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

火星特工開會,「浪姐」帶著提案踢館。

回歸的《火星情報局5》,保留了節目最為吸睛的概念設定,又加入了「生存挑戰」的新元素。

火星特工們暫別的這兩年,喜劇類綜藝賽道競爭愈發激烈。《奇葩說》IP穩定續航,《脫口秀大會》《吐槽大會》勢頭強勁。好在,原班人馬的《火星情報局5》帶著原初的創新動力,重新占領了「中間地帶」。

《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

這個「中間地帶」,即亨利·伯格森筆下「我們應該把引我們發笑的原因定位於心靈中某種既非表層也非深層的中間地帶」里所描述的「中間地帶」,介乎藝術與生活之間,「效果是個平均數」。

在「火星」,聊「地球」

《火星情報局5》的第一個提案:「表情管理是地球人急需提升的技能。」

乍聽之下,這是練習生秦牛正威的個人煩惱:「我的表情管理就是沒有表情。」當「reactor」成為選秀綜藝的流量擔當,不懂得放大表情的練習生就輸在了起跑線。

《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

黃聖依也隨即提出了「同款」煩惱。在《乘風破浪的姐姐》里,她在特定場景下的表情,引發了大規模的誤會。

從不會wink的秦牛正威、黃聖依和wink自帶音效的劉維、一個回眸引發無限遐想的張馨予,到用筆練習保持自然微笑的伊能靜,特工們圍繞「表情管理」展開一番討論後,觀眾驀然發現,表情管理並不只是有出鏡需求的藝人群體的專屬煩惱,幾乎每個人都需要在日常生活的不同情境下進行表情管理。

《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

從個人經歷出發,找到具有共性的問題,引發群體的共鳴,用生活化的觀察製造「笑」果,這是《火星情報局5》中提案的核心。

而伯格森在《笑與滑稽》中以他的生命哲學為基礎,同樣指出滑稽具有社會性與群體性。「喜劇所用的觀察是本能地以一般的東西為對象的。它在眾多特性中選擇那些能重複產生,從而也是並非與人的個性不可分地結合在一起的特性——可以說是一些共同的特性。」

從第一季開始,「搗蛋鬼比學霸印象更深」、「笑是會傳染的」、「稱呼難聽關係親密」等等生活化的提案令人印象深刻,後續節目因融入了更多科幻元素與生活產生一定的脫節,而《火星情報局5》找回了平衡。

《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

「再成熟的男生都是『幼稚鬼』。」黃聖依提到老公會和孩子一起討論奧特曼的名字,沒想到一向成熟穩重的局長汪涵也脫口而出:「賽羅、泰迦、迪迦、澤塔、賽文、初代……」流露出「幼稚」的一面,反差萌製造喜感。

《火星情報局5》在科幻框架下,讓觀眾為火星特工、情報分享之類超現實設定驚艷的同時,又把現實中共同的問題搬上舞台,以生活化的議題和討論製造輕鬆愉快的氛圍。

處在「火星」與「地球」之間的火星情報局,介乎藝術與生活之間,也在現實和想像之間架起「空間站」。

輕鬆?深刻?

「我們就是純分享、純語言,然後70%的故事加30%的綜藝,讓大家能夠輕輕鬆鬆的、簡簡單單的。」在導演、銀河酷娛COO胡明看來,《奇葩說》像一個「槓精」,《吐槽大會》是「毒舌」,而《火星情報局5》的「人設」是逗比。

極具思辨性的《奇葩說》、犀利詼諧的《吐槽大會》、抓馬逗趣的《火星情報局5》,風格鮮明的喜劇類綜藝,儼然確立了「人設」。

值得關注的是,喜劇類綜藝娛樂屬性與精神價值的權衡,也開始被廣泛討論。

當楊笠帶著女性視角殺入《脫口秀大會2》總決賽,觀眾還在為「黑馬」李雪琴的文本是否有價值而爭論不休。

《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

《奇葩說》求思想的深度,一波又一波金句更新著社交流行語;《脫口秀大會2》由彈吉他的王勉奪冠,音樂+脫口秀讓快樂少一些意義的追問,更簡單而純粹。

輕鬆?深刻?《火星情報局5》走到了「中間地帶」。

從薛之謙、楊迪到劉維,「綜藝咖」的集合,保障了提案拋出後現場的化學反應。而鎮場的汪涵,負責意義的昇華。在「表情管理」的話題最後,汪涵提出「最好的表情管理是情感的自然流露」,輸出現實意義與精神價值。這部分的占比並不重,但足以起到畫龍點睛的效果。

《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

第一期節目中最「出圈」的話題,是秦牛正威反駁「好看的女孩子沒腦子」的刻板印象:「其實女孩子能讓你看到她好看的時候,就說明她是動了腦子的。」簡單的表達背後,也涉及了社會議題,打破偏見,為女性發聲。

關於節目的調性把控,胡明也向鏡像娛樂透露道:「由於今年的疫情,大家普遍都很焦慮,包括我們也都會覺得很焦慮,感覺全世界都不太好。所以我們力求《火星情報局5》能夠做到解壓、緩解焦慮。輕鬆、好玩、搞笑,我覺得就好。」

《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

「笑的目的就是糾正。」經觀察總結後提出的生活化提案,以小見大反映著社會議題,具有一定的教育意義與精神高度。但伯格森也有言,「過分深入人格,將外部效果和過分深植的內因結合起來,就將損害外部效果的可笑之處,最後將使可笑之處蕩然無存。」

而最好的狀態是,不為享受流行文化而感到羞恥,也能從真人秀節目中獲取價值。讓綜藝趣味治癒無聊和不快樂,也讓「火星文明」帶給地球人思考與價值。

來源:kknews《火星情報局5》,喜劇綜藝的「中間地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