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說實話,在拿到《刺客信條:英靈殿》之前,我是很擔憂的。

  「維京人」這個形象,在影視作品以及遊戲中被濫用的程度,簡直可以和日本的「武士」、「忍者」一類相提並論,在無數次加工下,已經完完全全成為僅存於幻想中的角色設定。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因此我很擔心育碧在本次《刺客信條:英靈殿》中,也會為玩家帶來一個從眾且尷尬的滑稽存在。

  然而進入遊戲後,我就徹底打消了這個顧慮。

  當然,這里不是說《刺客信條:英靈殿》里的服化道等等就百分百還原了,但至少玩到現在為止,常見的幾種刻板印象育碧一處都沒有踩,也沒有遇到令我特別尷尬的情況。在遊戲這種載體下,《刺客信條:英靈殿》可以說是目前最還原維京人形象的作品。

NO MORE 角盔

  首先要聲明一點,「維京人」並非指某個民族,而是對那一時代中離開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去往異國他鄉掠奪與探險的一批人的統稱,是一個職業。

  要說到現代人對維京人的刻板印象,就不得不提這個被所有北歐人深惡痛絕的搞笑道具:頭盔,尤其指帶角的那種。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關於這個誤解來源有很多種說法,其中最常見的是:維京人在陪葬時喜歡將號角擺放在頭兩旁,結果被考古學家誤以為是裝飾在頭盔兩邊的牛角,因此傳出了這麼個笑話。

  然而無論來源如何,只要記住我接下來說的觀點,就可以判斷傳聞是否錯誤。

  「維京人(或者說中世紀的北歐人)是相當務實的。」這一點在遊戲中也能夠得到很好地證實。

  牛角這種徒然給自己頸椎增加負擔、提高重心、還沒有實際防禦性的東西,必然不可能出現在維京人戰鬥中。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事實上,不僅是牛角頭盔,就連普通頭盔在維京人的作戰中也相當少見。

  我們現在所熟知的「眼罩頭盔」其出土時間往往是在「維京時代」之前。那個時候北歐各個國家、部落一直陷入紛爭不斷的內戰中,而頭盔的防護性在據點戰里具有實用意義。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因此在遊戲第一章里,我們隨着主角艾沃爾與同在挪威的反派「殘暴者科約特維」部隊進行戰鬥時,可以看到敵人(雜兵)都是戴着頭盔的,這一方面說明頭盔在內戰中的作用,另一方面也表現了「科約特維」部隊經濟實力之強大。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而對於在外進行掠奪的維京人來說,他們更加追求閃電戰與機動性,他們需要在西歐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就完成燒殺搶掠並且離開,因此頭盔就成了不僅增加負重還浪費資源的累贅。

  所以我們在遊戲中離開挪威去往英格蘭後,玩家陣營就很少再看到有戴頭盔的了,這一細節上的不同足以說明育碧在還原歷史時的細致。

AKA 北歐一匹狼

  遊戲出來後,雖然少有玩家對武器裝備的還原提出質疑,但對於北歐風土人情感到懷疑的玩家並不在少數。而這些懷疑也主要集中於遊戲里主角艾沃爾與人「吟詩作對」、「口吐芬芳」、「北歐八英里在線 Battle」的斗句小遊戲上。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這個小遊戲沖擊了人們對於維京人的又一刻板印象:野蠻。

  事實上,雖然生活在一個尚武的時代與環境下,但是維京人或者說北歐人對於文化藝術與智力遊戲的熱愛,絕對不低於同一時代任何民族,甚至還略有勝出。

  在他們文化中有教養的人必須熱愛音樂,王室里隨處可見詩人、音樂家和舞者的身影。在文獻以及傳說記載中,音樂節常常都是時任國王的朋友,例如《Orkneyinga Saga》中所說,挪威國王最親密的好友,同時也是權傾朝野的政客便是一位豎琴演奏家。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同時由於北歐耕地稀少、山地眾多、冬季氣候嚴峻且漫長,因此當時北歐時常陷入季節性食物短缺的情況中,而這一點反而造就了維京人熱情好客的禮節,若是招待不周甚至有可能讓兩個部落結下世仇。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因為食物很珍貴,所以舉辦宴會、招待客人就顯得更加有意義,維京人的宴會奢華程度熱鬧程度都是其他國家無法相比的。在遊戲中我們也可以看到,故事一開場就為玩家展現了當地人宴會時熱火朝天的景象。

  宴會上的音樂、吟詩作對以及智力遊戲都是不能少的環節,這也促進了當地人對藝術的熱愛,因此遊戲中斗句這一小遊戲事實上並沒有超脫那個時代背景,反而很好地為我們展現了維京人的精神世界。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除了斗句這一遊戲,冬季被大雪包圍行動受限的維京人,非常會發明娛樂項目,這其中有大量的智力遊戲、棋牌遊戲。

  考古學家在格陵蘭島的維京人殖民地遺址中就挖掘出大量海象牙製成的棋類與骰子,雖然我們無法復原他們當時的遊戲規則與玩法,但這足以說明維京人娛樂活動種類繁多。

  育碧也在遊戲里大膽地結合了北歐風土人情、神話傳說構造出一種骰子遊戲,叫命運之戲,也是基於這一歷史背景的合理再創作。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可以見到,維京人以及中世紀的北歐人,並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野蠻,這種野蠻印象多是來源於被劫掠的西歐修道士記載,作為被侵略者的修道士在記載中傾注更多負面情緒、加以誇張也是能夠理解的。

  如今用客觀眼光去看待那一時期維京人,會發現他們正如我上文所說,真實形象更加「文明」,縱使在劫掠中也很少破壞莊稼、除了威懾與恐嚇外極少濫殺無辜,相較於同一時期歐洲人殺害戰俘的「戰績」,維京人絕對論不上什麼「嗜血」。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另外雖然如今看來遠稱不上「男女平等」,但是維京女性的權利和同時期基督世界女性比起來,要好太多。在他們家中妻子往往掌握話語權、可以自願離婚、還能夠分得丈夫一半財產,對於女性的歌頌也一直是維京詩歌和神話中重要內容。

  因此在遊戲里我們看到女性戰士也不足為奇,甚至我們會遇到一個「神秘事件」,講的是一位寡婦將自己梳子丟進湖底,路過的人無論誰能夠替她找到梳子,都可以與她共度一天。她說道自己雖然失去了丈夫,但依然享有被愛的權利。這句話在維京的人文背景下顯得格外真實,維京人在文化與思想上的進步也被完全展現出來了。

關於這款遊戲,你所擔心的:

  就僅看育碧在還原維京人形象、風土人情、文化藝術上的用心,《刺客信條:英靈殿》就是所有維京文化愛好者絕不該錯過的作品了,但是仍有人擔心其他地方。

  1. 「會不會只是《刺客信條:奧德賽》的北歐換皮?」

  完全可以打消這個顧慮。

  遊戲內取消了傳統等級設定,取而代之的是「力量值」。因此武器沒有等級,任何裝備都可以強化到「神器」。這是目前個人最滿意的改動,在武器和等級系統上做減法,從而讓消除了玩家在之前作品里的挫敗與疲倦感。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力量值」決定玩家可以點多少天賦,天賦樹類似於《流放之路》,具有極高自由發揮空間,玩家能夠嘗試不同 BD 組合。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技能不靠升級解鎖,而是在探索世界時獲得。

  玩家在遊戲世界收集食物來使自己恢復,多餘的可以儲存起來留作備用(血藥)。

  戰鬥時增加了「架勢槽」設定,通過攻擊與格擋反擊可以打空敵人架勢從而處決。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不同於《刺客信條:奧德賽》,支線全部來源於世界中隨機遇到的陌生人。在《刺客信條:英靈殿》中絕大多數支線任務都是定居點同伴交付與你的。這些任務讓你和氏族關系更加緊密,同時也會讓玩家更加瞭解維京氏族的風俗、人文、愛好以及精神面貌。

  2. 「還是刺客信條嗎?」

  可以肯定地說,本作比《刺客信條:奧德賽》刺客信條。不僅是袖劍、兄弟會、聖殿騎士團(上古秩序者)的回歸,暗殺系統也向老《刺客信條》靠攏,重新出現了例如「戴上兜帽潛入人群之中進行暗殺」這樣的「刺客任務」,可以讓該系列愛好者找到熟悉的感覺。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3. 「會有很多 BUG 嗎?」

  可以誠實地說,我在遊玩過程中確實遇到了好幾次 BUG,不過總體來說並不太影響遊戲的體驗,而且育碧方面也在積極地對 BUG 進行修復。

  可能很多從杉果遊戲購買《刺客信條 英靈殿》的玩家在剛發售的第一天都發現該遊戲「中文」沒有語音,好如在玩「啞劇」一般。不過不到一天,該 BUG 就已經被修復了,玩家無需再擔心遊戲的語音問題。

  已經買了遊戲的玩家應該有注意到,這兩天晚上打開遊戲都有更新內容。那是因為育碧在全力地對 BUG 進行排查和修復,有好多我先前試玩時遇到的 BUG 如今已經不存在了,可以說明育碧對遊戲後續維護的投入。

尾聲

  《刺客信條:英靈殿》又一次向玩家展示了育碧對歷史文化的尊重,無論你是否迷戀這段維京時代的歷史,相信你都會沉迷在遊戲精心塑造的氛圍下不可自拔。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同時本作也是《刺客信條》系列走向「RPG 化」的第三部,我們能夠看到在前作系統足夠完善的情況下,育碧並沒有止步不前而是繼續嘗試全新內容,並帶給我許多驚喜,甚至在部分環節上開始嘗試「做減法」。

  誰能想到一直被人認為特點是「量大管飽」的育碧也開始做減法呢?我開始意識到,《刺客信條:英靈殿》無論從內容來看還是遊戲本身,其實都是一場對抗「刻板印象」的努力。

  文:Akizuki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此外我們還有A站、B站、其樂、知乎、頭條等平台,關注我們獲得更多有趣的遊戲內容!

《刺客信條:英靈殿》能擔起育碧復興的大旗麼?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