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想像一下,假如人生也有「開掛」的選項,只要一鍵就可以實現任何願望做到任何事情,沒有任何東西需要費一絲絲腦筋,那麼需要多久你會膩煩這種生活呢?這種空虛會不會就是生活給予我們「開掛」的懲罰呢?

  甚至不需要這麼無敵和萬能。前些日子有個在深圳開出租的「拆二代」就因此上了熱搜。名下有七棟房子,月入六十萬的他表示覺得自己的人生毫無意義、空虛至極,因此才選擇出來開出租。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如此「開掛」一般的人生,所得到的體驗卻和在某些遊戲中使用修改器最終導致整個遊戲都變得索然無味了一樣,實在是令人感慨。不禁讓筆者回憶起一個主角達成人生目標後立即自殺的遊戲。

作弊贏得戰鬥後的結局

  劇情發生在《劍俠情緣 月影傳說》當中,玩家所扮演的主角楊影楓在遊戲初期就初生牛犢不怕虎地到武當挑戰掌門人,結果武當的大師兄張惟宜表示要先過他這一關。在正常遊戲流程中,我們的主角張影楓會輸給大師兄張惟宜,之後劇情才能夠順利進行下去。

  然而在這里玩家若是選擇開修改器將大師兄張惟宜擊敗,遊戲劇情就會直接迎來大結局。

  主角張影楓會說:「這麼容易就達到了我人生的最高目標,以後的日子活着還有什麼意思,看來我只有自殺了。」隨後旁白就會告知玩家在某年某月張影楓於武當山跳崖自殺,結束了他自己年青的生命。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先不論才剛打贏了一個武當派小小的大師兄算得上什麼人生目標,主角完成目標後二話不說就跳崖的發展可謂是諷刺至極。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很明顯,這麼一個特殊的結局,其實就是遊戲製作者對作弊者安排的懲罰。

  在早期遊戲開發技術還不成熟的時候,遊戲開發者為了懲罰作弊者,往往會選擇設計一種「必敗戰」作為檢測玩家是否作弊的門檻,而若是玩家贏得了本不該獲勝的戰鬥,遊戲就會以「強制脫出」、「強制結局」等方式讓故事戛然而止,這就是過去最常見的懲罰作弊的方式。

  類似的像是《寰神結》里玩家第一次見到黑熊怪高戚就開修改器擊敗它的話,主角殷千煬就會對師妹說我們好像改變了命數,緊接着遊戲就結束了。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然而事實上,早期不成熟的遊戲開發者們往往為了防止玩家作弊設定的「必敗戰」,卻沒有想到過玩家不需要開掛其實也有能夠獲勝的可能性,這種時候遊戲開發者設計的這些「強制脫出」或者「作弊結局」就顯得有些傲慢了。

  拿上面提到的《劍俠情緣 月影傳說》舉例,事實上對戰大師兄的這一場戰鬥,玩家只需要通過走位將大師兄卡在一個角落里就可以慢慢擊敗他,但是這樣獲勝之後玩家依然還是只能迎來這個突兀的「自殺結局」,實在是令人感到不滿。

  這同《鬼泣 5》序章打敗 BOSS 後跳專屬獎杯直接結局還不一樣。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獎杯的設置證明了這個必敗戰的 BOSS 開發者就是有意設計成「有可能被擊敗」的,並且還鼓勵玩家去探尋這樣的方法,隱藏獎杯的鼓勵也給予了玩家正面反饋。

  而「自殺結局」則是完完全全的負面反饋,不知道當初靠自己努力戰勝師兄結果卻玩出這麼個結局的玩家會不會都像筆者一樣這麼生氣,至少在後來這種懲罰作弊的方式也是越來越少見了。

負責人是個騙子——作弊烙印

  當玩家在 Bullfrog 開發的模擬經營遊戲《主題醫院》里使用 shift+C 的作弊碼後,遊戲系統就會持續大喊道:「醫院的負責人是個騙子」。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這即是現代遊戲中常用的一種懲罰作弊的方式,也就是給你的遊戲烙下「作弊」的痕跡,時刻提醒着你的「罪行」,但不會在根本上影響你的遊戲,玩家也大可以選擇關掉音響噹它不存在。

  這種懲罰方式一方面不會阻礙玩家繼續玩下去,另一方面也未免不是一個有趣的調劑,事實上「醫院的負責人是個騙子」這句話就在玩家群體里成了一個口耳相傳的梗,就連許多沒有玩過該遊戲的人都有聽過這句話。

  類似的「反作弊設計」還有出現在《女神異聞錄 3》中,玩家若是開了作弊器對遊戲數據進行修改,遊戲中那個由能登麻美子配音的,可愛弱氣的山岸風花就會在戰鬥中吐槽主人公道:「你修改遊戲了對吧,這種行為是不對的。」

  說實話為了聽能登麻美子這句吐槽特意去開個修改器也是值得的。

  而選擇在存檔或者成就等地方打下烙印的就更常見了。

  例如說《英雄無敵》系列,第二部里會在結算處顯示為作弊,而第三部若是使用作弊碼通關,玩家獲得的評價就是最低等級的小惡魔。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而在「類文明」遊戲《孢子》中,只要開啟控制台便會獲得一個名為「小丑」的成就。

  更挺有趣的還有像是在《掠食》里有一個尋寶任務,玩家要是直接輸入作弊碼獲得寶藏,就會獲得一個名為「遊戲主持人之怒」的晶片套裝。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套裝的詳細上寫着:「你應該感到丟臉,冒險家。你在尋寶遊戲中作弊,因此將收到下列懲罰:『分解器產出下降;手電筒效率下降;爬過狹窄空間的速度變慢』,請安裝這個晶片組好好懺悔,別忘記英勇才是遊戲最重要的原則。」

  設計者用巧妙的方式,將幽默感與提醒玩家不要作弊相結合,既化解了玩家與設計者的沖突,又為遊戲創造了喜聞樂見的隱藏要素,可以說是雙贏。

將應對玩家作弊的方式變成遊戲的一環

  比起上面那些只是點到為止的小打小鬧懲罰方式,還有的設計者在遊戲里規劃了詳細且復雜的懲罰,以應對玩家作弊的情況。這個時候,設計者在遊戲中安排的懲罰,最終成為了遊戲里重要的一環。

  在《紙片馬里奧 千年之門》里,玩家可以找到一個賣彩票的炸彈兵,在它那里所購買的彩票每天都可以開獎,開獎的號碼與 NGC 的系統時間有關。玩家要想中頭等獎是非常困難的,就像有許多玩家想到通過修改系統時間來在《動物之森》中作弊一樣,玩家同樣想到可以用修改 NGC 系統時間的方式來讓自己中得大獎。

  但是一旦玩家真的修改了時間,再次進入遊戲。賣彩票的炸彈兵就會發現你的作弊行徑,然後「嘭——」地一聲自爆,隨後整個遊戲都陷入了黑屏狀態。

  沒有經歷過如此場面的玩家,幾乎都被嚇得以為自己的一個貪念導致遊戲壞檔了。但是回到遊戲後,會發現遊戲還能夠正常繼續,那個剛剛「英勇就義」的炸彈兵會重新出現,並且提醒你不要再作弊了。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隨後炸彈兵還會將剛剛你作弊的彩票收回,罰你用原本彩票五倍的價格重新購買一張。

  這種「驚魂一刻」般的懲罰作弊方式,想必許多玩家都被嚇得不輕,一時間感謝老任的手下留情,畢竟熟悉任天堂的玩家都知道,在作弊這件事上老任的懲罰很少有隻是「虛驚一場」而已。

  但是,假若玩家還沒有得到教訓,重新買了彩票後仍就選擇修改系統時間作弊,那麼「二進宮」的玩家將會面臨的則是真正的懲罰:遊戲將直接進入 game over 的畫面。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玩過《巫師 3》的朋友都知道,這個遊戲里的錢是非常稀缺的,前期的傑洛特都過得非常拮據,因此許多玩家都在尋找更方便的「生財之道」,而這其中出名的應該就是在白果園中屠殺奶牛販賣牛皮了。

  玩家在白果園中可以找到一群可憐無辜無助的奶牛,然後將它們砍死收獲「牛皮」。隨後通過冥想將遊戲時間推移,奶牛就又出現了。不斷重復上面這個過程就可以在前期不費吹灰之力地賺到大量的金錢。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遊戲的開發商 CDPR 很快就注意到了這一點,但是他們並沒有選擇立即修復這個 BUG,而是隨即在遊戲中加入了一個碩大無比的怪物「牛魔王」。只要玩家再繼續這樣「倒賣皮草」的行徑,「牛魔王」就會登場來教玩家做人了。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前一秒鍾還在白果園開開心心刷着「牛皮」的玩家,下一秒鍾就會聽到一陣慘叫,然後猙獰的怪物就憑空出現,一直追殺着玩家。這個 BOSS 攻高血厚,玩家要殺死它需要花費不少力氣,但它只需要一擊即可秒殺玩家。

後來 CDPR 又在資料片「石之心」中加入了一位自稱是「征稅官」的 NPC。該征稅官會在遊戲中主動找到傑洛特,表示自己對

只要有一次作弊 恥辱的烙印就將會永遠的刻在你臉上

玩家的一系列「不正當收入」瞭然於胸,並且聲稱「按照法律玩家應當被徵收多餘的稅賦」。

  不得不佩服 CDPR 如此的腦洞,不但沒有直接禁止玩家的行為,還給予了這個行為一個合理的「因果報應」,既契合遊戲背景和文化主題,又讓一直利用漏洞的玩家得到了應當的提醒,完全沒有破壞遊戲的整體氛圍。

作弊懲罰的進步也是遊戲的進步

  可以見到,從開始遊戲設計者為了懲罰作弊者硬生生地將遊戲主角寫死,到後來慢慢設計者將應對遊戲作弊與利用漏洞等不良現象的措施也變成了遊戲內容的一部分。

  一方面是我們現在的技術支持了設計者在遊戲中添加更多的內容,另一方面也是如今遊戲設計者開始變得越來越理解玩家,願意和玩家溝通的結果。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此外我們還有A站、B站、其樂、知乎、頭條等平台,關注我們獲得更多有趣的遊戲內容!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