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我們,的確欠了李白一個正確的讀音

將進酒,杯莫停。

――李白《將進酒》

況是青春日將暮,桃花亂落如紅雨。

――李賀《將進酒》

今天的我們,的確欠了李白一個正確的讀音

《將進酒》為樂府舊題,出自漢樂府《鐃歌》,《上邪》同樣也出自《鐃歌》。關於〝將〞的讀音,今天的我們似乎都把他讀成〝qiang〞一聲,其實這個字從來就不讀〝qiang〞一聲,它一直讀成〝jiang〞一聲。

〝將〞讀成qiang一聲,是祈使語氣,表示〝請〞的意思,相當於Please,往往用在句首。如《詩經·衛風·氓》〝將子無怒,秋以為期〞,再如《詩經·小雅·正月》〝將伯助予〞,《將仲子》等。如果讀成qiang一聲,李白似乎變成勸酒的人,請朋友喝酒,結合《將進酒》全詩,李白顯然是參與其中的,所以讀成qiang一聲,就邏輯不通了。

〝飲〞讀成yin三聲的時候,表示自己喝,一飲而盡。讀成yin四聲的時候,表示讓除自己之外的生命個體喝,如李頎《古從軍行》〝黃昏飲馬傍交河〞,蘇州的〝飲馬橋〞。無論是動作的施行者還是承受者這種角度,分析qiang一聲的讀音,〝進酒〞這個動作對李白來說,明顯既是施行者又是承受者,qiang一聲,明顯是請人進酒,李白是施行者,他的朋友是承受者。由此看來,無論如何這個字也不能讀成qiang一聲。

今天的我們,的確欠了李白一個正確的讀音

將進酒的〝將〞,讀成jiang一聲。大概存有以下四種爭議。

1.且,又。這個意項的例證,是〝將信將疑〞。我們可以看到〝將〞用在動詞前面,《將進酒》表示進酒的動作已經發生並正在進行,〝將進酒,杯莫停〞,〝會須一飲三百杯〞,似乎我們可以看到一醉方休的場景。這項釋義貌似沒有任何不妥,稍後分析它值得商榷的地方。

2.與,共。到底是介詞連是連詞?也就是相當於英語單詞with(prep介詞)還是and(conj連詞)?my mother with me +動詞(單三),my mother and I
+動詞(不用單三形式)。在現有的古文示例中,往往相當於and,名詞+將+名詞,表並列關係,如瘐信《春賦》〝眉將柳而爭綠,面共桃而競紅〞。將進酒,如果解為連詞〝共〞,兩個並列主語都嚴重缺失,如果解為介詞〝與〞,比如〝XX與世長辭〞的〝與〞,就是介詞,〝與世〞為介賓短語作狀語,去修飾動詞〝長辭〞,那麼〝將進酒〞中主語和介詞的賓語也嚴重缺失,那麼〝將〞的這個意項就成孤例。誰和李白,或誰與李白一醉方休就說不通了。

今天的我們,的確欠了李白一個正確的讀音

3.將要,快要,就要。持這種觀點的理由是,「鴨綠滿缸將進酒,花光凝椀正歌茶」,「河橋將進酒,津樹遠含情」、「惜別一尊將進酒,含情兩朵未開花」,「鳳笙龍管將進酒,玉闌羯鼓方催花」等詩句中的〝將〞,分別與〝正〞、〝遠〞、〝未〞、〝方〞等字進行對仗,明顯有將要的意思。

我們注意一下,《將進酒》是樂府舊題,出自漢樂府《鐃歌》。李白這首《將進酒》之前,〝將進酒,乘大白〞與〝將進酒,慶三朝〞中的〝將〞,解釋為〝將要〞這個釋義,多少有些牽強。中國文化一向講究源流,我們總不能拿後代的仿生品去反證源頭吧!

這個意項表動作尚未發生,相當於英語中的〝一般將來時〞,如天快要/就要下雨了。就算把能願動詞〝要〞略去〞變成〝快〞,天快下雨了,表現得還是動作尚未發生。李白這首《將進酒》中所表現出的痛飲狂歌,是已經發生的進酒的動作並正在進行,相當於〝現在完成進行時〞。

如果非要理解為〝快喝酒吧〞,那麼這個〝快〞與慢相對,表示已經發生的動作的頻率正在加劇,如〝快走踏清秋〞。李白這首《將進酒》的〝將〞,展現出來的快,明顯不是快要,就要,將要。所以這個意項在邏輯上也說不通,解為〝快要〞明顯有牽強附會和偷換概念之嫌。

4.動態助詞,表動作開始並進行,如〝殺將過來〞,這項釋義貌似也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可是這項釋義明顯是用於動詞之後,作為動補短語的標誌。〝將進酒〞的〝將〞,是表示動作開始並進行,但〝將〞字用在開頭,明顯不是助詞,所以這項釋義也被否定了。

今天的我們,的確欠了李白一個正確的讀音

綜上所述,《將進酒》貌似應讀成jiang一聲,意思為且,又。可是有人會提出質疑,有這一釋義的〝將〞字,表示的是動作在進行中,這一點毫無疑問。但是例證是〝將信將疑〞,這是兩個並列的動作,這種ABAC式短語,像極了〝載歌載舞〞與〝載笑載言〞,這種釋義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上述四種爭議中的〝將〞,都為虛詞,如連詞、助詞、和副詞等。我們忽略了將讀成jiang一聲,還有動詞的釋義,其中一項釋義便是〝行、進〞,比如〝日就月將〞的〝將〞。〝將進酒〞的〝將〞,一定是這種釋義,〝將〞和〝進〞是一個意思,表示喝酒的動作在進行中。李白之前的〝將進酒,乘大白〞與〝將進酒,慶三朝〞中的〝將〞,應該都是這一釋義。

〝日出月將〞出自《詩經·周頌·敬之》,可見〝將〞的〝行、進〞這項釋義,早在漢樂府之前便由來已久。唐朝有個官職叫〝將作大監〞,〝將〞讀成jiang一聲,意思是〝作〞,〝將作〞就是〝作〞的意思,這很像〝將進〞就是〝進〞的意思。

今天的我們,的的確確欠了李白一個正確的讀音。

來源:kknews今天的我們,的確欠了李白一個正確的讀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