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萬人豆瓣「勸分」,為何網上還有很多復合挽回的廣告?

「情感挽回率達98%」、「7天修復感情」……如果你在線上瀏覽過個人情感問題,或者只是因為你是女性,你很可能會在社交網絡上看到這樣的廣告。

27萬人豆瓣「勸分」,為何網上還有很多復合挽回的廣告?

圖片截自知乎

27萬人豆瓣「勸分」,為何網上還有很多復合挽回的廣告?

微博上的一些吐槽

包裝成經驗分享和成功案例的內容就更多了。小紅書「分手挽回」有4萬筆記。類似的內容微博、知乎、豆瓣和B站上都有。在線下你也能看到類似的廣告,上海出租車上就有「手把手教你挽救婚姻」的朱身勇。小到個體戶,大到珍愛網,都在做類似的生意。

這種婚戀主題的收費咨詢是一種生意。它不是心理咨詢,也不是線上婚戀配對,但又似乎和兩者都沾點邊。情感咨詢是一門什麼樣的生意?為什麼線上會有這麼多復合、情感挽回的廣告?

1、婚戀也需要理論基礎

朱身勇可能是婚戀咨詢中看上去最正規的一個了。在天眼查和黑貓投訴上找不到關於他的投訴或者法律糾紛。他有復旦MBA學位,也是此行業中學歷較高的。能在上海出租車上打廣告,以及在市民服務中心辦培訓班,也多少能說明他的正當性。

27萬人豆瓣「勸分」,為何網上還有很多復合挽回的廣告?

圖片來源:朱身勇-婚姻管理師 官網

「很遺憾地通知大家,我的收費要漲價了。」他在8月底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從10月起,朱身勇的咨詢費翻倍漲到了1萬元/小時。他告訴CBNData消費站,疫情後他的客戶數量增加了3-4倍。「漲價是供需關系決定的。」今年他公司營收有望接近三千萬,還在深圳北京開了分部。

1萬元的咨詢費比較極端。整體來看,婚戀咨詢較便宜的收費也要300/小時,這和簡單心理、壹心理等平台上心理學專業出身的入門心理咨詢師價格不相上下。不過和正規心理咨詢通過視頻或面對面進行不同,這個300元只是一對一的微信文字指導。

這背後的人力成本高嗎?大多情感咨詢有套可以復用的話術理論,包括朱身勇的「婚姻管理」也是一樣。大多是讓人理性地溝通、控制聯系的頻率或者是展現積極的生活等等。其實是一些簡單、通俗的常識,從泛心理學公眾號或情感心理類書籍中也能獲得。情感咨詢師或教練可能會針對學員個人情況進行「定製」,但萬變不離其宗。

作為工商管理碩士,朱身勇看出了婚姻和管理學的共通之處。他舉例:找對象結合了營銷和項目管理,而經營婚姻像是開公司。

「這個企業開了10年,9年都是掙錢的,就這一年虧損,你會關掉這個企業嗎?我們婚姻我們結婚十年,就這兩年他搞婚外情的,我們就去結束婚姻嗎……但凡懂得什麼叫管理的人,他就不可能提出這種疑問。」朱身勇認為這也是他和心理咨詢師的不同之處。他如此描述自己的理論:「管理學是框架,心理學是技術層面的支持。」

如果你看過他的文章,或者那本已經出版的《婚外情治理》,會發現朱身勇的確擅長把常識條分縷析和進行抽象化加工。「婚外情的分類:求感情/殘缺的家庭/求慰藉/求錢財/求高帥/求婚姻……」、「離婚的5個標准」、「男人劈腿的15種類型」等等。當然,分類是否嚴謹見仁見智。但是,在分類和管理學的加工下,婚戀這種因人而異、千人前面問題看上更有規律可依,甚至更有機會「解決」了。

他不僅做一對一的「挽救婚姻」,還做「婚姻管理師」的培訓班。從2018年開始,朱身勇的婚姻管理師已經上到了第十班。他告訴CBNData,除了有婚姻困擾的女性外,律師、美容技師也來這里報班。朱身勇說辦班的目的是希望用師徒制「搞出一股清流」、「真正幫人解決問題」。「我最怕算命、跟蹤恐嚇和泡學的這些人……這些人一搞的話,把這個市場把市場打爛了。」

婚姻管理師的學費是36800元的培訓(12天)。這個班一般有20-30個人,從朱身勇每小時收入來看,辦班顯然比一對一咨詢來錢更快。說到底這是一門生意。朱身勇告訴CBNData,做婚姻咨詢就是在他MBA創業課時想出來的。2008年電影《非誠勿擾》上映,給打算輕資產創業的朱身勇帶來了靈感。他最開始做的是名校相親(和現在的「陌上花開」類似),之後發現婚外情治理比單身男女的生意好做。

2、製造需求:鋪天蓋地的廣告、承諾效果

「不分手留着過年?」——27萬人在豆瓣小組「勸分」。而這些做婚戀咨詢的人正好相反。他們傳達:婚戀問題能管理和解決,失去的可以挽回,犯的錯誤可以更正。如果從小組人數衡量,有「復合」需求的人不多,豆瓣上大大小小的復合群加起來大概只有8萬人不到,其中還有很多是廣告群。

27萬人豆瓣「勸分」,為何網上還有很多復合挽回的廣告?

做生意之前,創造需求是很重要的一步。這些情感咨詢一般會在社交網站上做或軟或硬的推廣。

「並不是那麼多年輕人想挽回,事實上是很多機構在想方設法讓人去挽回。」一名曾經的從業者告訴CBNData,她曾經在豆瓣上經營七千多人的小組,主題是「分手挽回、失戀輔導」。而現在她打算離開這個行業。她說一些機構甚至會鼓勵來訪者網貸交學費。另一名業內人士在接受《半月談》采訪時說:「只要廣告做得好,就不怕沒人來咨詢。」

朱身勇稱自己沒做社交媒體付費投放,但他入駐了微博、B站、知乎、豆瓣和抖音幾乎所有的社交媒體。付費廣告在上海出租車上。「希望能刺激社會的神經」,他說。「我們就有客戶兩個夫妻兩個人一起坐車到民政局去離婚,結果看到『手把手教你挽救婚姻』,然後找到我們這邊來輔導,結果一輔導,我靠,不應該離!」

27萬人豆瓣「勸分」,為何網上還有很多復合挽回的廣告?

朱身勇的的士廣告在電視劇《親愛的自己》中露出了

朱身勇和「七夕前復合80對情侶」的雷賓都告訴CBNData,他們的顧客絕大多數是女性。這可能是因為女性比男性更重視婚姻和家庭,也更願意表露和分析感情。西南大學心理學院講師吳波說這也可能是因為男性出軌的比例更高,讓女性成為了求助的一方。

製造需求第二步是承諾效果。

朱身勇強調他服務有實效。「婚姻咨詢它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要見實效,它要及時性急迫性,對吧?像我們這邊我們輔導一個案子,小三懷孕了,你要去解決這個危機你怎麼辦?你等得及嗎?你去『提升』半年,小孩子出來了,『二次吸引』吸引得了嗎?」他說。

之所以會有很多消費者「上鈎」是因為這些服務會對效果打包票,強調咨詢後「藥到病除」,比如「7天成功復合」。「他(們)對結果強調,使得那些無困境中的絕望女性她病急投亂醫。」西南大學心理學院講師吳波告訴CBNData消費站。

「既然市場上有這種服務的話,我覺得肯定是有需求的。但它和心理咨詢服務其實沒什麼關系。」她表示,正規的心理治療師是不會承諾一定滿足來訪者的要求的,尤其是婚姻關系,本身是兩個人雙方的關系,不會只聽一面之詞。

3、情感咨詢里的那些「坑」

如果說朱身勇像是家庭婚姻界的「人生導師」或「成功學大師」,其他市面上的情感教練就更像是「傳銷」,為了讓你「入坑」無所不用其極。

為了證明挽回是必要的,情感咨詢師可能會否定咨詢者的溝通方式或是指責對方情感上有問題。「我覺得我被PUA了。」B站UP主「Carrie就是雨千」在前期咨詢過類似機構後說。「情感老師」讓她覺得前男友出軌是她的錯:不會撒嬌,不懂給男性面子。這些情感教練會給消費者設計一套新的形象和語言。大多是極其程式化的——讓顧客改變自己來迎合刻板印象中男性對女性的「期待」,比如溫柔、可愛和會打扮等。

這些情感咨詢的問題和投訴和它的廣告一樣多,互聯網上俯拾即是。

黑貓投訴上,有消費者提到在一個月的服務周期中,半個月對方都讓她看書和等待。理由是「感情挽回不能太急」。收了1.7萬元,但實際服務很少。「近3個月的時間所謂導師就打過3個不超過20分鍾的電話。」在《半月談》的報道中,1000元(一周)的失戀挽回服務,宣傳號稱「案例挽回成功率最高可達98%」,挽回失敗後告知消費者「你就是那2%」。

27萬人豆瓣「勸分」,為何網上還有很多復合挽回的廣告?

黑貓投訴 截圖

還有一些意想不到的問題,比如情感教練自己自身的消耗。被評為「淘寶神人」,「七夕前復合80對情侶」的雷賓告訴CBNData消費站,他在考慮離開這個行業,他覺得累了,考慮開家「深夜食堂」。

雷賓有二級心理咨詢師證書,但他也一度沒法對付工作給他帶來的情感問題。他說:「我那段時間像個樹洞一樣」。這也反應了一些歷史遺留的問題,有關心理咨詢師資質。

直到2017年被人社部取消前,「心理咨詢師」職業資格考試在中國存在的15年間,有100多萬人通過了考試。心理咨詢師、大V武志紅曾說中國合格的心理咨詢師不超過3000人。過去非心理學科班背景也能通過報班和考證獲得二級或三級心理咨詢師的證書(其中三級心理咨詢師只需要筆試)。有不少情感咨詢師和情感教練就是二級或者三級心理咨詢師。他們很可能是在幾周或幾個月的速成班下出師的,沒有經過嚴格的督導(指的是由經驗更加豐富的咨詢師,對經驗相對不足的咨詢師的輔助性的干預)。

心理咨詢師在美國的門檻更高。它需要通過研究生水平的心理咨詢培訓,時長2-3年。除了基礎知識學習,美國的系統還包含至少一年的實習,課時長達600-2000小時。根據行業研究公司IBISWorld,美國心理咨詢(包括家庭婚姻咨詢)行業年產值約189億美元,從業人員27萬。婚姻家庭咨詢師是其中比較緊俏的細分種類,美國勞工部預計從2019到2029年其從業人員會增長22%,遠高於全部職業的4%需求增長。可以預見的是,中國類似的需求也會猛增。

相比於美國只有兩大認證機構,中國發相應證照的機構很多,從中國心理學會、心理衛生協會到婦聯和社工系統,不同省也有不同的資格證。未來中國也會像美國一樣誕生婚姻家庭心理咨詢專門的心理咨詢師。但在目前的混沌時期,咨詢的供給還沒有跟上需求的激增,反而讓一些不正規的咨詢機構占了話語權。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