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分9.1,B站怎麼把說唱節目玩出花樣?

「再來億遍」、「真好汀」,在刷屏的彈幕中,嗶哩嗶哩 (簡稱「B站」) 的第一檔在內部有着「SS級別」的綜藝節目《說唱新世代》進入了決賽前最激烈的階段。這是一檔「槽點十足」的節目——節目硬盤崩壞,導演致歉;在重要的選手公演環節,有時電腦「炸了」有時被附近居民投訴,因為噪音擾民……

出品 《風眼》深度報道組 鳳凰網科技 鳳凰新聞客戶端

作者 | 鄭媛 編輯 | 於浩

評分9.1,B站怎麼把說唱節目玩出花樣?

這些插曲看似一言難盡,實則也很「B站」。截至目前,這檔說唱全網播放量超過1億,豆瓣評分9.1,社交平台有不少「自來水」為其原創的」安利帖「。B站玩梗、催淚的編排,讓網友「直呼內行」,在「萬物皆可說唱」的Slogan下,一群說唱歌手能在舞台上講述校園暴力、花式催婚、女性權利,同樣也能毫不違和地描繪祖國家鄉、九八抗洪、勵志成長。

幕後不為人知曉的是,這檔破天荒的綜藝節目只是B站管理層頭腦風暴過後的一時興起,請導演、請嘉賓、挑選手、搭基地都是臨時起意。

B站COO李旖對鳳凰網科技 (微信搜索:iFeng科技) 說道,這檔節目已經超出了她的原本預期。

《樂隊的夏天》、《中國有嘻哈》、《說唱聽我的》在這個夏天扎堆上線,《說唱新世代》雖難言火爆出圈,仍收獲了不少鐵粉和好評。從「後浪」到「入海」,從首場跨年晚會到首場說唱綜藝,B站仿佛有着「謎一樣」的吸引年輕一代的本事。

「田間地頭」的集結

這是一次倉促的集結。

盡管B站在4月就放出了「說唱綜藝」的招募海報,那支刷屏的廣告宣傳片《後浪》發布,這檔綜藝除了一句「萬物皆可說唱」的Logo,沒有更細致的規劃,直到B站找到了《極限挑戰》的導演嚴敏。在短暫的合計後,他們匆忙在兩個月內組起團隊,並在嚴敏的提議下,將舊廠房搭建成說唱基地。

「整個團隊還是第一次嘗試做一檔真人秀型的音樂節目,其實完全沒有經驗」,B站COO李旖對鳳凰網科技(微信搜索:iFeng科技)表示說。

《說唱新世代》原本是一個面向高校學生提供說唱舞台的全國性活動,考慮到全國校園活動太耗費經歷,B站想把它做成一檔養成類綜藝,對手節目開啟海選時,B站還沒確定這檔綜藝叫什麼,對外簡稱「SS級說唱音樂節目」。

評分9.1,B站怎麼把說唱節目玩出花樣?

像舉辦首場跨年晚會一樣,B站也沒有在這場綜藝上失手。深諳年輕人喜好的B站從宣傳片就踐行了「田間地頭」搞說唱的做法。

《說唱新世代》總策劃楊亮解釋道,把說唱跟中國鄉土文化的結合會造成畫風上的強烈反差,能把「萬物皆可說唱」的理念傳遞出來,從而打破對說唱的刻板印象,這則「土味」宣傳片,也為這檔節目埋下了「破」和「立」的決心。

為什麼要做綜藝節目?在李旖看來,說唱在所有音樂品類中發展相對滯後,這意味着現有的說唱節目在多元化上還有可以發掘的空間,B站想由此去發掘適合中國的說唱內容。

從B站內部的內容生態而言,吸引年輕人的說唱同樣是B站PUGC內容的重要組成部分,B站希望從這個節目,吸引更多喜歡音樂的年輕人可以參與到B站說唱創作,讓PUGV的生態跟OGV生態的相互貫通跟融合。

「我們希望選手們能描述身邊的事情,描述我們所處的世界,與現有的價值觀有所碰撞」。楊亮說道,鼓勵表達、鼓勵創作、多元包容是這檔節目的重要理念。

但是,模式成熟、頗具影響力的《中國新說唱》已經第三季,芒果TV的《說唱聽我的》聚焦新生代說唱歌手,直接把「後浪」印在了宣傳海報上。「壓力肯定是有的,我們想打破對說唱的刻板印象,去重新定義說唱。其實說起來輕松,但實際做起來是很難的,很有壓力」,李旖說道。

出圈?寶藏節目?

這是B站的第一檔綜藝,雖然在B站在站內給了大力度的推廣支持,彈幕、評論熱鬧非凡,但它似乎並沒有像同期其它熱門綜藝一樣承包熱搜。

就全網的播放量和豆瓣評分來說,《中國新說唱2020》作為自帶IP的品牌的節目,不缺少關注度與話題點。頂流吳亦凡加上跨界請出的直播和短視頻平台紅人「Giao哥」和「藥水哥」,上場就掀起了近乎火熱討論度。相比之下,《說唱聽我的》和《說唱新世代》熱度尚未能沖出圈層。

「如果一檔綜藝節目連着三期都沒有出圈,那它在後面就很難出圈了「。 阿芮是一家頭部視頻平台的運營人員,在她看來,B站的《說唱新世代》並沒有出圈,至少在前三期是這樣。

在很多人看來,」出圈「是對一檔綜藝成功與否的重要標准。同樣,這也與平台方的宣發預算息息相關。「我也想多邀請點選手,但是預算只夠修40個床位,一個也多不了」,導演嚴敏面對媒體采訪時這樣說道。

在節目播出的前期,在知乎上有用戶統計了每期《說唱新世代》的熱搜次數,大多時候關於節目的話題排在40名開外。「雖然這我們第一次做綜藝,但好的綜藝應該本質上是好的內容,更多的熱搜不等於就一定是好的內容」,B站COO李旖這樣回應「熱搜」之困。

在社交網絡為《說唱新世代》自願傳播的用戶不在少數,他們稱之為「寶藏節目」。

在選手、嘉賓的選擇,節目編排上B站走了差異化的路線,選擇了B站意外翻紅的騰格爾和頭部Up主黨妹作為嘉賓;選手並不是在大眾視野內廣為人知,在節目編排上加入了更多集體生活記錄的真人秀的元素;作品更加注重觀點表達。因此才有了《她和她和她》、《畫》等為被霸凌群體、為女性發聲的作品。

《說唱新世代》的導演嚴敏為此感到自豪,在他看來,B站選擇選手的標准就說是否唱出了對真實生活的思考。「能夠寫出閃光作品的歌手可能有缺點,但會是一個真實的、鮮活的、會思考的、可愛的人。」

至於出圈與否,B站沒有給出答案,B站將這檔節目與跨年晚會一樣的嘗試,「只要播放出來有喜歡的觀眾,有觀眾為它口碑傳播,我覺得這已經是成功了」,李旖說道。

「Bilibili出品」會成為愛、優、騰的挑戰嗎?

從那場被稱作「最懂年輕人」的跨年晚會到自製綜藝的推出,懂年輕人一直是B站的優勢所在。B站CEO陳睿近日在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表示,今年二季度,B站月活用戶快速增長至1.72億,其中大量用戶是年輕人。

隨着各大平台的競爭加劇,自製內容成為了留住這些年輕人的重要手段,也是B站內容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李旖表示,《說唱新世代》對平台而言是生態型綜藝,可以繁榮PUGC內容生態。

在今年視頻平台的用戶之爭中,騰訊視頻憑借熱播劇集《三十而已》及綜藝《明日之子4》等內容,收割使用時長36億小時,位居第二位,芒果TV APP上線《乘風破浪的姐姐》等綜藝,獲使用時長17億小時,排在第三位,嗶哩嗶哩APP及優酷APP分別為16億小時、13億小時,位居第四、第五位。

評分9.1,B站怎麼把說唱節目玩出花樣?

來源:QuesyMobile 營銷研究院

不過,創立10年的B站在這一節點上很難不被關注。除了在短視頻內容上向科技、財經、數碼3C領域縱深拓展,在影視、綜藝自製等內容的製作上,基於對年輕人的了解,B站也更容易「出圈」。

但同時,視頻網站交鋒繞不過自製綜藝對壘,綜藝娛樂類的內容更易引發話題討論,平台流量波峰一般靠自製的網綜牽引。

相對愛優騰而言,B站是自製影視綜藝的一股新力量,但如何繼續保持差異性和創新性,近兩億活躍而多元的B站用戶,也將對它有更高的要求和期待。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