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

10月16日,抖音爆紅的短視頻《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的導演突然在微博宣布離職,引發外界關注。導演張策表示,自2020年10月1日起,本人將不再繼續擔任《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策劃、導演、編劇、配音,同時從原公司辭職。

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

導演張策圖片,圖片來源於網絡

作者/陶淘

「非常感謝大家這一年多對作品的喜愛和對小策的支持。我將繼續做一個簡單快樂的創作者,努力為大家帶來更多好的作品。」他說。

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

如GQ報道,該短視頻爆火,源於故事的主角朱一旦身穿Polo衫、手戴勞力士,在每一集的結尾感慨:「有錢人的快樂往往就是這麼朴實無華,且枯燥。」故事用誇大和反諷的方式達到喜劇效果,描繪了當代人的職場圖景。導演張策在其中扮演馬小策,一個總是在斗爭,但經常失敗的角色。

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

左一張策中間朱一旦

對於集導演配音編劇三重身份的主創人員離職,許多大V都表示,從短期來講,這對於該短視頻節目來說是災難性的。微博博主@圈內星探認為,大家愛的可能只是旦總的身體和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以及另一個人的靈魂,那隨着視頻風格的變化,就有可能「沒內味了」。

知乎的一位答友「光年旋律」也表示,目前來看,這是一個雙輸的局面,朱一旦系列失去了導演,編劇和配音,等同於抽走了這個大IP的骨骼和靈魂;那種獨特的諷刺式黑幽默,是朱一旦系列爆紅的根基。

而對於張策來說,離職對他的影響比朱一旦要大,因為「短視頻已經不是前兩年的風口了。在短視頻泛濫的年代,前仆後繼的模仿者已經足夠讓觀眾審美疲勞。」

不過,也有其它不同的觀點則認為,張策的離職有其必然性和標杆性,並且可能成為判斷老一代MCN機構模式是否可持續的一個關鍵時點。

作為「有其必然性、並且長期來看張策可能會贏」的觀點代表,知乎另一位答友「彈吉他的胖達」表示,張策身兼數職,保持高強度的工作量,對本人的身體健康和精神壓力造成了極大的影響。而在朱一旦枯燥的生活其背後的公司山東光曜聯晟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的股東里,則完全找不到張策的名字。

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

張策離職評論

這意味着,對於這位優秀的內容創作者來說,長期「肝」下去卻並不能得到相應的回饋,這終究會面臨着心寒和出走。而離開之後,憑借其自身的才華,張策可以去尋求更適合自己的平台,或者亦可搭建其自身的平台。

在微博自媒體@盧詩翰看來,張策離職後朱一旦賬號的數據走向,可以作為衡量視頻內容賬號究竟是資本和團隊不可或缺,還是核心內容不可替代的一個標准。

不過,《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原導演張策出走也要「另立門戶」了。據天眼查App顯示,張策已於2020年6月15日成立山東造夢星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並在該公司持股45%,該公司另一股東為張譯文,持股比例為55%。張譯文為張策的妻子。

山東造夢星和文化傳媒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約1333.33萬,法定代表人為張譯文,公司經營范圍包括文藝創作、個人互聯網直播服務(需備案)、影視製作、電視劇發行、演出經紀、網上貿易代理以及廣告設計、製作、代理、發布等。該公司還申請了名為「造夢星和」的商標,涉及分類為廣告銷售、教育娛樂。

微博上張策的妻子曬出了夫妻二人在dreamakerlogo前的合影,他們要成為自己的造夢者。

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

目前,朱一旦這個賬號已經是全網頭部賬號,粉絲超千萬,並且已有了包括朱一旦的枯燥生活,馬小玲,C座等完善的矩陣號,其背後有着公司體系和資金支持。天眼查App顯示,朱亘(朱一旦的扮演者)目前共在多家公司擔任法定代表人、股東。

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

因此,兩邊分家後的後續發展,勢必會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風向標:

如果朱一旦賬號這邊數據下滑失去活力,那麼,在事實上就宣告了上一代MCN機構的死亡,說明MCN的競爭力是無法離開個人IP的影響力的。在此情形之下,MCN會加快轉型速度,做傳統雜志編輯部那樣提供選題方面的引導和審核服務,或者像直播帶貨團隊靠攏,提供選品供應鏈這種深度服務,做創作者的後盾。

反之,若朱一旦這邊數據依舊輝煌,那說明成熟的團隊流水化作業確實可以保證內容質量,以後MCN只需進一步提升團隊的工業化水準即可。

導演出走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變「枯燥了」

沒靈魂了

事實上,該短視頻16日凌晨的更新已經給出了答案。如AI財經社報道,10月16日凌晨,超過半個月未更新的「朱一旦的枯燥生活」終於放出新視頻,只是這次的內容讓網友直呼「沒內味兒了」。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