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辻本良三在看《怪物獵人》電影版時那種「雖然不知道面前的這個外國人在說什麼,也不知道電影想講什麼,姑且看怪物還原的還挺真實的點頭就對了」的蜜汁尷尬。」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其實在我知道《怪物獵人》要出真人電影版,導演是保羅·安德森,主演是米拉·喬沃維奇這對游戲改編電影圈最負盛名的夫妻時,表情並沒有比MH系列製作人辻本良三在看到預告片時好看多少。

  特別是早期預告中以「美軍開着悍馬穿越到怪物獵人的世界」作為宣傳賣點的時候。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在前幾天,《怪物獵人》真人電影終於放出了一段總算能完整解讀的預告片,而在我的朋友圈子里,對於這部電影普遍是唱衰的,誰讓這對曾經拍出6部《生化危機》真人改編電影的夫妻倆在玩家圈子里算是「惡名遠揚」的那種出名呢。

  不可否認的是,《生化危機》的真人電影版是一個非常成功也很經典的游戲改編電影系列,從14年6部電影,總計世界票房超過10億美元,說保羅·安德森讓很多游戲圈子外的人也了解了《生化危機》,這一點都不過分,至少我不怎麼玩游戲但喜歡看電影的老爸都能對里昂和艾達王的那點情愫分析個頭頭是道;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但對於游戲粉絲來說,這個系列也和自己心目中想要的那個的「惡靈古堡」有着深仇大恨,它讓大眾對於《生化危機》的理解停留在了「好萊塢動作大片」而不是一款精巧的箱庭式迷宮游戲,還是我那個老爸,在看我在《生化危機7》的鄉間別墅里轉悠了半小時後,憤然離開,還像我抱怨「這個電影改編的游戲是不是不太行。」

  所以在電影《生化危機6》後,卡普空也看似非常珍惜IP地宣布不再拍真人電影,結果就是拿出了更加雷人的《生化危機:復仇》。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對於《怪物獵人》來說,系列新作品《怪物獵人:世界》單作全世界銷量超過1500萬,幾乎是上一作《怪物獵人X》和《怪物獵人XX》的3倍之多,這個日本國民級共斗游戲藉此一舉升級成了世界級共斗游戲,讓很多普通玩家都認識到了次世代畫面「砍龍」的爽快。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推出《怪物獵人》的真人電影無疑是進一步擴大這個IP影響力的最好時機,別覺得這個動作游戲會很好改編成電影,在這片架空的大陸上有着獵人公會、古龍觀測所、龍歷院等繁雜的組織體系,人類、龍人、奇面等種族交織而出的反思如何同自然相處的故事也不是一部電影就能講明白的,現實中的美軍穿越到異世界的題材是一個很好的偷懶方法。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其實怪物獵人的文本量可一點都不少,幾部作品下來,世界觀塑造也一點不含糊

  預告片也確實有展示出吸引人的地方。

  如果拋開一些比較有槽點的橋段,比如每分鍾射速6000發用20mm口徑子彈的加特林打怪不行,用獸皮包裹、砥石磨礪的雙刀打怪反而很行。

  《怪物獵人》真人版確實能讓接觸過《怪物獵人:世界》的玩家產生一些好感,不管是雄火龍角龍、草食龍的建模幾乎就像是從游戲里照着挖出來的一樣;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還是古代林、荒地和可以在沙漠中自由穿行的擊龍船這樣非常有怪物獵人味兒的場景和載具;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亦或是獵人世界里的托尼賈扮演的拿着新手大劍和弓就敢直接打角龍的調查班班長,還有開了美顏PLUS鏡頭效果的aibo。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盡管按照導演執導《生化危機》的習慣,這些角色基本和原作里也不會產生什麼關系。

  你還能看到米拉和調查班班長學習雙刀的鬼人化,她還能用鈎爪上怪物的身體,這個設計也是《怪物獵人:世界》中獨有的動作。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其實在擔當本次電影版特效製作的MR.X工作室2016年發布的特效演示作品中,我們已經能看到《怪物獵人》真人電影的影子了,更有意思的是,在那段視頻里,我們還能看到曾經的老朋友「黑蝕龍」和雄火龍的大戰。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這可能在暗示,《怪物獵人》真人電影中會和《怪物獵人4》的「狂龍病毒」有點聯系。

  總結而言就是,除了讓現實世界和美軍加入有些強行之外,該還原的地方《怪物獵人》真人電影都非常還原,甚至讓我有點期待保羅夫婦會不會再拍6部,讓游戲中一些知名度不算高的怪物也有出場機會。

  那老獵人們會買賬嗎?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如果刀上的火焰不是鬼人化特效的話,那至少老獵人們可以來嘲笑這個女人根本不會打獵了。

  和游戲這樣強調「人機交互」的形式不同,電影只具備了單方面將信息傳播給觀眾,而不能及時收獲觀眾意見並反饋的功能,所以對於游戲玩家來說,大部分游戲想要原汁原味改編成電影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游戲改編的電影沒有任何操作感而言,需要的是觀賞感

  就比如《生化危機》主打得玩法是箱庭式的迷宮探索和解密,有一定動作元素但本身功能更偏向於串聯起各個謎題,緩解過渡解密帶來的燒腦游戲節奏,而想要在電影中表達謎題精巧和解密的過程,對於大部分只想在電影院里追求一次平價但腎上腺素爆炸的娛樂的普通觀眾來說,接受程度想必是不如現在這樣主打動作牌的。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所以從第四部電影開始在玩家群體間口碑開始下降,導演想用《生化危機》的底子塑造一個「女超人版僵屍世界大戰」是需要背鍋的

  就算《怪物獵人》是一款動作游戲,想要拍成動作電影也需要作出很多迎合觀眾的改編,就比如大部分觀眾肯定沒辦法理解電影中獵人們沒hp的時候,掏出一瓶回復劑喝完還要擺個「勁霸男裝」的姿勢,甚至《MHW》里喝藥時會慢跑的動作都會讓人覺得怪怪的;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在電影中能看到大劍的真蓄力斬和雙刀鬼人化的經典動作確實會讓老粉絲們會心一笑,但要是真像游戲中那樣,大劍獵人有一小半的時間都花在收刀跑路等怪物硬直,只有抓到機會才會拔刀,而且基本都是蓄力斬完一擊脫離的話,那我覺得也不用請托尼賈這樣的動作明星了,我上我也行啊,觀眾恐怕也都要喊退票了。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想要在一部不超過180分鍾的電影里把怪物獵人游戲歷史上正傳外傳超過200隻怪物給全都表現出來,這顯然也不夠現實,所以在預告里,會以更符合大眾審美,就算是沒玩過怪物獵人的玩家也略知一二的角龍、雄火龍作為電影版的代表,如果用白電龍、骸龍這樣比較掉san值的怪物做敵人的話,恐怕連宣傳這關都過不去。

  就和一開始我說到的那樣,《怪物獵人》會是一部在系列上升期再拉它一把的作品,所以讓有着相當好的實績的保羅夫婦接手無可厚非,畢竟這次的受眾應該會是「沒有接觸過怪物獵人作品,想在一部電影的時間里最快感受到它的魅力,而不是每一種武器都要超過數十小時幾千把才能玩好」的那批人

製作人看完都傻了,電影圈最會毀游戲的夫妻又來了

  還能在這部電影里看到山崎紘菜扮演的「恐暴龍幼崽」,作為系列玩家的我也表示夠(美)了夠(美)了,還要什麼自行車啊。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