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翼棄兵》掀起國際象棋風暴 奈飛再次提價引爭議

「後翼棄兵」是國際象棋中的一種開局方式。通過舍棄皇后側翼的兵,換取棋盤中心位置,將皇后出路打開,獲得局面優勢。《後翼棄兵》(又名《女王的棋局》)是奈飛日前熱播的7集美劇,片名同時也隱喻了主人公貝絲·哈蒙的人生。

《後翼棄兵》掀起國際象棋風暴 奈飛再次提價引爭議

這不僅僅是一個關於孤兒如何成為世界冠軍的勵志故事,而是關於天才背後的痛苦與代價的故事。國際象棋是她向人生發起挑戰的武器,同時也是她內心的魔咒。在無限風光背後,是對藥物的依賴和酒精成癮,一心想贏的她與孤獨、憤怒等負面情緒周旋,在輸掉比賽後一蹶不振,幾乎墮入深淵。

從天行者、哈利·波特到亞瑟王,遭遇童年創傷的天才少年與命運搏鬥的故事,有着諸多經典之作,只是這一次故事的主角是一個女人。在男性占據主導權的國際象棋世界,貝絲·哈蒙突出重圍成為最終的王者,這個貼合時代氛圍的故事也因此更能夠吸引觀眾的目光。

比電影更精緻

《後翼棄兵》改編自1983年出版的同名小說,作者是沃爾特·特維斯。故事里包括主人公貝絲·哈蒙在內都是虛構的人物,但不難看出作者對真實歷史和人物的借鑒。

1972年,29歲的美國棋手鮑比·費舍爾向當時的世界冠軍鮑里斯·斯帕斯基發起了挑戰。那場被稱為世紀之戰的冠軍爭奪賽,最終費舍爾勝出,也打破了蘇聯壟斷國際象棋世界冠軍24年的局面。在《後翼棄兵》中,貝絲·哈蒙於1968年在莫斯科的世界比賽中迎戰蘇聯棋手博戈夫,並贏得冠軍。

《後翼棄兵》經歷了綿延近三十年的醞釀歷程。早在1992年,編劇艾倫·斯科特便獲得了小說改編權,最開始的計劃是拍攝成一部劇情長片,已故演員希斯·萊傑是國際象棋愛好者,曾主導過這個項目的早期階段,並決定擔任本片導演,甚至確定了女主角為艾倫·佩吉,但隨着他的驟然離世,項目陷入很長時間的停滯。

活躍在電影世界的斯科特·弗蘭克是《少數派報告》、《金剛狼》系列編劇,2017年在與奈飛合作口碑劇集《無神》之後他意識到,劇集能夠實現許多電影世界無法實現的故事,於是決定與奈飛合作重啟《後翼棄兵》。7集體量,華麗的置景和精巧的故事結構,《後翼奇兵》上線後爛番茄新鮮度達到100%,豆瓣也給予超九分的高分評價。

在一些專家和象棋愛好者眼中,這也是一部對象棋及其考究的劇集。以往以象棋為主題的影視劇中,很少以嚴肅的眼光對待這項運動,常通過剪輯手法掩蓋棋局的不專業。《後翼棄兵》邀請加里·卡斯帕羅夫、布魯斯·潘多爾菲尼等國際象棋大師擔任顧問,他們的參與確保了劇集在呈現棋局上的專業性。

《後翼棄兵》有300多場棋局,攝影師通過不同機位和多角度拍攝,並採用不同的剪輯手法,呈現了一場場風格各異的比賽,華麗的視聽語言令有些枯燥的比賽有了令人暢快的節奏,如同體育電影一般引人入勝。

《後翼棄兵》在場景設計上細節豐富,極盡所能展現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藝術與風情,女主角黑白格紋風格服裝與她作為棋手的職業生涯相互映照,僅僅是觀看復古華麗的服飾、置景、道具都能夠讓觀眾應接不暇。

24歲的主演安雅·泰勒-喬伊因在恐怖電影《分裂》中的表演大放異彩,成為近年來引人注目的影視明星。她精靈般的雙眼賦予主人公哈蒙獨特的個人魅力,舞蹈的基礎讓她將下棋的手勢製造出一種迷人的律動和美感。

奈飛再次提價

電影及其他線下娛樂繼續停擺,越來越多的好萊塢明星、導演、編劇將目光投向劇集世界。而以奈飛原創劇集為代表的娛樂內容,正在展現愈加精緻的製作水準和越來越強大的演員陣容,優質內容正在向流媒體傾斜。

奈飛在過去數年中一直強調在原創內容方面的投入,巨額投入同時意味着更多的財務支出。

奈飛在全球擁有1.95億訂閱戶,在美國擁有超過6000萬用戶,仍然占據着流媒體世界中的王者地位。但是,新競爭對手Amazon Prime Video、Hulu和Disney+,尤其是Disney+,搶占了奈飛的部分份額,加上越來越多的公司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後將業務向流媒體服務轉移,戰局正變得更加激烈。

奈飛第三季度財報顯示,該公司營收64.36億美元,同比增長22.7%,但每股收益和全球付費訂閱用戶增長不及市場預期,付費用戶的淨增人數為220萬人,不及市場預期的330萬人。奈飛首席運營官格雷格·彼得斯在第三季度財報會議上表示,奈飛在原創內容和技術開發上的持續投入,將會為用戶帶來更多娛樂價值和更好的服務體驗,為保持平台運營的良性循環,可能會向部分地區的會員多收取一些費用,將價值創造繼續保持下去。

就在《後翼棄兵》播出後不久,10月29日,奈飛宣布針對美國本土訂閱用戶的提價策略。這也是奈飛自2019年1月調整套餐價格後的首次漲價。不少分析師預測了此次提價的舉動,但還是比預想中早了一些。提價之後,基礎價格保持8.99美元,標准套餐價格上漲了1美元為13.99美元,而高級套餐價格則上漲了2美元至17.99美元。消息發布後,Netflix的股價上漲4%。

提價意味着一部分用戶可能放棄訂閱,奈飛冒着國內用戶流失的風險以尋求獲得更多價值。在韋德布什證券分析師邁克爾·帕切特看來,這是一個愚蠢的舉動:「它每月可能會增加6000萬美元的收入,但如果因此失去數百萬的訂閱戶,加上新增用戶增長速率放緩,這對股價會產生不良影響。」

不過,另一些華爾街分析師認為,基於奈飛建立的良性循環,提價是一種提高收入的方式,奈飛不斷擴大的盈利能力和內容庫存,將會在未來十年為投資者帶來超出市場預期的回報。研究機構Pivotal Research Group分析師傑夫·沃達恰克認為,和有線電視相比,奈飛仍然是一種性價比較高的娛樂體驗。隨着人才與優質內容向流媒體傾斜,未來幾年有線電視內容競爭力有可能繼續下降,這也是奈飛不斷提高價格的信心所在,它不只希望鞏固流媒體的領導者地位,還要成為比有線電視更具吸引力的替代方案。

來源:cnBeta