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我是盲人按摩師,不料眼睛痊癒,美艷顧客依然當我還是瞎子

我暗暗嚥了口唾沫,白樺的臉上帶著一抹調笑,我甚至懷疑她是不是看上我了,但她肯定不知道我眼瞎多年突然痊癒的事,為了不引起懷疑,我還是從白樺的小腹往下開始比劃了起來,裝作是一個正常的盲人。

一般情況下,從小腹到髀關穴,就是兩指的長度,所以我假裝伸手比劃了一下,然後就往那個地方按了過去。

當我的手放在髀關穴上的時候,白樺的臉上竟是露出了一絲絲的紅暈,她輕輕笑著,說道:「找的很準麼,來,按一下,讓我看看你的力道如何。」

這是一個敏感的穴位,男人按上去都會有感覺,更何況是女人了,我有些猶豫,白樺卻是抓住了我的手,說道:「按啊,你不按,我怎麼知道你行不行啊?」

面對著白樺那壞壞的笑容,我心里也是緊張了起來,面對著這種情景,難免有些激動,暗暗嚥了一口唾沫,我正準備要按的時候,白樺突然取開了我的手。

她輕輕笑著,說道:「是因為隔著裙子,不好按麼?那姐姐把裙子脫了吧。」

說著話,就在我的面前,白樺竟然將那包臀小短裙給脫掉了,躺在沙發上,性感妖嬈。

此時此刻,看著眼前妖艷的白樺,我已經徹底忍不住了,不過好在白樺並沒有發現。

她盯著我看著,再次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說道:「來,繼續按摩吧,姐姐可等著享受呢。」

說著話,白樺閉上了眼睛。

我輕輕吸了一口氣,然後再次找到了髀關穴,輕輕按了下去。

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不敢用力按,只是輕輕按著,可白樺似乎是有些不滿意,說道:「稍微用點力氣嘛。」

我點了點頭,隨後就用了點力氣,按了起來,這一次,白樺看上去比較滿意了,她閉著眼睛,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樣,說道:「就這樣,對,繼續……」

我按照她的要求按著,另一隻手也放了上去,在有腿上按了起來。不一會兒的時間,白樺竟然悶哼了一聲。

她睜開眼睛看向了我,似乎是在欣賞著我的模樣一樣。

「手法不錯,換一個穴位吧,按不容穴。」

我身子一顫,手指滑了一下,竟是觸碰到了白樺其他部位。

白樺也是跟著身子一顫,我趕緊將手收了回來,急忙說道:「不好意思,我……我看不見,手有點滑了。」

白樺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沒事,來試試不容穴。」

說著話,又將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腹上。

來源:kknews小說:我是盲人按摩師,不料眼睛痊癒,美艷顧客依然當我還是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