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我裝盲人按摩師上門服務,不料顧客是夫妻,竟當我真看不見

淡定,淡定。

我在心里默念,把眼睛從她身上連忙移開了。主要是怕盯她看太久,會暴露身份。

這趙四海真不愧是屬豬的,身體彪悍得很,滿身都是橫肉,單以他這副身材而言,按別人要是用三分力的話,按他至少得用六分力。

我學的是中式按摩,主要以按摩穴位為主。雖然對根治趙四海不舉沒把握,但是要讓他有反應還是很容易的,要不然我也不敢攬這活。

我先給趙四海後背上了按摩油,然後開始給他按摩。

主要按摩他後背的脊柱,這里是中醫督脈的主要運行路線。用緩慢溫柔的手法從頸部開始,沿脊柱下行,直到末端長強穴。「長」意味著循環無端、長大、旺盛;「強」則是健行不息、充實。這個穴位主治與腎精相關的病症。

我不信按這兒,他還能沒有一點反應,除非他不是人!當然了,有沒有效果我就不敢說了。

果然,在我按了十多分鐘後,趙四海舒服得哼哼了兩聲,激動的說:「有,有效了。我感覺身體包著一團火!」

靠,我都按得大汗淋漓了,要在沒反應我可真就日了狗了。我當即再加大了力度,趙四海則是滿臉興奮得忘乎所以,甚至於大言不慚的對謝瀟瀟說:「一會兒讓你嘗嘗我的厲害!」

謝瀟瀟表現得倒是很鎮定,她斜睨了一眼趙四海,揚了揚手里的道具,什麼話都沒說,表情很是諷刺。

時間推後五分鐘,這時候我雙手都快按不動了,趙四海還催促著讓我再加大力度,他感覺越來越強了。

我在心里大罵了一聲草。你特麼的一身都是彪肉,我特麼怎麼加大力度?真是站著說話不蛋疼。

跟這種四肢健全,大腦少筋的混蛋溝通,算是我的失誤。我懶得跟他解釋了,半個小時按完,我實在沒有一點力氣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息起來。

我剛停下,趙四海就破口大罵:「怎麼回事?快按啊,我感覺越來越強烈了!」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我想按也沒力氣了,我又不是鐵人,手指都給快按出骨質增生了,而且療程是半小時一次的,要按也只能明晚了。」

「明晚?不行!現在就必須給我按!要不然老子剁了你的手!」

剁我手?你妹的!老子按得手抽筋頭髮暈,倒好,不感謝我也就算了,還特麼揚言要剁我手?日!

我心里火大的不行,但又不能表現出來,我只好說:「感覺強烈也沒用啊,得借用外物刺激,沒準或許能管用。」

我的本意只想轉移趙四海的注意力,讓他別抓住讓我死按不放,媽的,要是照這麼個按法進行下去的話,錢沒拿到估計我一雙手就得報銷了,得不償失。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呢!外物刺激,外物刺激!」沒想到趙四海像是抽了瘋,一下子雙眼鎖定謝瀟瀟:「你給老子過來!」

來源:kknews小說:我裝盲人按摩師上門服務,不料顧客是夫妻,竟當我真看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