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自然在早期人類中選擇了更友好的群體

據外媒報道,來自杜克大學的人類學家Brian Hare近日表示,人類無意中經歷了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他們對他人變得不那麼害怕也不那麼咄咄逼人。這一過程使得我們的遠親比現在滅絕的尼安德特人和丹尼索瓦人更具有合作性。他認為,自然選擇友好的智人,而早期的智人並沒有意識到他們是通過進化而自我馴化的。

研究:自然在早期人類中選擇了更友好的群體

資料圖

另外他還認為,更隨和的行為舉止最終是智人在地球上成功繁衍的原因。最近Hare出版了一本闡述了為什麼他認為跟周圍的人更合作、願意妥協是一種生存優勢的書。在書中,他概述了其認為暴力和侵略並不總是一個健全的進化階段。

在Hare看來,作為好鬥的首領,他們在危險的遭遇中被激怒的幾率更高並且會成為更大群體的目標,因為最大的利益是淘汰具有威脅性和不穩定的雄性。智人是唯一經歷過這種馴化的生物。Hare指出,這種情況發生在狐狸、狼甚至植物傳粉者身上。

這對每一個群體都有明顯的好處,像對人類越來越友好的狼最終形成了大家今天所知道和喜愛的狗,它們擁有更可靠的食物來源和更好的生存機會。這位研究人員指出,伴隨着人類的認知革命,人類社會的一個重大里程碑在4萬至9萬年前發生。在此期間,早期人類創造了工具、武器、雕刻品和洞穴繪畫。

合作的改善意味着這些技能可以在狩獵-採集祖先群體內部和群體之間傳播。研究人員認為,當一個新的或豐富的資源是可用的,侵略的好處不再存在。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