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郭敬明和李誠儒battle,反而是大鵬的表現深陷輿論漩渦。

對大鵬的行動,我們要區分兩段內容分別。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一個是他站隊,說支持郭敬明。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從一個主持人的標準來看,主動站隊的說法,其實恰好是專業的做法。

為什麼這麼說?我們來復盤下當時的形勢,台上的演員反對郭敬明給S卡,陳凱歌說such a big surprise反對,爾冬升微笑著坐山觀虎鬥,李誠儒直接開懟……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此時,郭敬明是台上最大的弱者——沒有一個支持者。(後期呈現的幾個支持者,也都是通過後期備采剪輯進來平衡觀點的。)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所以,大鵬這時候要出來,其實是維持舞台話語權平衡的做法。只有維護弱者,才能讓舞台上的話語權重新回到最開始的起點——四位導演話語權平等,李誠儒的主要功能,還是評價演員而不是導演。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另一個表現,是他在李誠儒表達時,數次打斷。

這不應該是他的「本分」。

李誠儒說自己不喜歡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做法,郭敬明用上一季節目里的花,反駁說「你可以不喜歡你不喜歡的東西,但請你允許他存在。」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李誠儒拿起話筒,「存在即合理的,這句話是不對的。應該是存在是有原因的。」

此時大鵬突然打斷質疑:「他剛剛說了這句話嗎?」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李誠儒順口表達了「他即將這樣說」的意思。

大鵬再次打斷:「您都預見啦。」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這兩次打斷,無論是主持人,還是別的角色,都是極不妥當的。尤其是當自己不是被攻擊的對象時,他的語氣和神態,不應該如此激動和極端。

說一千道一萬,最重要的一件事卻沒有指出——大鵬在這個節目里的定位,叫「節目發起人」。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這根本不是「主持人」。

什麼是發起人?如何理解發起人的功能?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它意味著不僅是串場賣廣告,他還可以做出評價。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當郭敬明和他的意見相左,他還可以反駁。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除此之外,他還要在表演準備過程中推介演員、幫助演員,甚至可以是兼顧了一些「導演」的功能。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可以認為,大鵬是這個節目里有特權的導演,他不用坐在台下,而是活躍在台上。

按照觀眾以專業主持人的標準去評價戰隊的話,那麼大鵬不僅不應該在台上發表個人觀點,更不應該走到後台去幫助一些演員。

同樣的角色還發生在《演員的誕生》里的張國立,所有的角色都是他「推薦」出來的,真正的主持人,是站在他身邊的伊一。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為什麼要這樣做,而不是直接派發主持人呢?

除了卡司上的考慮之外,還有平衡演員和導演關係的需要。

成名演員重新登台,等待評判,這個過程其實還挺不容易的。如果不是有一個「德高望重」或是「業內知名」的和事佬在台上,他們可能比我們節目中看到的更緊張、更崩潰。

所以,雖然在傳統的節目設計中,大鵬這樣站在台上的角色,看似中立的身份,但實際上他是有表達機會的。

坐在評委席上有評價大權的,就稱之為「導演」,而不是「評委」。這保留了一些演員「反戈」的可能性,當你不認同導演的觀點的時候,你是可以提出申訴和疑問的。

例如郭敬明在評價黃奕的表演時,指出表演太平,並且強調現場有幾處笑場,這樣的演出是一定有問題的。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黃奕就當即反問:「哪里笑場了。」後期回顧了一下,只是表演時抱在一起後噴麥的問題,嚴格意義上,也不算是笑場。

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

這就是《演員請就位》的「雞賊」之處:除了參賽者,節目里所有功能角色的定義都是模糊的。

有了「高超」的留白,類似的爭執,未來都還會發生。

來源:kknews別罵大鵬「拉偏架」了,他不算是主持人,而是「第5位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