通過糞便氣溶膠傳播的途徑。

因此,文章通過陽性樣本的數據得出結論:主衛的沖水馬桶可能是該研究里新冠病毒主要的傳播方式。研究人員對於這個結論提出了一些猜測:A家庭使用洗手間沖水之後,排水系統產生了大量的攜帶病毒的糞便氣溶膠。如果另一名居民(例如B和C家庭)恰好在A家庭使用廁所的同時在他們自己的浴室內,又住在A家庭的垂直對齊樓上,則可能吸入一些生物氣溶膠。又或者,當排水管中的空氣與浴室中的空氣之間的溫度和濕度不同時,可能會產生浮力作用。因為 「煙囪」 效應,即戶內空氣可以垂直上升或下降,尺寸合適的生物氣溶膠可能會從1502 (A家庭)被吸入2502和2702(B和C家庭)的浴室。

論文作者指出,該情況與非典時期在淘大花園爆發的感染情況十分相似,首先感染的病人沖洗廁所後,由於水力相互作用,垂直排水系統產生了大量的生物氣溶膠。雖然氣溶膠里的病毒數量、大小以及濃度現在並不可知,但許多研究表明了馬桶廢水里有糞便、尿液和呼出的粘液,且2.0%至49.5%的感染病人都有拉肚子的症狀,糞便里也更是分離出活病毒和高病毒載量,使糞便氣溶膠傳播病毒的可能性變得更大。

在文章的結尾,作者提議道:「如果想要減少糞便氣溶膠傳播病毒的可能性,最好確保U型疏水閥不要乾燥,同時衛生間的通風和衛生也值得注意。」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